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人民反共抗暴革命的报告(1959)

分享給朋友

罗桑益西

中国西藏问题研究专题 

西藏人民反共抗暴报导之一


编者按﹕亚盟五届会议,于四十八年(1959)在韩国举行,藏族国大代表罗桑益西先生为中华民国代表团代表之一,曾在大会中发表此项报告,本刊择选其中具史料价值的内容,作为“中国西藏问题研究文章之一”予以发表,以飨读者。为保留该系列文章原貌,文中某些用语诸如“共匪”等,亦未修改。

(前略)我西藏人民这一次所发动的抗暴革命斗争(编按﹕指1959年中共所称的所谓西藏叛乱),在本质上,是维护西藏自己的宗教传统和信仰自由的斗争,是保卫自己的历史文化和生活方式的斗争,是反抗共匪的极权暴政和奴役统治的斗争,也是抵御俄帝侵略阴谋和争取民族生存。而综合这许多因素,它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反共革命斗争。是全中国反共革命斗争的一个环节,也是全亚洲以至全世界反共革命斗争中的一个部份。

由于共匪政权之极度残暴邪恶,这一反共革命斗争,自一九五一年共军入藏以来,即从未停止,并且不断的扩大发展,由局部的,个别的,逐渐成为大规模的,有组织的行动,我西藏人民基于对佛教教义的虔诚信仰,原本极度的爱好和平,戒杀忌斗,但面对共匪的暴恶统治,却被逼得忍无可忍,终于燃烧起反抗之火,本年三月拉萨抗暴革命斗争的爆发,是它的一次高潮的掀起,也是一次初步集中斗争的展开。

九年来西藏人民反共革命斗争的演进,大体上可以划分为如下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自四十一年五月至四十二年(1952-1953),为共匪准备「土改」及实行军事改编收缴民间枪支所引发的反共事件,以西藏东部大暴动为最有名,后虽因共匪的严厉镇压与屠杀而稍趋平息,但零星的反抗迄未停止。这是反共抗暴斗争初起的时期。

第二阶段──自四十三年至四十五年间(1954-1956),在黑河附近地区与藏南一带,反共抗暴武装曾围攻昌都,共匪出动飞机轰炸,双方死伤均惨重。这是反共抗暴斗争正式进入武装斗争的时期。

 第三阶段──自四十五年至四十六年(1956-1957),反共藏民以居住西康北游猎部落为中心,分向甘肃四川边境岷山和西康边境等高原地区,展开激烈战斗,战斗自四十五年秋冬季持续至四十六年春季,此即匪酋周恩来在最近伪「人代会」上所公开承认的川康边境事件。这是反共武装斗争的发展时期。

第四阶段──现阶段的反共事件:自四十五年四月以后,西藏地方官僧高级人士与人民秘密组织反共团体进行反共活动,暗中支持康巴族的反共武力。四十七年六月以后反共行动愈趋积极,继之康巴族反共武装在拉萨东南地区展开攻势战斗,一度攻下江孜冈马,本年三月初公开的抗暴武装与拉萨方面紧密联系,旋由达赖亲自召开人民会议及康藏青三省区代表会议,暗中部署反共运动,由示威及局部冲突,乃演至三月十日至廿三日的拉萨大规模反共武装暴动事件的出现。这是反共武装斗争进入于具有鲜明政治性质的时期。

拉萨抗暴斗争的经过情况巳为各位所熟知,这裹不再赘论。但是这次斗争显然具有着如下的几项特点:(一)由达赖喇嘛直接领导;(二)除极少数藏奸外,西藏的噶伦及拉萨各寺僧民全体参加,并且是藏、回、汉族人民的联合反共行动;(三)拉萨的战斗是由庚巴族武装斗争所掀起的;(四)拉萨斗争使西藏的反共革命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因此,反共武装虽在共匪的优势武器下暂告撤退,但它却是西藏反共革命新时期的开始,而非结束,事实上现在就正朝着全面抗暴的形势发展。而达赖喇嘛得以安全脱险抵印,这一方面固证明了共匪在西藏实际控制力的薄弱,另方面则在鼓励着西藏抗暴力量的继续向前作扩大持久的发展。现在我要指出共匪正在进行血洗西藏的阴谋与步骤。

共匪在民国四十八年四月间(1959)召开的伪「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曾在对西藏闪题上叫嚣不休,并在宣传上对印度等有关国家滥施攻击。它所通过的『西藏问题的决议案』,更可以看出它将对西藏进行进一步奴役屠杀以为报复并谋贯彻其赤化西藏政策的决心。根据上述『决议案』及西藏事件发生后,共匪各种言词与实际措施,都可以看出共匪对西藏事件处理基本方针目前是一面加强封锁西藏边境,隔绝西藏对外一切关系,企图孤立西藏反共抗暴斗争。同时对印度大施压力,想通过尼赫鲁以控制达赖,使其不能有对共匪不利行动。一面以军事的高压为主,政治的分化为辅,以达成俄共彻底控制此世界屋脊战略基地的决策。

