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願隔離的塔利班之女?動員下的阿富汗婦女矛盾心聲

e887aae9a198e99a94e99ba2e79a84e5a194e588a9e78fade4b98be5a5b3efbc9fe58b95e593a1e4b88be79a84e998bfe5af8ce6b197e5a9a6e5a5b3e79f9be79bbe • 自願隔離的塔利班之女?動員下的阿富汗婦女矛盾心聲

2021/09/13 轉角24小時

「逃離阿富汗的女性不能代表我們的聲音!」喀布爾市中心卻出現了弔詭的景象──約30...
「逃離阿富汗的女性不能代表我們的聲音!」喀布爾市中心卻出現了弔詭的景象──約300名穿著布卡的女學生,手上握著支持塔利班的白色旗幟。 圖/歐新社

「當穿著布卡的女性上街『挺塔利班』…?」從8月15日塔利班「無血開城」進駐喀布爾、重掌阿富汗至今未滿一個月,當地女性的處境已讓許多人憂心忡忡。儘管新政府宣稱將尊重女性權益、在伊斯蘭律法底下「提供女性受教權、工作權」,但許多人依舊擔憂女性權益正受到大規模打壓──不只是9月7日宣布的新政府成員中沒有任何女性閣員、更出現塔利班戰士阻止女性上街抗爭、並鞭打記者等事件。近期頒布的高等教育政策,更明確指出男女學生必須強制隔離,「女學生都必須由女老師授課」否則將被視為違法。

然而到了9月11日,剛好也是911事件的20周年紀念當天,喀布爾市中心卻出現了弔詭的景象──約300名穿著布卡的女學生,手上握著支持塔利班的白色旗幟,上街「挺塔利班」,同時更有不少塔利班戰士持槍一路護航。有女性在遊行中說:

「逃離阿富汗的女性不能代表我們的聲音!」

也有人高舉標語「我們對聖戰士的態度與行為都感到滿意」、更有人直指西方國家只相信自己的價值觀,不願意尊重其他地區的女性社群。不過由於這場遊行的女性立場,和過往西方媒體報導中恐懼被塔利班統治的女性太過相反,因此讓許多人困惑的是,到底這些女性是誰?是被塔利班所動員而不得不參與的群眾?還是真的指出部分阿富汗保守派女性的心聲?而隨著塔利班政府越來越收緊的女性權益,到底該如何解讀她們的立場?

有人高舉標語「我們對聖戰士的態度與行為都感到滿意」、更有人直指西方國家只相信自己...
有人高舉標語「我們對聖戰士的態度與行為都感到滿意」、更有人直指西方國家只相信自己的價值觀,不願意尊重其他地區的女性社群 圖/法新社

根據高等教育部長哈卡尼(Abdul Baqi Haqqani)的說法,這場抗議是由當地婦女自發組織的,她們要求上街,並獲得了政府的許可。在11日稍早,這群女性先是在喀布爾的沙希德.拉巴尼教育大學(Shaheed Rabbani Education University)參與一場支持塔利班的演講集會。集會中有許多女性講師上台,內容主要都在於表示認同與稱讚塔利班政權替女性帶來社會安定。

許多出席女性清一色穿著黑色布卡,手中握著象徵塔利班的白色旗幟聽講,隨後她們離開了演講廳,到街上進行了短暫的遊行,其中有幾個示威看版用英文寫著:「離開阿富汗的婦女不能代表我們」、「我們的權利在伊斯蘭教中受到保護」。

根據《紐約時報》得到的一段錄音,一名女性指稱:「反塔利班的抗議者參加上週的遊行,只是為了讓自己在西方出名。」她承認,這些離開的女性往往都在社會中扮演著重要角色,包括醫生和教師,但她認為,光是她們並不足以代表阿富汗的所有女性。

還有一位女性指出,「難道上一任政府就是所謂的自由嗎?不,那不是真的自由,上一屆阿富汗政府也只不過是在濫用女性,他們聘用女性也只是因為她們的美貌。」她們聲稱:在塔利班的統治之下,教育、工作權反而才能得到更多保障。

然而事實上,在8月15日喀布爾淪陷之前,阿富汗各地的大學都是男女同校,女性不必遵守任何服裝要求。可是從塔利班掌權到現在,許多女學生都因為恐懼而選擇留在家中不敢去上學,而最近幾天走上街頭抗議要求平等權利的婦女也遭到塔利班的暴力攻擊、甚至也有記者因為報導了婦女抗議而遭鞭刑。

9月8日,因為採訪女性反塔利班抗議而遭鞭打的兩名記者。 圖/法新社
9月8日,因為採訪女性反塔利班抗議而遭鞭打的兩名記者。 圖/法新社

另外即使可以上學,許多工作機會也遭到剝奪,尤其是阿富汗著名的職業女性,都已紛紛選擇逃亡。像是阿富汗最知名的流行歌手艾琳娜.賽伊德(Aryana Sayeed)便已與家人搭乘美國貨機逃難;阿富汗唯一擁有電影學博士學位的女導演薩赫拉.卡里米 (Sahraa Karimi)也已流亡到烏克蘭。

這次的親塔利班集會照片,也引起阿富汗網路社群極大的反彈。很多阿富汗女性在推特上用了一個hashtag 「#別管我的服裝」(DoNotTouchMyClothes),張貼的是自己身著鮮豔的「真.阿富汗傳統服飾」照片,用來抗議這次集會中清一色的黑色布卡,以及塔利班規定女性穿著的政策。

那麼到底這些出面支持塔利班的女性是誰?又該怎麼解讀這種狀況?除了這場遊行跟照片極有可能是塔利班精心策畫的之外,不可否認的事情是,確實在阿富汗境內也有除了自由派以外的女性聲音,可能支持塔利班政權帶來的伊斯蘭教法統治。另外也必須考慮的是,這也有可能是沒有能力離開阿富汗,留下待在故鄉的女性為了讓自己能夠繼續享有受教權與工作權,而對塔利班做出的妥協。

英國《每日電訊報》引述阿富汗本地記者馬利克扎達(Natiq Malikzada)的說法,他表示其中一名女性私下告訴他,是塔利班將這些女學生召集到大學的演講廳,並「強迫」她們穿黑色長袍的。她說:

「塔利班告訴我們,如果你不參加,就會被大學開除,你將永遠上不了大學。」

不過最困難的問題就在於,在不論本國或西方媒體都難以有效採訪阿富汗的今日,或許已經很難取得這些女性的真實心情與說法。到底這是一種妥協協商、或者是種甘願服從,在極權統治的狀況下已經難以明顯地區分兩者。這也是未來任何人權議題報導,要在塔利班統治之下的阿富汗進行可能遇到的最大困境。

9月6日,隔著布簾區分性別上課的大學生們。 圖/路透社
9月6日,隔著布簾區分性別上課的大學生們。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轉角國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