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公至死不渝其志–反攻大陆的国光计划曝光

分享給朋友

民间著述迫使官方公开档案

去年十月,香港出版了一本《反攻大陆机密档案》,将四十多年前蒋介石的反攻大陆部署公诸于世。

此举促使台湾国防部用口述历史的体裁,编印了一本《尘封的作战计划——国光计划》,从另一个角度将这一段早已被国人遗忘的历史呈现在公众面前,也证实了民间出版的这类书籍绝非无的放矢。

这本四百八十页的厚书,是国防部史政编译局对十七位六十年代参与拟订反攻大陆实战计划的国军退役将校的访问实录。这十七人除了叶昌桐因拉法叶军舰采购案名噪一时以及曾任军事情报局局长的黄世忠外,几乎都是默默无闻的军人,但在参谋作业方面尽皆一时之俊彦。

这十七人,以军种分,有陆军海军各七人,海军陆战队三人;以军衔分,有上将一人、中将九人、少将五人、上校两人;以学历论,全系陆海军官校毕业,其中八人曾赴美国进修军事;以资历论,十四人在抗战时投笔从戎,分别因长沙会战、上高会战、古宁头大捷、海南保卫战、大陈撤退、反攻东山岛、八‧二三炮战叙功,两人参加过三十年代剿共战役;以人事背景论,有胡宗南英秘、郝柏村侍卫官各一、受桂永清赏识四人,此十七人全都因参谋作业出色而受蒋介石的赏识与器重。

以家庭出身论,这十七人全系出自中上家庭:乡绅、商贾、医生、报人、律师,乃至教育厅长、县长,其中两人是抗日烈士子弟。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毛泽东在大陆强力推行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搞得民穷财尽,民冤沸腾、赤地千里,四千多万农民活活饿死。

在台湾卧薪尝胆十二年的蒋介石确认反攻大陆时机已经成熟,乃于一九六一年四月一日,下令国防部在台北县三峡成立「国光作业室,专门拟定反攻大陆的作战计划」。

为配合战备作业需要,陆军总部成立「陆光作业室」下级任务部队——华南战区设立「成功作业室」负责第三阶段(建立攻势基地)计划之作业。第一阶段(建立滩头阵地)和第二阶段(建立立足地区)作战计划之作业,则有「光华作业室」,敌后特种作战则有「武汉作业室」等。

海军总部设立「光明作业室」,下级任务部队则有舰队司令部的「启明作业室」,海军陆战队有「曙明作业室」等,空军总部有「擎天作业室」,下级任务部队为作战司令部的「九霄作业室」和空降司令部的「大勇作业室」等,金防部设有「龙腾室」。三军参与人员共有二百零七人。

十七名精英将校拟订113本反攻计划

为了掩护国光计划,军方另在台北县新店碧潭设立「巨光计划室」,研拟与美军实施联盟反攻作战,藉以隐瞒国军单独行动反攻大陆之意图。

此后十一年,这一任务编组总共拟订了一百一十三本各类计划,其中包括自力反攻计划——国光计划廿六种,联盟反攻计划——巨光计划六种,其案卷装满了十七个大型保险柜。

依照蒋介石最初的指导思想,首先是要打下厦门,建立一个稳固的前进基地;登陆初期,先截断鹰厦铁路,使共军无法适时增援;立足厦门后,迅速建立攻势基地,让国军增援部队迅速从金门出发,再依情势发展,左旋进军广州,右旋驰骋湘闽。

关于反攻登陆地区,经蒋介石亲自核定为厦门与福州。由于台湾西海岸距离福厦地区分别为100与125海浬,倘若夜航,夕发朝至,国军海空军掩护支持较易,有金门马祖两岛充作前进基地,后勤供应亦较便捷。

有关反攻军第一梯次登陆之兵力编组,概定如次:
登陆厦门地区:拟定为一个加强轻装军,附山、野炮、轻战车与特种部队以及海军陆战师主力编成。

登陆福州地区:拟定为一个加强轻装军,附山、野炮、轻战车与特种兵部队,以及海军陆战师之一部编成。

渡海船只,出动海军运输舰艇,并拟征用商船,勉强可运一个军三个师。预定登陆军占领滩头阵地后,即自金门抽调一个师、马祖抽调一个加强团,以小艇与机帆渔船分别增援厦门、福州两地。