具体的说,共匪对镇压西藏的阴谋,是循着下列四个步骤进行:第一步是以平定反共武力为中心,采取军事围剿;第二步是实施利诱、招降、与政治分化双管齐下的政策;第三步是彻底改组地方政权强化共党领导;第四步则是准备大规模移民,及以暴烈清算斗争的方式,实施种族屠杀,准备彻底消灭藏民,达成血洗西藏和全面赤化西藏的目的。现在的情形是正在开始进行第四个步骤。

固然,这只是共匪主观的企图,西藏人民的英勇抗争必将粉碎这些企图。实际上,根据共匪自己的报导,也承认着西藏人民的反共斗争不仅没有被共匪的武力压制下去,而只有从西藏的少数地区扩大到各个地区,并引伸到西藏以外和西康、青海、四川、云南、新疆等地的反共行动汇流起来,为整个大陆的反共抗暴革命发挥着催生作用。但是,在共匪的暴力重压下,西藏人民所面临的自将是一场极艰苦极险恶的斗争,它需要也应该获得全世界爱好自由的国家与人民予以积极援助。

在中华民国方面,蒋总统于民国四十八年三月廿六日所发表的「告西藏同胞书」,提出『我中华民国政府正在集中一切力量,给你们以继续有效的援助,并号召海内外全体同胞,共同一致,给予你们以积极的支持』。蒋总统勉励西藏同胞,要坚决的反共奋斗到底。这是对西藏人民精神上最大的鼓舞及其奋斗目标最好的揭示……。文告本身及其内容现在已在西藏抗暴人民中广为流传。

在物质支援方面,中华民国各界已经组成了全国性的共同支援团体,其领导人正好就是亚盟中国总会理事长和本代表团的团长谷正纲先生,在他的努力下已展开了各项切实有效的工作,并已和西藏抗暴力量取得了各种联系。我们更要感激亚盟各会员单位特别是韩、越、缅甸等亚盟总会在西藏问题上给予我们的伟大同情和积极援助。以及大韩民国、越南、泰国、菲律宾等政府和国会对西藏问题所表现的严正立场与热烈关切。我们更兴奋的看到全世界的舆论和支持,都站在我们这一边。这正由于,正义是在我们这一边,真理是在我们这一边。当然为了坚持斗争和争取斗争的胜利,我们还期待着获得更大的支援。本届亚盟会议对此已列有专案的讨论,本人至表铭感。

但另一方面,整个自由世界,还没有在行动上给予西藏人民的反共抗暴斗争以进一步的实际有效援助,我们实亦深感遗憾。对于印度之给予达赖喇嘛以政治庇护和安全保障,我们西藏人民殊深感激,但对她隔绝和限制达赖喇嘛的行动并继续讨好共匪的两面政策,则又深惜其对中立苟安的迷梦尚未觉醒,并有损于西藏反共抗暴斗争的继续发展。本人相信,西藏人民抗暴运动只要获得自由世界充分的精神鼓励和物质支助,它不仅本身可以坚持下去,构成一个长期的斗争,并可能由此影响而进一步掀起整个大陆革命的爆发,二者汇合起来构成共匪政权的致命威胁。这对于亚洲的自由与安全将有极大的贡献。因此,我还耍乘此机会向本联盟各会员单位以及全世界爱好自由的人民提出如下的呼吁和要求:

(一)我们耍呼吁自由世界,不要坐视西藏人民的反共革命重蹈匈牙利反共斗争的覆辙。并应认清西藏的地理环境和宗教因素,都构成了反共革命长期发展的有利条件。目前西藏反共革命仍在扩大进行之中,并未被消灭。自由世界必须掌握时机,给予及时的有效支助,使这一世界屋脊的抗暴之火会替亚洲的反共情势开创一个有利的前途。

(二)我们呼吁自由世界应密切注视并防阻共匪目前正在实施的血洗西藏以及彻底消灭西藏民族的阴谋,这是共匪学习俄帝「种族消灭」的丑恶经验,为国际人道正义所不容,我们应运用自由世界的共同力量,通过各种可能方式,及早阻遏此项暴行的继续进行,以拯救西藏人民在俄帝中共双重刀锋下的毁灭命运。

(三)我们要呼吁印度政府,基于国际正义,与自身安全,要保障达赖喇嘛在印度的自由,使他能继续地维护西藏人民宗教信仰及争取自由而奋斗,并予现正流亡印度的西藏人民,以生活上的援助,我们深信,如果印度继续采取目前的两面政策,则西藏堕入共匪全面赤化的深渊以后,印度所感受的威胁和压力,更将千百倍于今天。

最后,我要提醒各位代表的,西藏人民的血,正在为人类争取自由与正义而流着,我们必须要及时的去更进一步的援助他们,拯救他们,我们决不容使西藏成为匈牙利第二,我们必须要使这一西藏反共革命的有力火种,扩大引发起整个亚洲铁幕下的反共怒火,并和我们自由亚洲的反共力量相结合,以达成摧毁亚洲铁幕的历史任务!愿我们共同努力共同奋斗吧!谢谢各位给我这个报告的机会。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