费振翔团队依然延续了一贯油腻的调子和偶然造就的惊喜 (评论: 云南虫谷)

e8b4b9e68cafe7bf94e59ba2e9989fe4be9de784b6e5bbb6e7bbade4ba86e4b880e8b4afe6b2b9e885bbe79a84e8b083e5ad90e5928ce581b6e784b6e980a0e5b0b1 • 费振翔团队依然延续了一贯油腻的调子和偶然造就的惊喜 (评论: 云南虫谷)
e8b4b9e68cafe7bf94e59ba2e9989fe4be9de784b6e5bbb6e7bbade4ba86e4b880e8b4afe6b2b9e885bbe79a84e8b083e5ad90e5928ce581b6e784b6e980a0e5b0b1 • 费振翔团队依然延续了一贯油腻的调子和偶然造就的惊喜 (评论: 云南虫谷)

从《怒晴湘西》到《龙岭迷窟》,再到这部《云南虫谷》,费振翔导演以及企鹅影视拍摄鬼吹灯系列作品的风格和路子已经非常明显,那就是在油腻又拖沓甚至无聊恶趣味的节奏上,偶然会制造出一些难得惊喜出来,优缺点非常突出甚至割裂,体现在目前开播的《云南虫谷》上,就是试图用两条基本毫不相干的剧情线来增加叙事广度,殊不知完全打破了整个故事的节奏和氛围营造,使得观众在胡八一三人探墓主线下还得不时切换那群莫名其妙争族长之位死追三人组不放又毫无行为逻辑可言绝对是来送死的群众演员的视角,看得令人混乱而煎熬。

怒晴湘西的军阀和卸岭派人,龙岭迷窟的马大胆一群人,在剧集中全部都没有一丝丝作用,也没有能够让人记得住的人物塑造,而且无一例外都是作为主角探墓路上用来试错的工具人而已,导演突出主角冷静睿智的一面非常简单,找一大群人来在前面送死,也不用想什么观感不适、节奏拖沓、风格混乱的问题,反正最后都要死掉,把场面撑起来,把时长水起来,最后活下来的肯定只有摸金校尉,这倒丝毫不让人吃惊。

山神庙的剧情里更是把凶险诡谲的献王墓一行当成了大玩段子的鬼吹灯之欢乐喜剧人特别篇,三人躲在背后装神弄鬼最后暴露那段属实是低幼又无趣,三个成年人为了找雮尘珠解除诅咒带着重重谜团进入到了诡异的虫谷,竟然跟一帮当地村民在山神庙玩起了躲猫猫,这种已经达到出戏级别的玩笑在正片里究竟还有多少?村民世代守护的庙宇为何又拿炸药炸掉?剧情逻辑和人物动机巨大的漏洞让这条支线显得愈发荒唐可笑。

我不得不承认鬼吹灯系列影视,某些部分费导对原著的还原度确实很高,比如说《龙岭迷窟》里面鹧鸪哨那三集,如果单拎出来能上9分的那种,鹧鸪哨背负的族人宿命和最后师傅殒命的嘱托,故事的年代感非常浓厚,盗墓的过程也引人入胜,奇诡迷离又有迹可循,演员和剧情整个完成度很高。但,那也只是偶尔出现的惊喜罢了,更多的时候,是被增加的杂乱无章的剧情弄得无聊透顶,是被一会儿惊险紧张一会儿油腻诙谐的剧集风格弄得一头雾水。

说到这里先说一句,并没有贬低潘老师演技的意思,但导演那简单幼稚又屈指可数的拍摄手法和台词塑造真的把胡八一的形象败坏得差不多了。一个有战后创伤的退伍军人,为什么说话总是这么慢这么吞吞吐吐,为什么在Shirley杨换衣服的时候能这么油腻,为什么每次说到解说性的台词,都要先由胖子或者杨参谋发问,慢慢拉脸部特写再配合那无聊的配乐缓缓地吐出关键的台词,为什么每次遇到凶险难关都是盯着前方好久再一咬牙、一瞪眼冲出去,作为摸金校尉的主心骨反映总是慢半拍,半分干脆利落见不着,虽然最后依然是解决了问题,但已经完全弱化了代入感,浪费了这么好的场景。

演员们虽然是原声,但后期再配的音跟嘴型总是对不上,而且这配乐是怎么回事?悬疑部分还好,一脱险就换各种诙谐搞笑的音乐,更可怕的是这些配乐感受很不统一,让人不知道是应该停留在上一阶段的惊险,还是跟着这调子开始欣赏相声,等到你刚适应的时候,那些群众工具人又出来抢主线了。导演可能是三流恐怖片看多了,以为弄一些恐怖的配乐加一点慢慢接近再突然加速切换的镜头把观众吓到很有趣,然而却全然体现出审美情趣之低和功底之薄弱,最终呈现的效果就是每一个场景都像松散互不咬合的碎片强行拼凑起来一样,一篇各种素材拼凑套路化的学生作文跃然银幕之上。

不知道是为了满足制作团队谁的想法,胡八一和Sherily杨之间的火花萌发得太快,以至于现在完全不像是两个才刚共处不到一个月(这里存疑)才刚互生好感暗自关心对方的人,而像是已经确定关系互相搀扶上路的恋人甚至夫妻。原著中我印象里直到最后《巫峡棺山》,Shirley杨和胡八一之间都没有太过出格或点破关系的对话或者其他描写,也不是不让你改编,但如此心急把他们感情推波助澜升温就像是把放进微波炉里加热数秒就大功告成的快餐一样,食之无味。从上一部《龙岭迷窟》我就说过,这两个人进龙岭前还是接触没多少的陌生人,居然就开始喊“合则生分则死”的口号了,《龙岭迷窟》中给到他俩眼神互相对视的镜头特别多,而且还是A几秒-B几秒-AB合框再几秒的经典偶像剧模式,《云南虫谷》依然死性不改,导演恨不得拿着喇叭在观众耳旁大喊:“快看,他俩互生情愫啦!”

不想否认对原著某些情节的还原非常认真,也不想否认演员的努力,但是费振翔团队要想真正拍好鬼吹灯,就目前这个情况,我感觉是不行。

豆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