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业务被叫停 中国教培机构纷纷寻找新的赚钱之道

?m=02&d=20210825&t=2&i=1572849089&r=LYNXMPEH7O01T&w=800 • 核心业务被叫停 中国教培机构纷纷寻找新的赚钱之道

路透北京8月25日 – 中国的教育培训机构正不得不学习新的赚钱方式,由于作为核心业务的校外培训课程受到禁止,这些机构转而推出戏剧、甚至家长培训等课程,希望至少能够稍稍替代之前那些获利丰厚的业务。

2021年8月23日,中国北京,新东方总部。REUTERS/Tingshu Wang

上月中国政府禁止提供以营利为目的周末及假日校外培训课程,包括新东方9901.HK和美国上市公司高途GOTU.N在内的机构新增了一批五花八门的课程,甚至还开设了新的业务。

政府的禁令旨在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课业压力,同时也减轻父母的成本负担。然而,这有可能会毁掉一个据企业高管和本地媒体称拥有1,000万员工的行业。

“这些教育巨头们现在陷入了困境,但他们又只能往前,就像是巨轮不能停在海上,”在北京经营民办连锁幼儿园的Richard Zhang表示。

“对于文体培训的需求是远不如学科培训那么刚性,所以营销费用非常高,”他说。

奥纬咨询(Oliver Wyman)去年表示,教培行业面向3至18岁的年龄层,2019年行业规模为8,000亿元(约1,232.4亿美元),到2025年将达到1.4万亿元。

而现在,据当地媒体报导,有许多公司已经迅速适应,但也有数以千计机构已经关闭。

新东方本月宣布提供“素质教育”服务,将教授计算机编码、书法和象棋等课程,还另外成立了一家家政服务公司。

该公司还加大了对家长培训课程的推广力度,教授时间管理等技能,并表示旨在帮助家长更好地理解孩子。

高途已将其应用程序升级为专注于外语等课程的成人教育。高思教育开设了“中国传统文化”课程,三个周末授课,费用19,800元人民币。

“我们将带学生到北京郊区学习风筝制作等非物质文化遗产技能,”一位高思老师告诉路透。

总部位于北京的私募股权公司龙赢富泽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童第轶表示,这样的课程“肯定不能”支撑起之前学科教育的营收。

据估计,此类课程属于分析师归类为“素质教育和职业教育”的类别,占禁令发布前私立教育部门的三分之一。

“我觉得他们尽可能的还是强调素质教育或者职业教育,但是毕竟这种发展方向已经存在很多机构了,他们是被迫转型的,这里面到底有多少增量还是未知数,我觉得很难,营收上很难撑的起这么大的规模,”童第轶说。

新东方和高途均不予置评。

江烨每年为她11岁的女儿支付大约20,000元人民币,让她在高思参加每周两小时的数学补习。此类课程在9月1日学年开始后就不得提供。

“她的目标是一所好大学,学校不会在乎她会不会跳芭蕾,”江烨说。(完)

编译 郑茵/刘秀红;审校 郑茵/张明钧

路透社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