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涇縣行,敬佩!

分享給朋友

2018年10月18日,艾德和我離開了繁華擁擠的北京一路南下來到享有“山川清淑,秀甲江南”美譽的安徽省涇縣,開啟了5天的紀念抗戰、緬懷先烈、看望老兵的涇縣行。與我們同時參與緬懷行的郭勛祺將軍的後人還有:郭將軍外孫崑崑和外孫兒媳莎莉(台灣人)、親戚吳產樂。他們分別從上海、武漢趕來與我們匯合。

我們一行五人這次涇縣緬懷行主要紀念活動包括:20日上午去厚岸國民革命軍第二十三集團軍第五十軍抗日陣亡將士公墓(這是當地《關愛老兵志願者》、老鄉頂住壓力於2017年自發建立的)敬獻花圈、參加紀念儀式,中午在格林東方大酒店宴請涇縣抗戰老兵和《關愛抗戰老兵》志願者們。21日上午去黃山區譚家橋新洪村抗日烈士公墓敬獻花籃,察看當年墓碑打撈出水的池塘和散落烈士遺骨的坡地,拜訪當年參與打撈墓碑重建陵墓的志願者夏四林。

我們的涇縣行受到當地《關愛抗戰關愛老兵》志願者們高度關心和熱情接待。涇縣《關愛抗戰老兵》志願者協會副會長、榮獲”抗戰勝利七十周年紀念勳章”抗戰老兵之子王君榮先生(他父親在1949年隱瞞身份移居到涇縣,逃過一劫)偕夫人王夢潔女士親自去涇行高鐵站迎接我們並設家宴款待。王君榮先生全程組織領導和陪同我們進行了完整的緬懷活動,提供我們出行車輛和歺飲美食。
這次涇縣行我們入住涇縣格林東方酒店,受到安怡總經理及酒店員工熱情接待,頗有賓至如歸到家了的感覺。在我們離開酒店時,安總拒絕我們付費,還贈予涇縣特產木梳和親自去車站送別。

涇縣徽文化厚重、抗戰精神傳承、志願者熱情,以及山川秀美、民風淳樸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致我的美國丈夫艾德發自內心地說:“如果我到中國定居一定選擇涇縣。”

 

1.拜謁厚岸五十軍抗日陣亡將士公墓
2018年10月20日上午抗戰老兵羅遠躍、陳福森和眾多涇縣《關愛抗戰老兵》志願者就來到格林東方酒店會見五十軍軍長郭勛祺的後人。抗戰老兵羅遠躍(今年97歲,1949年後被關押多年)住涇縣茂林。抗戰時為中國遠征軍200師598團一營一連連長。抗戰老兵陳福森(今年97歲,1949年後也被關押多年。他的兒子、兒媳嫌他“反動”不讓住家裡,在豬圈旁搭個草棚安身)住涇縣腰村。抗戰時為第25軍通訊營排長。他們身着軍服、胸佩勳章、肩挎授帶、精神抖擻與我們握手交談。志願者們許多都是在王君榮的帶領下從事國民革命軍五十軍涇縣抗戰史料收集整理、抗戰先烈遺骸收集、犧牲將士墓碑發現、五十軍抗日陣亡將士公墓修建、每年清明節公祭掃墓活動的積极參与者。

考慮到老兵們年事已高(另外兩位老兵行動不便,未能參加),加之墓前道路還未修建,請他們暫在酒店休息。我們一行人先去厚岸五十軍抗日陣亡將士公墓祭拜,中午回到格林東方酒店宴請抗戰老兵和涇縣誌願者。

郭將軍後人在《關愛抗戰老兵》志願者們的陪同下,進行了「抗日陣亡將士公墓」祭奠活動。座落在蒼山翠坡的抗日陣亡將士公墓今天格外莊嚴肅穆。郭將軍後人和志願者牽着深圳市《龍越慈善基金會》「忠魂不泯浩氣長存」的白色橫幅,一字排開肅立在公墓石碑前。祭奠儀式開始,志願者代表王君榮對墓園的修建歷史背景做了介紹,對當年五十軍在艱苦卓絕的晥南抗戰中豐功偉績及流血犧牲進行了簡要回顧,表達了大家對英勇抗戰的川軍五十軍的敬仰緬懷,對陣亡將士的深切懷念。在雄壯的《大刀向鬼子們的頭上砍去》的歌聲中郭將軍後人和志願者們分成幾組依次向抗戰英烈墓敬獻花圈、躹躬懷念。祭奠儀式之後,郭將軍後人和志願者懷着崇敬的心情觀看了二零一六年冬至由川晥抗日將士後人暨志願者銘刻的墓志銘、建墓的碑記、抗日戰爭的浮雕戰士誓死字碑、已查證的部分五十軍陣亡將士名單,以及刻有建墓捐贈者名單的功德碑。我們還去觀看了公墓後山坡上志願者收集的陣亡將士墓碑。

