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高调出席今年联大,其所面临的五大挑战受关注

e68b9ce799bbe9ab98e8b083e587bae5b8ade4bb8ae5b9b4e88194e5a4a7efbc8ce585b6e68980e99da2e4b8b4e79a84e4ba94e5a4a7e68c91e68898e58f97e585b3 • 拜登高调出席今年联大,其所面临的五大挑战受关注
  • 安东尼·泽克尔(Anthony Zurcher)
  • BBC驻北美记者

6 小时前

Joe Biden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拳击手迈克·泰森(Mike Tyson)说过:“在被迎面痛击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计划。”这句名言也适用于政治。

乔·拜登(Joe Biden)带着满满计划开始了他的总统任期:舒缓新冠疫情、基础设施投资和扩大政府安全网。

但在过去的一个半月里,他的嘴巴挨了一拳。

拜登的支持率大跌,原因是阿富汗撤军的混乱局面、通胀急速上升以及对新冠病毒Delta变种传播的担忧,削弱了人们对其政府能力的信任,尤其是在独立选民中。

虽然拜登的一些计划,如疫情救济,已经成为法律,但其他部分的前景令人生疑,因为民主党的内讧和几乎所有共和党人的抵制带来了很大阻碍。

拜登高调出席今年联合国大会会议时,全球和全国都将关注并思考他所面临的一些重大问题。

这些挑战既是政治复兴的机会,也会带来在政治深渊中陷得更深的危险。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拜登的计划

今年早些时候,民主党制定了一个两步走策略,以在拜登任期前半段实施立法计划。

第一个是两党基础设施支出计划。参议院在8月通过了该法案,但在众议院被搁置。它和拜登的第二个计划一起等待着通过。拜登的第二个计划是一个数万亿美元的大礼包,涵盖了儿童抚育、教育、医疗保健、老年人护理、家庭休假、环境……几乎是民主党的每一个优先事项。

第二个大礼包被宣传为拜登“重建更好未来”和“关爱经济”的愿景,是决定拜登政府今年成败的关键。这套方案只需要民主党人投票就可以在国会通过,但是要让这些民主党人就立法的规模和范围达成一致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民主党内部的分歧最好的例证可能是,目前相关支出方案在美国参议院公开辩论中的反反复复。西弗吉尼亚州有影响力的中间派人士乔·曼钦(Joe Manchin)明确表示,他不会支持成本超过1.5万亿美元的支出计划。这位来自煤炭产区的参议员对环境因素和增税感到担忧,他认为这将削弱美国在全球的竞争力。

佛蒙特州前总统候选人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团结自由派草根方面付出的努力超过了几十年来的任何政治家。他说,他的阵营已经放弃了6万亿美元的计划,他不会接受任何低于3.5万亿美元的计划。他特别热衷于扩大政府为老年人提供医疗。这可能是将广受欢迎的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转变为给所有美国人提供全国健康保险计划迈出一步。

由于几乎没有犯错的余地,无论是参议员还是党内派系,都可能让任何支出计划不在国会通过,其中民主党仅占微弱优势。

拜登必须让民主党阵营内的每个人都高兴,或者至少在可控范围内不高兴。

让问题进一步复杂的是,美国债务上限扩大,以及下一财年的预算需要在未来几周获批,以避免政府关门。如果其中任何一方面遇到障碍,可能会破坏拜登的计划。

堕胎

这本该是明年的热门政治话题,因为美国最高法院将受理一宗案件,密西西比州有法律禁止怀孕15周后的堕胎。

不过,德克萨斯州的一项堕胎禁令加快了进度。通过允许该法律生效,最高法院已经发出了最明确的信号,它可能准备推翻罗诉韦德案。这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案件,规定了堕胎的权利,并允许各州在其管辖范围内严格限制堕胎,甚至将其定为非法。

这个信号加大了拜登及民主党的压力,要求他们在美国变成一堆州级法规和禁令的拼凑之物前,将堕胎权利保护纳入联邦法律。

拜登政府已经对德克萨斯州提起了诉讼,但堕胎权倡导者希望白宫能通过国会采取行动。这项努力最终可能会遭到参议院共和党人的阻挠。

A pro-abortion access rally near the US Supreme Court earlier this month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但这场争斗可能有助民主党在2022年中期选举前争取到他们的核心选民。德克萨斯州的法律规定,禁止在孕期六周后堕胎,许多女性在这个节点尚不清楚自己已经怀孕,强奸和乱伦也不例外。这一立场在美国得到的支持有限。强调这一问题可能有助于赢回一些温和派的支持,今年夏天拜登已失去了这些温和派支持。

但如果拜登被认为发声不足,在堕胎问题上的失败可能最终会让他的民主党大本营失望。

新冠疫情

拜登领导的白宫一直认为,本届政府的成功在于有效应对新冠疫情。今年7月,总统告诉美国人,他们接近从病毒“独立”。后来,Delta病毒变种开始流行,医院急诊室里挤满了拒绝接种疫苗的病人,而美国的疫苗是充足、免费且有效的。

这让总统的语调发生了变化,他指责仍有25%的人口没有接种疫苗,将国家置于危险之中,并下令要求公众接种疫苗或进行检测,这将覆盖1亿美国工人。

最初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未接种疫苗的人将如何应对压力。承诺提起诉讼、进行政治抵制的共和党人则团结起来为他们辩护。

然而,从那时起,民调显示明显多数人支持总统。在咨询公司Morning Consult的一项调查中,58%的人支持对员工超过100人的私营企业实施强制接种疫苗或进行病毒测试。也有差不多比例的人支持对公共雇员和许多卫生保健工作者强制接种疫苗。益普索的一项调查显示,独立选民对这两项措施的支持率都超过60%。

这些数字显示,疫苗强制令斗争可能成为民主党获胜的政治议题。

阿富汗

如前文所述,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对拜登的政治地位产生了重大影响。拜登的支持率从让几个前总统羡慕的支持率,跌落到了徘徊在未来选举成败间的灰色地带。

虽然白宫可能希望,随着时间推移,从阿富汗撤军带来的混乱会失去其政治影响力,但仍有可能引发更多麻烦。如果阿富汗成为伊斯兰武装分子的避风港,如果仍然留在那里的美国公民受到威胁; 或者, 如果塔利班政权动摇美国在该地区的盟友,拜登的公众形象可能会继续受到影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