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神的足跡》導讀:一萬兩千年前美洲就發展出高度文明,是另類科學或偽科學?

文:潘恩典(本書譯者,中正大學外文系博士)

【導讀】另類科學或偽科學?

在這本書裡,你會經常看到一個年代,它就是「一萬兩千八百年前」。這個數字代表的,是一起毀天滅地的大事發生的時間,這個事件也是漢卡克探討的重點。根據他的研究,在一萬兩千八百年前,地球曾遭到一群隕石的連續撞擊,撞擊期間長達二十一年。漢卡克在這本書中的論述重點,就是在比一萬兩千八百年前還古老得多的年代,人類就曾在美洲發展出極高度的文明。但由於那場浩劫的影響範圍和破壞力極大,這個高度文明從此就從人類史上消失了。

你或許會覺得,人類目前的文明已經這麼先進了,有必要去關心一個已經消失了,很可能還停留在石器時代的原始文明嗎?在討論這個問題前,我們不妨先想想現代人有多先進。

語言學家諾姆・杭士基(Noam Chomsky)曾和社會學家米歇爾・傅柯(Michel Foucault)有過一場各說各話的辯論。杭士基在辯論中說:「從十七世紀起,人類的心智基本上就沒什麼改變;也許從克羅馬儂人(Cro-Magnon)的時代至今都沒什麼變化。」之後又補充:「如果將一個五千年前或兩萬年前的人類,從小就放在現代社會,他也能和一般人一樣學習。他也許是個天才或瘋子,但在本質上和現代人並無二致。」

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在《一個幻象的未來》(The Future of an Illusion),記者出身的生物學作家馬特・里德利(Matt Ridley)在《紅色皇后》(The Red Queen)中,也都表示過類似的看法。也就是說,從人類出現至今,他的生理結構一直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畢竟就演化而言,幾十萬年只是極短的時間,還不足以讓一個物種自然地演化成新物種。現代人和遠古獵人採集者的差異,絕大部分都是由後天訓練造成的。當我們在文明社會循規蹈矩地生活時,頭腦中仍保持著遠古獵人採集者的本能和衝動。

就算就生理學而言,我們和四萬年前的克羅馬儂人沒什麼差別,但就科技而言,我們的手機和電腦,要比他們的石刀和石斧先進多了吧。但問題是,你能憑一己之力,從無到有拼湊出一支手機或一台電腦嗎?現代人雖然擁有先進的文明,但目前的文明終究只是長久以來的累積成果,而且也只是很零碎地分散儲存在每個個人中。漢卡克在本書中曾用「強制性失憶」,比喻美國政府和財團對本土遠古遺址的破壞。既然文明是累積的成果,如果我們發現一個曾盛極一時的遠古文明,卻任由它的遺蹟荒廢或遭到破壞,這些記憶從此就消失了。

在日本傳說中,日本各島起初並不存在。在很久以前有一對神兄妹來到大海上,拿起長矛攪動大海,矛尖滴落的水滴,在大海上形成一個島。這對神兄妹來到島上,接著生出日本各島。這個傳說的重要性,就在於它說明了人類是從何時開始失憶的。這個年代和漢卡克在本書中一再提到的重要年代,也就是一萬兩千年前正好重合。在遠古時代海平面下降時,日本各島並不存在。它們只是和陸地相連的一個狹長陸塊。直到一萬兩千年前海平面上升時,這條狹長陸塊才和大陸分離,變成日本各島。

這個神話透露出幾個訊息。第一,它是在漢卡克所說的那場大浩劫後才被創造的神話,因為在一萬兩千年前,日本各島並不存在。由此可見,這場大浩劫很可能對日本當時所在的地區也造成重大影響,讓在那裡生存的人也失憶了。此外,從這個傳說也可看出,人類很渴望了解自己的來源,在根源已不可考時,他甚至會捏造出一些故事來滿足這種渴望。
但要找回人類的共同記憶,要對抗的勢力也不只是政府和財團。根據漢卡克的說法,阻礙他調查真相的最大力量,反而是來自考古學界。

在二十世紀初,很多學者都認為美洲的文明發展要比世界其他地區都晚得多,而且是在不到四千年前才有人類出現。這種觀點被稱為「新大陸人類近代起源說」,而支持這個學說最具影響力的人物,就是從一九○三年到一九四三年,在華府史密森尼學會國立自然史博物館,擔任體質人類學部部長達四十年的阿萊西・海德路加。雖然早在一九二○年代,考古學家就已經發現了,在比四千年前還早得多的年代,美洲就已經有人類活動,但海德路加為了鞏固自己在考古學界的威信,總是大力駁斥這些新證據,認為它們完全不具研究價值。

Pages ( 1 of 4 ): 1 234Next »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