2.慰問宴請抗戰老兵和愛心志願者
我們從公墓下山時,艾德等把陵園前一排翠柏上纏繞的雜草枯枝一一拉扯下來,讓前翠柏後芲松的墓園整潔清新。回望青山腳下的公墓陵園,回想當年抗日川軍赴死出征,轉戰晉魯豫蘇晥,草鞋兵大戰東洋兵的英雄氣概和為國捐軀的犧牲精神,讓人們肅然起敬和無限緬懷。為了讓英勇抗戰的民族精神世代傳承,涇縣人民、全國各地慈善機和志願者歷盡艱辛修建了這座弘揚五十軍抗戰精神的公墓,給抗日英靈一個長眠安息、供後人贍仰祭拜的優美環境。

從經過厚岸的公路上下車穿過黛瓦粉牆的徽式民居,眼前一望連片開闊的荷田,走過兩旁搖弋着荷蓮的田塍來到山腳下見到一排像衛兵挺立的翠柏即進入到陵園區,沿着寬闊台階拾級而上,便見到青山環抱、長城橫亘的公墓。每年清明節、上元節、抗戰紀念日都有抗戰老兵前來懷念戰友,抗日將士後人、志願者、青少年、台灣國民黨人、紅色旅遊者前來祭奠,緬懷在維繫中華民族生死存之際,八年艱苦抗戰中流血犧牲的抗日將士,接受愛國主義教育的洗禮。告慰英雄不朽、激勵後人奮進。

從厚岸五十軍英烈公墓回到格林東方酒店,中午我們夫婦等五位郭將軍後人會見和宴請兩位97歲的涇縣抗戰老兵羅遠躍、陳福森和志願者代表。二位老兵久經戰爭殘酷、和平時期苦難(1949年後生活相當困難。2015年全國人民尋找抗戰老兵,他們才被尊敬,生活大大改善。)雖然年事已高,但仍精神飽滿。我們與老兵們親切交談,互致問候,97歲的抗戰老兵陳福森老人把裝裱好的蒼勁有力的書法作品贈送給艾德和我留念;97歲抗戰老兵羅遠躍將他的戎裝像送給我們。我們特地從美國帶來的禮品贈送給他們,相約明年再來涇縣看望他們,祝願他們健康長壽。

在宴會上郭軍長的外孫,劉崑代表郭將軍後人真誠致謝和衷心祝福老兵和志願者,充分表達了我們的心愿。他說,真正的英雄是在關鍵時刻能夠挺身而出為國為民為正義而戰的老兵。我們今天在這裡一方面是記念抗、尊重歷史、以史為鑒、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我們能夠會見歷史的見證人,對我們來說是一次靈魂的升華、清理大腦的機會。正是有了他們的英勇抗戰,才有了我們民族不被外族揉凌;另一方面是慰問老兵,感謝為老兵提供精神和物質邦助的志願者們。讓我們大家一起努力、奉獻愛心,讓抗戰老兵得到應有的社會尊重和關愛,讓英雄流血不流淚,渡過一個幸福的晚年。午宴後大家合影留念,相約待來年。

3.拜謁譚家橋川軍抗日烈士公墓
2018年10月21日上午,我們在王君榮夫婦、胡院長陪同下驅車南下2個多小時到達黃山市黃山區譚家橋鎮新洪村找到當地村民夏四林,送去我們的慰問禮物,感謝他在2013年冬天清理公路旁水塘時發現和打撈出“抗日烈士公墓”墓碑,感謝他和同村村民一起在重建抗日烈士公墓奉獻的愛心和辛勞。

1938年秋,國民革命軍第23集團軍第50軍即川軍郭勛祺部在青陽對日作戰失利,退入原大平縣即現黃山區境內,隨軍軍政部第四十兵站醫院的3000餘名傷兵同時遷入,安置在大平縣城仙源的各大祠堂中。在日軍隨後對仙源的密集轟炸中許多傷員不幸死亡,於是兵站醫院迅速將傷員轉往徽州,仍有一批不能乘車的重傷員被留在譚家橋感梓分院治療。當時醫療條件十分短缺,部分重傷員病情惡化以致死亡,醫院在當地村民邦助下將病亡將士遺體埋葬在公路對面的山地中。為紀念抗日捐驅的將士,兵站醫院在墓地中央築起墓台、豎起墓碑,建立起抗日烈士公墓。墓碑正中鐫刻着“抗日烈士公墓”六個大字,右邊上書“中華民國二十九年掃墓節”,左邊落款為“軍政部第四十兵站醫院公葬委員會”。墓碑兩側條石上刻有“衛國成仁忠勇已垂千古史,捨身取義英靈應受萬民崇。”的對聯,在條石的背面和側面還有其他兩幅為烈士點贊的對聯。墓碑背面刻有碑記,其後的石台上擺放有收集來而的散落的烈士墓碑,依稀可辯出將士的出生年月,籍貫多為四川某縣,以及犧牲的時間地點。

墓台在文革期間遭到破壞,墓碑被感梓村民掩埋保護下來,後來移到水塘中。到2013年迎來了重見天日的時候,夏四林聯合其他村民在當時政府支持下重建了“川軍抗日將士公墓”墓台和陵園,包括上山的石板路、簡介牌、半山亭、墓前小廣場和後面圍牆樹木等。
我們三人和王君榮、胡院長在夏四林陪同下拾級走上公路邊小山坡上的川軍抗日將士公墓,獻上鮮花、鞠躬致敬,緬懷我的父親郭軍長,感念在皖南抗日犧性長眠於此的先烈。

轉載自洛杉磯台灣時報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