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毛不惜一切代價的貪多求快,反而離他的軍事大國夢更加遙遠

文:張戎(Jung Chang)、喬・哈利戴(Jon Halliday)

大躍進:「中國非死一半人不可」

(一九五八到一九六一年;毛澤東六十四到六十七歲)

有了精心培植的個人崇拜,有了中共領導的集體就範,有了反右造成的萬馬齊喑,毛終於得以加速他的軍事工業化進程。一九五三年他首次推出這個綱領時,曾把實現的時間定為「十年到十五年」,現在他把期限縮短到八年,七年,五年,甚至三年。這個過程他叫作「大躍進」,於一九五八年五月「八大」二次會議拉開序幕。

毛政權宣傳說,大躍進是為了中國「在一個比較短的時間內趕上一切資本主義國家,成為世界上最先進、最富強的國家之一」。但這個目標跟提高人民生活水準毫無關係。六月二十八日,毛在軍委擴大會議小組長座談會上說:「目前太平洋實際上是不『太平』的,將來歸我們管了才算是『太平』洋。」林彪插話說:「×年後,我們一定要造大船,準備到日本、菲律賓、舊金山登陸。」毛接著說:「造船還要幾年才行?一九六二年我們有××——××萬噸鋼,有××萬台工作母機,生產能力就大了。」(數字在文獻原件中略去)

八月十九日,毛以同樣的氣概對省委書記們說:「將來我們要搞地球管理委員會,搞地球統一計畫。」毛搞大躍進,就是要稱霸世界。

大躍進的主要內容是大規模地從蘇聯和東歐進口以軍工為核心的重工業項目。這就意味著食品大量出口。當毛要赫魯曉夫賣昂貴的核潛艇技術設備時,赫魯曉夫問毛怎樣付費,毛的答覆是:蘇聯要多少食品,中國就可以出口多少。為了名正言順地從農民手中奪糧,毛硬說一九五八年有了神話般的大豐收。在他示意下,各省領導紛紛宣布各自省內的糧食產量將會激增。比如,毛最喜歡的柯慶施聲稱,他管轄下的華東地區這年的產量將比上一年增長百分之七十。新上任的河南第一書記吳芝圃,也提出高於通常產量幾倍的收穫數字,被毛封為頭號模範。

六月是夏收時節。在各省領導給特別聽話的基層幹部打招呼後,這些基層幹部便宣稱他們那裡有了奇蹟般的收成。毛的宣傳機器接著鼓吹一連串「高產典型」,把它們叫作「放衛星」。六月十二日,《人民日報》報導河南省遂平縣衛星農業社「小麥每畝產量達到了三千五百三十斤」,十倍於實際產量,被稱作「衛星田」。後來官方說,這些都是基層幹部和農民「頭腦發熱」的「吹牛浮誇」。《人民日報》何時成了人民的聲音?它從來就是毛的喉舌。

很快全國出現了不少「衛星田」,通常是把幾塊田的莊稼移到一起。這些弄虛作假的典型不是給上級、不是給毛看的,恰恰相反,是上邊安排來給下邊的人看的。各地農村的基層幹部被組織起來參觀,讓他們回去也編造同樣的高產。那些不肯睜眼說瞎話的基層幹部被批判撤職,讓位給敢吹大牛的人。天文數字般的高產充斥全國報刊。

到了七月底,《人民日報》社論正式宣布:「只要我們需要,要生產多少,就可生產出多少糧食來。」毛澤東於八月四日公開指示:「應該考慮到生產了這麼多糧食怎麼辦的問題。」一月二十八日,毛才在說:「中國地大物博,只有那麼一點田,但是人口多。沒有飯吃怎麼辦?無非少吃一點。」「吃那麼多把肚子脹那麼大幹啥,像漫畫上外國資本家那樣。」毛的話翻雲覆雨,為的都是從農民那裡把糧食擠出來。

九月,《人民日報》報導了最高紀錄的「水稻衛星」,廣西省環江縣畝產十三萬斤!這顆衛星是野心勃勃的縣委書記逼著放的,結果這一年環江縣上報的糧食產量是實際數字的三倍多,國家下達的徵糧任務是上一年的四點八倍。

這是無論如何也交不出來的。在環江,在全國,政府以高壓手段強迫農民交糧。八月十九日,毛親自對省委書記下令說:「馬克思與秦始皇結合起來」,「調東西調不出來要強迫命令。」「強迫命令」在中共的語彙中是動武行凶的意思。全國鄉村到處是「逼糧會」,到處是捆、打、吊。

為了使暴力師出有名,毛一而再,再而三地指責農民和基層幹部「瞞產私分」。他反覆說:「生產小隊普遍一致瞞產私分,深藏密窖,站崗放哨」,農民「白天吃蘿蔔纓,晚上吃大米」。毛還用鄙夷的口氣說:「瞞產私分,名譽很壞,共產主義風格哪裡去了!農民還是農民,農民只有如此。」

毛澤東清楚得很,農民沒有糧可私分。一九五八年十一月十八日,雲南省向毛報告省裡因腫病而大批死人。腫病就是吃不飽造成的。毛的批示是拿下級做替罪羊:「雲南這個錯誤就是主要出於縣級幹部」。一九五九年四月十七日,他收到一組文件,報告半個中國缺糧,他為文件擬了個標題:「十五省二千五百一十七萬人無飯吃大問題」。但他的反應是做戲。他指示把文件用「飛機送到十五省委第一書記手收,請他們迅即處理」。毛既不說明如何處理,更沒有鬆口要他們少徵糧食。

Pages ( 1 of 4 ): 1 234Next »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