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说长沙罢学运动及其它

分享給朋友

白 瑜

一、所谓罢学运动

民国八年湖南长沙学生罢学驱张运动,是曾哄动全国的一件事,也是毛泽东实际从事共产活动首次阴谋的得逞。普通罢课,不能与毛酋的红卫兵并为一谈。那次长沙的罢学,是为了驱逐北洋无知粗野的督军张敬尧。五四运动事发,毛酋已自北平赶回长沙,发展新民学会的组织。乃乘机扩大风潮,以罢学驱张为号召,阴谋通过学联总会决议,限于三日内中等以上学校学生一律由学生制服改着长衫,水陆分途返乡,扩大驱张宣传。声势浩大,全国瞩目,并秘密派代表赴京请愿罢张。同时他又拥易培基老师潜往衡阳,为湘军总司令谭延闿先生的食客,寄居马嘶巷(因此得名),毛即标榜为马嘶巷派系。

二、毛泽东的揭杆而起

当时吴佩孚因应得而未得湘督一职,兵驻衡阳,亦反张敬尧,并掩护湘军,与谭同为科举中人,自然相得。易培基与叶德辉为亲家,叶着「双梅景暗集」,由谭延闿署签,三人在湘,原为文字深交。毛酋服侍其间,充分利用。吴怀大志,有随营学校的设置,训练学生军为干部。以后在河南竟一度与共党有所勾当,乃使共匪赵世炎(留法勤工俭学生,四川人,才具高在周恩来、邓小平之上)进入吴部,秘密活动,以致被杀,与毛皆有关系。赵能干,有见识,如不被吴杀,亦必为毛杀了。民九谭延闿先生率军返湘,易培基老师接长第一师范,委毛酋为小学部主任。毛乃正式活动起来,一师附小为其揭杆处,长沙罢学运动,亦为其取得民国十年中国共产党正式成立会议代表的入伙资本。毛在江西以梭标队起家,陷北平后再搞红卫兵,二者滥觞,皆起自湖南第一师范。梭标队前文已加说明,何谓罢学,前文没有说明,是我的疏漏。

三、周世钊不是毛泽东的老师

四月廿七日中央日报(中央社台北廿六日电):「共匪『新华社』今晚播报毛匪泽东的老师周世钊死了。今年八十岁的周逆世钊,早年在湖南教书,曾是毛匪泽东的老师,当年毛匪被湖南第一师范开除时,周逆曾为毛匪作保。」周逆决非毛师,错误如在新华社,固不足道,共匪只为一时方便,撒谎是为惯技。如误在我们,则宜更正,因为反共资料,我们应列第一手,不能因此小事有所损失。五年前我在美国史丹佛大学胡佛研究所,也见过此一错误,曾向有关力面建议改正。周逆世钊倒是毛酋第一师范的同班同学,他们的同一恩师是我前文所述的袁仲谦先生(湖南保靖县人,前文误为道县),如健在已上百岁。周比毛年小,那个时代不可能做毛的国文老师。周世钊号敦元,确系年龄八十。他和我在东南大学再度同学,他又是国学大师柳诒征(翼谋)先生的高足。在湖南为著名的国文教员。正如当年的袁仲谦老师有盛名。袁老师最爱的学生是周世钊,因为他是规规矩矩的读书人,死在台湾的青年党要人王凝度(况裴),也是其中好学生之一。袁之爱毛,不过视为异才耳,并恶其为人,曾担心其死于非命,知弟莫若师,且看毛如何的死。毛在校时对袁师有所恶作剧,袁师伤心极了。

四、卖友客究竟是谁

吾湘仕宦之家,大多不愿子孙继续为官。易培基老师被弟子毛泽东逼上梁山,到北京后,又被弟子萧瑜介绍与李石曾先生结为亲家,落得如此结局,人多叹惜。如易先生在北京与顾孟余先生同遭通缉,而一同南下,北伐后最少可回湖南出任湖南大学校长(彼早为该校筹备委员),从事教育终其一生,则可遂其踞傲一世之愿。总不会落得李石曾先生留下盖棺之论:「吾人向以政治为万恶之源,此说亦为寅兄所赞许,惜未能超脱恶潮之外。」为此我为寅师含冤。李宗恫与易漱平结婚,张溥老为证婚人,萧瑜为介绍人,我对该婚礼照片曾细思之,石曾先生所云:「而潮中魔鬼亦系赞成吾说者之一」,系指溥老。吴稚老挽易先生的「误交卖友客。闲官相攘谋竟深」,决不是指张溥老。吴、李、张三老,因我与易师有关系,均曾面谈此事。稚老且说。他的挽联决不会出对两端,同骂夫妇二人,卖友客确系另有人在。石曾先生也只向漱平女士说过:「此中真象知之最详者稚晖先生。」总之老一辈的事,后人不可信口雌黄,所以史之足征,难也哉!溥老与寅师友好,性格相近,故宫诉讼,两公均有难言之隐,则可相信。

五,反对毛泽东的先锋

长沙罢学后,民九春季依然开学。毛泽东勾引的少数新民学会份子,留在衡阳,未能返校参加夏季毕业。秋季易师长校,毛又要挟补偿同逃份子,乃将我们已毕业两班同学百余人取消资格。召回陪伴那极少数人,再在校厮混半年,害得我们毕业两次,失去升学或就业一年。然而毛的阴贼险狠,日益昭著。其一寒风月夜,低我五年的同学刘国钧,即小诗人刘梦苇来找我,要号召同学与新民学会对抗。不料我离校远走南洋,他们大干特干起来,刘成反毛领袖,在校有同学张文亮、龚业光等组织安那其研究会与夏曦、郭亮等的马克斯学会对抗,并与我有所联络,还有人到南洋活劲。十三年暑假我回长沙一次,承他们开会欢迎,与会男女皆儒雅青年。前者以无政府主义公开号召,后者则秘密发展共产黛,闹得火热,影响全国。所谓安那其、安这其、马克斯、牛克斯,第一师范与易培基因此亦名噪一时。十三年秋刘梦苇已在南京清凉山创办建邺中学,原本大有可为,毕竟诗人薄命,因其情人龚某小姐(第一师范女生之一)嫁与吴景超为妻,殉情而死。此人此事,除黄少谷、赵惠谟两兄外,梁实秋先生亦应当知道(据说龚小姐呼梁为六哥)。说来我又不禁回到易白沙老师,他本性情中人,民十两奉中山先生函召,赴粤,竟投海而死者,固然奋于国事,亦有私情。先生婚后夫人蒋葆仁早逝,蓄意殉情已久,曾在天津南开、上海复旦两大学教书,终于情绪不安。白沙先生与苏曼殊友善,刘梦苇是苏的从者,白沙先生亦爱其才,刘步易师之后尘,有此一说第一师范的大不幸,还是毛酋的祸国殃民。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