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龙兴之地——河南政坛可能掀起政治风暴

分享給朋友

河南作为中原腹地,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位置。李克强曾经长期在河南任职,是他在地方历练的主要所在地,是其执政理念的早期实践地,比如他任总理提出的城镇化。可以说他的政绩主要在河南。

不管是习近平还是李克强,他们出任国家领导人后,就把他们在地方执政的经验搬到了中央,在全国推行。为了顺利推行,他们就大力提拔自己在地方时使用的干部,尤其是习近平,几乎把他在浙江的班子整个搬到了中央!李克强为了顺利推进棚户区改造,也提拔了一位在辽宁的干部——陈政高,但陈一上任住建部长,丑闻就开始满天飞,结果三年多下课了!

李克强在河南主政时,毛万春作为60后团派干部,在许昌任职。许昌离郑州很近,交通非常便利,可以说是郑州的后花园。毛万春来许昌后,提出了“经营城市”与“蓝天碧水工程”的执政思想,从此之后,许昌发展也进入了快车道,历任许昌市领导都在按这个思路在走。到了去年,这个治理效果开展突显。在全国许多地方都被雾霾和空气污染所困扰的时候,许昌在生态文明方面就异军突起,从一个干旱缺水、风沙很大的城市,变成了一个山清水秀的江南水乡!因此,这两年来许昌多次上中央新闻,多次受到中央表扬,尤其是国务院对许昌的工作非常肯定,最近因许昌市2017年落实有关重大政策措施成效明显,被确定为2018年国务院“免督查”市。可以说国务院对许昌的表扬层层加码!

许昌是团派干部的聚集地、历练地,从1998年的孔玉芳开始到2017年的武国定,市委书记与市长基本上都是团派干部出身。在河南民间有个说法,河南有个许昌帮,许昌有个禹州帮。许昌干部由于其地理的特殊性,确实晋升速度很快,干两三年就获提拔了,是其他地方干部望尘莫及的。这种情况直到今年初武国定被提拔调走后,就突然变了,许昌市委书记迟迟得不到任命,市长胡五岳一直在以副书记的身份主持市委工作,打破20年来的惯例!严格讲,胡五岳并没有显明的团派色彩,只是与许昌团派某些干部关系很密切而已!

禹州属于许昌的县级城市,其出身最高的官员是张春贤,官至政治局委员,目前被贬职处理。许昌出身的最高官员是毛万春,目前为海南政协主席,其在党内也被降级使用,从原先的中央委员降为候补委员。河南出身最高的官员就是李克强,现任国务院总理,但其团派被大清洗,导致其成为最弱势的总理,今年初其秘书长杨晶还被处分,降级处理!

今年3月河南省委书记谢伏瞻突然被撤职,调离河南出任社科院院长。在河南总共不到五年,当省委书记才2年。一时间传言飞起,说其在人大对修宪投了反对票,不到年龄就让其退居二线了。谢伏瞻是温家宝的首席智囊,作为温家宝的人,如果不是特殊原因,应该不会被调走的。因此,这种突然调动是否意味着以后会出现什么政治风暴呢?按照最近几年的中央惯例,抓高官,一般都是先调离,然后在慢慢调查!与此同时海外传出温家宝的儿子被调查,显然不是空穴来风,加大了这种可能!河南新的省委书记王国生派系不明显,习近平并没有安排一个自己人过来,可能有多重考虑,毕竟这是李克强的根据地!但有没有对王国生有特殊交待,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习近平曾派一个人到河南任职,那就是王小洪,他到河南后就办了一件轰动性的大案——皇家一号案。由于习近平中央急缺人,所以没多久被调到了北京。

在李克强主政河南时,河南党校举办过几期青年干部培训班,这几期的学员现在已经在地方担任要职,比如最近几年许昌的领导武国定、胡五岳、王树山都在中青班接受过培训!党校中青班也是河南另一个官员出产地!

去年底今年初,河南地市干部进行了密集调整,其中许昌市委书记武国定被调走,至今许昌市委书记空缺,按过去的惯例一般立即由市长接任。但这次没有。显然与上述的大背景有关!

