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笠:在第八届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开幕式上的自我介绍

分享给朋友

 

雪笠

大家好!我的网名叫做空气。为什么取这个名字呢,因为我认为在所有物质所有状态中,空气是最最自由的,而自由恰恰是我们中国大陆最最匮乏的。

昨天是我第一次来到台湾。毫不夸张地说,飞机落地那一刻我真的是感慨万千。怎样的感慨呢?我曾听一位前辈讲,人终其一生,最魂牵梦萦的无外乎两处地方,一处是再也回不去的,一处是尚无缘去到的。民国 38 年,我爷爷是一名在役的国军军医,作为技术人员要撤到台湾,但种种原因被俘虏了……台湾,也就成了一个他终于没有去得了的地方。到我小时候,台湾对于我,是邓丽君,是凤飞飞,是罗大佑;对于我爷爷,则是昏黄的电灯泡下他拼命要调出来的断断续续的电台广播,是他藏在、珍藏在枕边铁盒里的陆军军官军校毕业证书、军徽、党证,是他未完成的梦想……而这最后一层,我直到 1989,万-念-俱-灰以后才开始明白,我才开始思考台湾对于大陆的意义所在,我才领悟到:台湾不仅仅是一个岛;在台湾的中华民国,就制度而言,是我们所有大陆中国人都应该去却没有去得到的地方!是值得去的地方,是我们的精神故乡……

我和我的许多,可以说越来越多、数以万计的朋友…… 我们相信重归1947 年的宪政之路 是未来中国转型最便捷也最切实可行的方案。我们主张继承中华民国一百年来的制度文明的积累,包括在台湾六十多年的实践和试错的经验。这显然比从零开始学步要高效得多,成本也最小。

所以,我要特别感谢杨博士、公民力量组织了这次研习营,使得我有机会来台北向大家学习,有机会同各个族群的朋友认识,很荣幸能够在争取自由的路上与你们同行!记得 Renan 说过,民族形成的两大元素,一个是共同生活的记忆,一个是将这些记忆继续维持下去的决心。我衷心地期望,我们可以通过这个为自由共同奋斗的过程形成凝聚 —— 最后,我们很可能发现:我们不需要分家了,我们可以像刚才达赖尊者说的那样“如兄弟姐妹般坐在一起”,我们可以来建设一个利益互补的政治共同体;我们不再仅仅是血统或文 化意义上的民族,我们可以成长为一个宪法框架下的成熟的政治民族!

谢谢。

空气 2013 年 4 月 27 日 于 台北


分享给朋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