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德勒:王者之路》:紅土場地對關節衝擊沒那麼大,不過卻曾對費德勒的自信造成很大打擊

文:克里斯多夫.克拉瑞(Christopher Clarey)

二○○八年法網決賽結束還不到一個小時,「費神」費德勒卻有如被壓碎做成法網紅土的紅磚一樣潰不成軍。

他還相信自己有朝一日能拿下法網嗎?

「是的。」費德勒在低氣壓的敗戰賽後記者會上回答。

「你確定嗎?」同一位記者語帶懷疑追問。

「要我說不是你才開心嗎?」費德勒少見地面露不悅答道:「那樣的話確實不是,畢竟你心中早有答案了,但我明明就說是啊。」

外界的質疑有其道理,費德勒在對陣納達爾的三盤比賽中僅拿了四局,彷彿是拿弓箭對抗雷射導彈一樣。他已經連續三年在法網和納達爾上演決賽戲碼,競爭力卻逐年下降。

不過以費德勒的眼光來看,未來並非一片黯淡。在那個時期,毋庸置疑,他是世界上第二優秀的紅土球員,擊敗納達爾以外的所有人算是家常便飯。

喬科維奇崛起速度很快,已拿下大滿貫冠軍,但離紅土球技巔峰還有一段距離。瓦林卡才剛進入前十大高手之列,而紅土名將費雷羅和科里亞競爭力已下滑許久,庫爾頓更是早已宣布退休。

從費德勒的角度來看,擋在前面的只有一個人,就是那個人讓他遲遲未能完成全滿貫的壯舉。他怎麼可能會無法破解法網的魔咒,就像職業生涯早期突破休威特障礙和自己的脾氣一樣?

提及納達爾時,費德勒表示:「要打敗他確實很難,但並非完全不可能;這兩者之間有很大的不同。」

紅土是費德勒最早接觸的場地。他在巴塞爾的紅土上學會如何比賽:溫暖的月份在戶外打球,接著就進入老男孩俱樂部這種巨大泡泡充氣加熱包覆的室內場地練習。

「泡泡室內紅土球場在瑞士司空見慣,即便入冬,俱樂部也能繼續運作,」費德勒告訴我,「我也打過地毯球場或一些類似表面的場地,不過青少年時期幾乎都是在紅土上度過的。」

北美風格的硬地球場在瑞士很少見,那裡都是紅土的天下,對所有年齡層都有好處。由於球撞擊地面時會增加摩擦力,比賽速度較慢,相對有時間建構每一分的戰術以及練習放小球等全方位的擊球技巧。在速度快、砂礫較少的表面上,常常大拍一揮即可結束來回對峙,在紅土則需要更多的耐心。

Pages ( 1 of 6 ): 1 234 ... 6Next »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