今年2月24日在河南开始的巡视,5月已经结束,目前处于反馈阶段!不过从过去中央巡视组对河南的反馈来看,是一年比一年严厉,2016年底的反馈直指省委“党的领导弱化,党委领导核心作用发挥不充分,贯彻落实中央决策部署不到位,省委政治意识需进一步增强。”这个巡视结论与对重庆孙政才的结论措辞只是轻了一点!就看今年的巡视结论,如果批评进一步升级,很有可能会掀起河南政坛风暴!

如果这次巡视结论严重,因为新省委书记刚调来,那可能对省长陈润儿不利。陈润儿丑闻很多,且涉及周永康,来河南后也没什么政绩,百姓评价不佳,关键他既不是习近平的人,也不是李克强的人。因此,如果问责河南省委,除了谢伏瞻,陈润儿极有可能被问责。这样习近平就可以调来一个他的人接任省长!河南自十八大以来还没有出现过真正的大老虎,抓的都是虾兵蟹将!

6月11日,黄坤明来河南调研,其中调研了许昌。他在调研时特别要求基层结合实际创新开展习思想的宣传工作。这是黄坤明上任以来,第二次到地方调研,第一次是2017年11月去陕西!十九大以来新任中宣部、中组部部长很少到地方调研视察,显然他们去哪些地方不是无的放矢的!或许与巡视组向中央的反馈有关。从2016年底的巡视反馈看,河南显然在政治上是存在严重问题的!或许以上的一系列动作都在为揭开河南官场的问题做准备!

河南毕竟是李克强的地盘,习近平不可能不安插自己人到河南。现在习近平已经通过掺沙子,把北京、上海、广东、重庆等地从其他派的手里夺到了自己手里!

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目前王岐山已退居二线,而且形象基本已经臭了!对习近平的威胁已经变得小很多。王岐山现在的一切都是习近平支持的结果,如果他一旦失去习的支持,那官场对他恨得咬牙切齿的人,肯定立即会把他活剥了!因此,目前对习近平威胁最大的还是李克强!李克强形象是这届常委里最好的!而且最近他一直再默默做一些笼络人心的事情,对百姓的关切都及时做了回应。不管是“放管服”,为企业减负,还是降低关税,让抗癌药降价,都获得民众好评!可以说李克强在民众、知识分子及官员中的形象与好感度与日俱增,与之相反的是习近平的形象一落千丈,不断下跌,恶评不断!因此,一旦中国出乱子,对习近平地位威胁最大的是李克强,不管是法理上,还是民心上!李克强会不会学习近平扮猪吃老虎呢?不得而知!

可以说在中南海南北之间斗的非常厉害时,习近平针对李克强的矛头非常明显。毛时期的党史告诉我们一二把手之间很难和平共处。当时的习近平大有以收拾刘少奇之势收拾李克强。后来李克强避其锋芒,尤其十九大召开后团派被大清洗,所以习李之间的冲突暂时缓和。再加上王岐山权力的扩大,成为事实上的二把手,因此习李矛盾迅速被习王矛盾取代!海外郭文贵对王岐山的揭露,也使王岐山的势力暴露,成为当时对习近平地位最有威胁的人!随着王岐山的下台,其形象的坍塌,虽其影响力还在,但对习皇帝来说已不足为惧!因此,习近平最终会不会借助这次巡视在河南掀起政治风暴,像在对辽宁、重庆那样,进一步削弱李克强势力,我们也拭目以待!

 

附录:河南省长陈润儿网上报道的丑闻!

