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趙婷《重生騎士》:《遊牧人生》導演的非典型西部片,與《斷背山》同是描寫身而為人的內心掙扎

文:Kolynn

廣義上來說,今年甫獲奧斯卡最佳導演,趙婷的前作《重生騎士》可以視為一部西部片,畢竟主角是牛仔而且地點設定在位於美國中西部南達科塔州。但與傳統西部片不同的是,《重生騎士》並非歌頌英勇或剷奸除惡,而是和《斷背山》一樣,細膩描寫身而為人所面對的現實和內心掙扎。

在美國西部地帶騎著馬、馭著風、唱著歌,佇立於一望無際的荒野,過著瀟灑快意的生活,他們,是英雄與俠義的化身。「牛仔」可以視為美國特有文化之一,上自西部文化,下至受到普羅大眾愛戴的「牛仔褲」這個「jeans」的中文譯名,不難看出牛仔形象的深刻。

以及受到美國西部片及英雄主義(heroism)影響,「牛仔」成了正義和陽剛的象徵,或許對美國人來講,這樣的英雄形象是他們在不公不義的社會中,對理想世界的投射。

英雄與凡人

有別於超級英雄,牛仔在現實中是真實存在的,但在大銀幕上的形象多多少少有幾分浪漫和美化,畢竟,身為人類,牛仔終究是血肉之軀,難以像英雄或神話人物一樣完美。

在現代,要看到持左輪手槍,在酒吧等著敵手在正午時分決鬥更是微乎其微(拍片可能是例外),主流的銀幕英雄形象也被有特殊能力的正義之士取代。

2005年,改編自美國作家安妮・普露 (Annie Proulx) 的同名作品,並由李安導演的所執導的《斷背山》,講述了懷厄明州兩位負責在農場放羊的英俊牛仔刻骨銘心的禁斷之戀。

這部細膩且具突破性的電影,在當年榮獲了威尼斯影展金獅獎和奧斯卡三項大獎的肯定,同時打破了許多觀眾對於牛仔的陽剛印象,他們也只是渴望真愛的凡人,受到了社會風氣的束縛,雖然在高山曠野之中,卻不能自由地做自己。

brokeback-mountain-297568_jpgc1_1

Photo Credit: 《斷背山》

天命或玩命

除了放牧之外,有些牛仔也會以選手的身份參與競技比賽(rodeo),或許是騎馬,或許是駕牛,此種比賽講求的是技術、與動物的默契、勇氣、以及運氣。贏了比賽成為鄉里間的榮耀固然是喜事,但也有一定程度的風險,受傷了輕者皮肉傷,重者則有可能失去性命。

2017年由趙婷執導的《重生騎士》便是述說了一位受傷的競技牛仔,面對人生的抉擇時刻。主角布雷迪原本是位叱吒風雲的牛仔,但因一次意外傷及了頭部,導致需要更多時間復原養傷,然而這段時間他意會到了更多以前沒注意到的——也就是生活的現實。

廣義上來說,今年甫獲奧斯卡最佳導演,趙婷的前作《重生騎士》可以視為一部西部片,畢竟主角是牛仔而且地點設定在位於美國中西部南達科塔州。但與傳統西部片不同的是,《重生騎士》並非歌頌英勇或剷奸除惡,而是和《斷背山》一樣細膩描寫身而為人所面對的現實和內心掙扎。

MV5BZWJkMmYwMjktMDk5OS00ZDQ3LTg2M2ItMjFi

Photo Credit: 《斷背山》

本片之所以會寫實,除了情節貼近真實之外,選角也像是導演的另兩部作品《哥哥教我唱的歌》和《游牧人生》 一樣,啟用了素人演員以幾乎本色演出的方式呈現,而故事基本上是他們的真人真事稍加改編。

另外,導演趙婷師承泰倫斯・馬利克(Terrence Malick),捕捉了大地景色的光影變化,同時彰顯出世間人類的渺小。並以極簡但細膩風格,來呈現這位牛仔對重返榮耀的嚮往,希望能再次在賽場上駕馭著馬享受一切。

4therider-feature-1600x900-c-default

Photo Credit: 《重生騎士》

現實、夢想、抉擇

人類的渺小之處,在於面對現實與抉擇時的身不由己,布雷德亦然。受傷之後使得他有更多空間審視自己的過去、評估自己的能力、探望腦部受到永久損傷的友人等等。

站在夢想的對立面的,是自己的身體狀況不穩定、家人的擔憂、經濟層面等諸多現實考量,在抉擇中必須有所取捨。人們總是習慣稱讚追夢者勇敢、值得敬佩,但這一切不代表轉向現實者是膽小、怯懦,相反的,這也需要勇氣。

「人生若無悔,那該多無趣。」——《一代宗師》

在《重生騎士》中,牛仔並不是拯救小鎮的酷帥痞子,也不是薛西弗斯式的英雄,他到底是個凡人,一個有血有肉的人。

13

Photo Credit: 《重生騎士》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評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