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德国8月通胀急升至13年高位 受能源和食品价格推动

?m=02&d=20210831&t=2&i=1573406928&r=LYNXMPEH7U03L&w=800 • 焦点:德国8月通胀急升至13年高位 受能源和食品价格推动

路透柏林8月30日 – 周一公布的数据显示,德国8月消费者物价年度涨幅升至13年高位,突显出在经济从疫情中复苏,企业艰难应对供应短缺之际,价格压力愈发增大。

资料图片:2014年9月,德国柏林一家购物中心。REUTERS/Thomas Peter

德国联邦统计局的初步数据显示,8月消费者物价调和指数(HICP)上涨3.4%,7月为上涨3.1%。

8月读数符合路透调查预期,为2008年7月以来最高,当时的HICP也达到3.4%。

德国8月消费者物价指数(CPI)跃升至3.9%,创1993年12月以来最高,当时德国统一后经济蓬勃发展。

“这是因为能源和食品价格上涨,而核心通胀率甚至可能从2.9%小幅降至2.8%,”德国商业银行分析师Ralph Solveen表示。

德国通胀初值并不包含核心CPI数据成分细节。

巴登符腾堡州银行(LBBW)经济学家Elmar Voelker表示,未来几个月通胀将进一步上升,他指出,2020年下半年临时下调增值税税率这一特殊因素和基数效应影响了同比读数。

Voelker补充称,“从2022年初开始,价格压力……可能会减弱,但令人关注的问题是,这种减弱趋势的速度和程度会是怎样的。”

最近生产者物价和进口物价的上涨可能是一个早期迹象,表明消费者层面的通胀上升最终将比之前预期的更持久。

Voelker称,“在这种情况下,目前仍主要围绕低通胀风险展开的欧洲央行内部辩论,可能会呈现出新的方向。”

德国央行总裁暨欧洲央行管委魏德曼曾表示,他担心欧洲央行的低利率环境可能会持续太长时间。

魏德曼上个月称,他的顾问预计德国今年晚些时候的通胀将接近5%。

周一稍早公布的数据显示,德国第二季通胀超过薪资增幅,因经济复苏和制造业供应瓶颈造成的物价压力上升,降低了消费者的购买力。

最新数据表明,在今年剩下的时间里,薪资涨幅也将跟不上通胀。这意味着,目前还没有出现薪资-物价螺旋式上升的迹象,这种趋势被视为通胀在中期内保持较高水平的先决条件。(完)

编译 高思佳;审校 刘静

路透社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