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晨:雙十說地——中華文明

分享給朋友

 

文/林牧晨

 

一。文字奇功

人類歷史記載了四大古文明,唯有中華文明以其獨有的文字傳承至今。

中華文字不因語言的變化而僵死,並且有賴於歷朝歷代記錄歷史的傳統,保存了無比豐盛的物質與非物質佐證。這使中華文明的發展具備了雄厚的發展基礎,在總體上遠遠超越了其他國度的起跑線。

雖然中國歷史上有多次焚書坑儒(以中共的文化革命為最),還因蒙元、滿清兩次亡國和中共顛覆民國的反動復辟造成了嚴重的停滯倒退,但文字仍然活着,中華的靈魂就不會死滅。中共集團曾一度企圖消滅中華文字代之以拉丁字母、俄文,以開創紅色一神教文化的新紀元,但始終無功而返。

直至今日,某些妄自尊大者還在全面否定中華文明,甚至視華人為劣等人種,他們鼓吹的“全盤西化”之中包括了廢除中文推行英文的痴人說夢。

誠然,如同任何事物都有不足之處,中華文字也有缺點甚至無法修繕的短處。為此,方有歷代文字文體的演變,包括合理、適度的簡化,部分文字的淘汰、修改或新創。文字的價值主要是實用功能,它從來不是奉若聖物不容修改的圖騰。由此亦可見證中華文字依然鮮活靈動。

當“計算機時代”初來乍到時,許多人認為中國方塊字的末日到了。但曾幾何時,方塊字在計算機領域已經獨領風騷,展現出它特有的奇功。

此外,中國字在視覺藝術領域的獨特價值也日益被更多人接受、重視。中國字的符號內涵如同中國古典道家哲學一樣,它依然、甚至越來越有奇妙的吸引力。

從最基本的元素—–文字切入,世人實在應該對中華文明重新認識一番。

二。自由信仰

中華文明之根全在於本土的道家文化,其中包含了崇拜自然神靈的原始信仰、道法自然的黃老哲學、內聖外王的儒家思想、務實濟世的墨家主張、以及後來從佛教轉化而來的既出世亦入世的禪學。

顯然,中華文明是多元化的,它包容了多神(包括仙、鬼、聖賢、祖宗)和無神的信仰,唯獨冷落了一神教,使天主教、伊斯蘭教、基督教在中國一直處於邊緣化地位。

也正因此,中華歷史上除了短期而且不嚴厲的禁佛教,基本沒有宗教戰爭和嚴重的宗教衝突。即使有過以道、儒為“國教”的朝代,也沒有宗教裁判。至於“黃巾”、“回亂”、“太平天國”、“義和拳”等造反和動亂,其實質與宗教信仰並無多大關係。只有在中共統治下,才有對宗教自由的干涉;中共以暴力和謊言強制施行所謂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紅色一神教,直接和間接因紅色宗教裁判而罹難者的數量及悲慘狀況不亞於歐洲中世紀的宗教裁判和近、現代極端穆斯林的恐怖行徑。以“文革”為典型的迷信狂潮是中國甚至世界上最黑暗的信仰黑洞。

文革的破產、林彪事件、毛澤東與四人幫之死、79民運、89民運、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瓦解、“改革開放”後國情的披露、維權運動的風起雲湧——,逐步促成了紅色一神教的破滅。今天,莫說是廣大民眾,就是八千萬中共黨員也基本不信馬列毛了。中國人面對着一個重新選擇信仰的時代,面對着五花八門新老宗教和人慾橫流的拜金主義洪流的衝擊,未來的趨勢勢將回歸以普世價值為基礎的多元化世俗化信仰,這種趨勢自然將引入民主化的進程。

三。言論自由

由於中國歷史上沒有一神教統治和宗教裁判,民眾在言論上是比較自由的。遠古的“誹謗之柱”(即華表)、敢諫之鼓和民貴君輕、民意即天意等學說都是佐證。特別是春秋戰國及民國時期,思想言論開放,呈現出百家爭鳴的盛況。

對思想言論的壓制主要有三個朝代:秦朝的焚書坑儒、滿清的文字獄、中共的紅色恐怖。其中尤以中共黨朝的政教合一統治最為嚴酷:下至黎民百姓,上至黨政要員,不僅不敢說真話,甚至不敢不說假話。然而時過境遷,雖然紅朝的假話傳統至今仍流行於官場,但官員私下的言論早已無所禁忌,甚至在許多公開場合也會“大放厥詞”。至於百姓,咒罵統治者早已成為“民間習俗”。當然,依然有不少愚民和既得利益者唱紅歌說紅話,但基本上也都不是因為害怕所致了。

言論自由的延展,勢必推動新聞出版的自由化,也會進而推動文化教育領域的自由化、民間化。這種趨勢如同政治制度的民主化一樣,都是不可阻擋的潮流。從中也能認識到文明的進步發展實在是不可逆轉的自然之道。

四。土地崇拜

西方一神教是崇拜“天”的:天堂、天父都“存在”於至今未能發現的某個宇宙空間、遠離地上人間。而中華文明的崇拜對象都在大地上:山神、水神、樹精、花仙、女媧、媽祖、炎黃、堯舜、道德真君老子、孔聖人、孟亞聖、張道陵、關帝爺、城隍爺、土地公——。