1、陈润儿为所欲为,以权谋私,多次违纪违法仍然不思悔改。

(1)一九九九年中央决定实行地厅级领导干部跨省交流,与陈同批交流的几个领导干部都及时到了新地方任职,惟有陈怕苦怕累,编造理由,欺骗组织,对抗安排,糊弄中央,没有去四川攀枝花市,影响极为不好。湖南省委对陈进行了降级处分。纪委有案可查。

(2)陈因受到处分从娄底调到省地矿厅时,采取手段,骗取单位福利房,职工反映强烈,陈因此受到省纪委的查处,案卷在省纪委备案。(原湖南纪委书记孙载夫知情)。

(3)陈二○○六年来长沙任职不到两个月时,就越权为一湘潭房地产老板批字,强行改变望城县一块工业用地的性质,为他人牟取非法利益四亿元,属于严重的违法行为。

(4)今年初,湖南纪委立案查处的湘潭市副市长朱少中、人大秘书长陈喜兰,都是陈在湘潭任职时的铁杆部下。朱少中已经查处的受贿金达数百万元,造成国家财产损失三亿多。陈喜兰任湘潭市商业银行董事长党委书记期间,挪用公款做生意,亏损二个亿,后来在陈的包庇批示下,从湘潭工业园低价买进一千多亩地,转手高价卖出,赚了三个多亿,弥补巨额亏空账目,掩盖犯罪事实,此事湖南省委纪委均有材料备查。

2、陈润儿任人唯亲,用人失察,放纵亲属及身边工作人员胡作非为。

亲属方面,长沙市找陈跑官要官的,都是通过陈的老婆、小舅子、姨妹子等亲属渠道,每见一个人,陈润儿收红包费都在十万元以上,这在长沙官场已无人不知。陈的老婆彭晓玉,原为即将退休的银行职工,在陈的运作下,调到省国土厅当财务处处长,掌管全省的国土开发巨额资金。二是陈的小舅子彭志敏,原为长沙市一个检察院的普通科员,因为陈的「重点培养」,短短几年提为长沙市检察院政治部主任,又升任市检察院分管反贪的副检查长。

3、陈润儿投机钻营,跑官要官,经常拿党性原则做交易。

(1)二零零六年湖南省委换届时,陈是湘潭市委书记。为了进入省委常委班子,他不择手段,邀请省委老书记熊清泉带上一批有影响力的副省级以上老干部到湘潭休闲度假,打高尔夫、钓鱼等,陈还给每位老干部送一份厚礼。随后,熊清泉等人以老干部名义为陈专门写了一份推荐材料,发到全省地市州和省直厅局主要负责人手里,为陈润儿进常委铺路。

(2)为了笼络人心,换取选票,陈推翻前几届长沙市委用人规定,把湖南在职和离退休的副部级干部的秘书二十多人都安排到长沙的要害和肥缺部门。在正部级后备干部人选考察中,陈安排秘书去动员所有副省级老干部为他拉票,并且天天晚上宴请参与投票的同志。

(3)2009年陈去北京一次送礼五十万元,此事在长沙驻京办有帐可查。

4、陈润儿生活堕落,作风腐败,丧失了党员领导干部的基本操守。

长沙老百姓传言,望城县委一女常委郭卫平是陈的情妇。郭某多年前还是社会上的三陪小姐,因为颇有几分姿色,被陈看上了。因为陈的这层关系,而后成为湖南省一家杂志社的临聘人员。然后变成长沙市机关的公务员。接着一年一个台阶,市商务局的干部,市会展办的处长,市妇联的副主席。没有上几天班,又提拔到县里当常委,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种高速升官后面隐藏的东西是多么肮脏!此事可以查看郭某的个人档案。陈润儿到黑龙江后,喜欢玩性爱游戏,人称“变态小辣椒”。

5、2017年3月25日,湖南裸官彭旭峰刚上任湖南基础建设投资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21天就从长沙经上海逃往美国。近日,有知情人透露,彭旭峰除了给自己的父亲打了电话外,还给4位密友打了电话,其中一个就是现任河南省省长陈润儿。据悉,彭旭峰曾是陈润儿的白手套及提款机,他先后向境外转移1亿5千万美元,其中有1亿美元是为陈润儿代持。

6、陈润儿为加快上爬速度,为政治前途买个保险,在他任湘潭市委书记时,与时任湖南省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长的周本顺关系过从甚密,周本顺后调往中央政法委任副秘书长、秘书长,陈润儿借周本顺这条线又搭上了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周永康,并为周永康长子周滨经营活动提供了巨大帮助。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