也許是基於農耕文明的關係,中華族群對土地的重視舉世無雙。西方所謂的“藍色文明”發端於商貿和海盜式掠奪,蒙古部落式的綠色”游牧文明“發端於搶佔水源草原及游擊式掠奪,兩者都離不開攻擊性的殺伐。而中華文明天性具備守土保水、和平定居、勤儉傳家的”自閉症“,具有象徵意義的長城就可說明中國的”牆文化“具有的”守勢“和”弱勢“。也正是因為這種”上善若水“的態勢,中國能夠經營出河套平原、關中平原、巴蜀天府、江南水鄉等地區的富庶農村,進而建造起無數繁華城鎮。

中國的農耕文明自然也產生了一代代地主富農,形成了最廣大地區的鄉村自治模式,而鄉村自治所依靠的主要就是”鄉紳“——-地主富農。從這個意義上可以說,地主富農就是中華農耕文明的主導者。

歷史上爆發大大小小的無數次”農民起義“,實際上多半是因為貴族統治集團侵犯了地主富農的利益,主要是侵佔土地和苛捐雜稅(捐稅對象自然不會是“農村無產階級”—“貧下中農”。)如果說農民起義具有進步意義,那麼就無法否定地主富農的先進性。

所以,中共的“土改”對廣大農村幾千萬地主富農的掠奪、管制和殺戮是毫無道義可言的。以“階級鬥爭”為理由徹底消滅幾千年文明的功臣—–地主富農,致使幾百萬人無辜喪命、幾千萬家庭家破人亡並遭受半個世紀的壓迫凌虐,並導致農村地痞流氓橫行不法、基層政府機構由縣擴展至鄉鎮,食祿者占人口比例從千分之一以下猛增至如今的二十幾分之一——–,這一系列的倒行逆施只能是反動的歷史性倒退和無可原諒的罪行。

試問,一個好農民難道不應該勤勞致富成為富農地主?難道他應該“爭取”當一輩子“貧下中農”?同理,一個好工人難道不應該力爭當老闆資本家?有哪個正常人願意當“無產階級”而不願有產?有產階級何罪之有?無產階級哪來的什麼“先進性”?憑什麼無產者就可以對有產者施行專政?共產黨的階級鬥爭和階級專政理論哪裡有一絲一毫的合理性、正當性?

中共從湖南“痞子運動”開始,經過井岡山、長征、陝甘寧、東北、蘇北等地“打土豪分田地”一直到“土改”,血腥地消滅了地主富農;接着,又從“貧下中農”手裡奪回了分給他們才幾年的土地,最後,把所有農民變成了毫無人身自由的現代農奴。到了“改革開放”,施行土地承包了,可是沒多久,又隨官所欲大肆侵吞農地,虎狼暴行到處可見可聞。幾十年折騰,農民對土地的崇拜、珍視之情被扭曲演變成對土地的榨取心態,濫砍濫伐、濫施化肥農藥、鄉鎮企業和各種合資、獨資企業肆無忌憚的污染—–,已經使無數良田沃野青山綠水變成垃圾山,毒污溝、死亡地。

中華大地幾千年農耕文明已經毀滅,植根於土地崇拜的”人法地“傳統文化已如孤魂野鬼般無處容身。紅朝之罪惡,毀中華文明、亡天下也!

五。倫理道德

中華文明最具價值的就是倫理道德。“仁義禮智信”、“忠孝”、“友愛”、“謙讓”、“慎獨”、“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幾千年來構成“做人”的基本準則,這一系列倫理觀念在世界上是獨一無二的。

儘管這些倫理傳統中有許多不合情理的糟粕,但其提升個人、家庭與社會道德的主旨是具有寶貴的正面意義和深刻的人文哲理的。對比之下,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其他許多國度因倫理道德之缺失而產生的弊病,包括當代社會的文明異端化病變。

而在中華倫理道德發源地的大陸地區,幾十年來紅朝共毒邪教造成的道德滑坡更是觸目驚心。馬列毛共產主義把社會人倫推向物化、奴化、獸化、等級敵對化,中國大陸地區到處橫行着暴戾之氣、腐敗之風、惡俗之流、妖邪之聲、卑賤之相、無恥之徒。中共大言不慚自詡的”和諧盛世“,雖然包裹着金玉,其實卻是敗絮其中的混沌末世。

與許多旅行者一樣,我幾次去台灣的感受就是體驗到了真正的中華倫理道德文明。甚至在泰國華人華裔聚居的地區,也能感受到在中國大陸久違的倫理道德文化傳統。有些人會說:中共如此強大富有,連美國都相形見拙,已經傲視全球了,還要什麼倫理、傳統道德?———這就好比為強盜土匪炫耀他富甲天下武裝到牙齒的山寨、海盜船,——–他再富也只是個盜賊,他再強也類等於禽獸!

有中共黨朝的肆虐就沒有中華倫理道德的傳承發展。漢賊不兩立也!

 

原載博訊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