第一阶段反攻作战须使用陆军总兵力的三份之一组成两个集团军,以第一集团军麾下美械部队两个军五个师、国械部队两个军六个师占领厦门地区;以第二军团麾下美械一军三师、国械二军六师占领福州地区,进占南平。

第一梯次拟登陆厦门福州广州

金门防卫司令部下设的「龙腾作业室」拟订的「龙腾一号计划」规定由国军19、58师担任正面攻击,69师为预备队,另派一个团向厦门的澳头方面作牵制攻击,并掩护五通道方面侧背。一九六三年七月,蒋介石亲睹图上兵棋演习后,非常高兴。于是便有龙腾二号计划出台,拟在反攻军占领泉、漳、厦要域后,以主力挺进广州,另以一个加强师在晋江、九龙江之间掩护主力军侧背安全。

为了解决渡海载体,「大业计划」建造了登陆艇110艘,「中兴计划」制造了各型小艇164艘,总共274艘,还开凿坑道提供小艇囤驻。为了筹措造艇经费,财政部还开征了「国防捐」。

当时决定反攻军第一师师长是孔令晟,第二师师长为张振远。蒋介石亲自召了这两个登陆师所有的营级以上主官,分别勖勉鼓励。为了缩短航渡时间,乃将陆一师移防到澎湖,并赶建澎湖机场,让战机增加留空时间,提高作战效益。另外陆二师留置台湾,以便分散装载。那时所有三军器材大量囤储,陆军也负责采购登陆海滩时使用的钢席,大批后勤物资源源不绝向金门地区集中。

有人说,反攻大陆只能说不能做,纯系虚声恫吓。

彼辈不知道蒋介石反攻大陆的雄心壮志坚如盘石。

一九六一年七月十一日他在日月潭召见正副参谋总长彭孟缉、马纪壮作了以下重要指示:

蒋介石说:与其死在台湾,不如死在大陆战场

一、当前革命情势对我有利……三个月内,东南亚一定有事,欧洲半年内也将有事。大陆灾情严重,社会很乱,毛酋与赫鲁晓夫裂痕日大。孟子有云:「虽有智慧,不如乘势」。赫对毛、对我同视为敌人,国军反攻,如不打到黄河,俄不会助共;即使到黄河线时,亦将先清算毛再援助中共亲苏派。

二、我反攻初期,俄一定阻止共匪轰炸台湾,因美国决不会放弃协防条约的责任。且我拦截能力甚强,共匪炸台不易。我反攻初期,美方不能不协助,但共匪打台湾,美国不致袖手。目前我们必须独力奋斗。

三、越南目前情势危急,南韩亦然。假设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大陆人民要不要我们回去,是个大问题。如我们现在不奋斗打回去,则不再有希望光复大陆;我们只有拼死打回去才有前途,绝不可苟安。

四、国军目前战力最高,从明年起则将下降,士气目前不用,等到下降,则更不可能反攻。

五、我过去曾与美国有默契,只要大陆发生抗暴,国军即可反攻。一旦我特战部队空降大陆,若能占领一城镇取得民众拥护,即可发电报请求国军支持。如此,影响就很大,此时国军可乘机反攻。

蒋介石的坚毅意志还表现在以下言行:

一、一九五二年五月九日,蒋与美军太平洋总司令雷德福(后升国防部长)会谈时,雷氏主张由美国海空军协助国军攻占海南岛以牵制韩战战场上的共军,但蒋力主在闽浙登陆。

二、一九五三年一月四日,美国纽约论坛报记者希金丝问:「如果美国以断绝援助为要挟,阻止国军反攻,阁下将如何自处?」蒋回答:「不管有无武器供应,我都要反攻!」

三、一九六一年七月十一日蒋对彭孟缉、马纪壮说:「建设台湾为的是反攻大陆,否则我可以掼纱帽不干!」

四、中共试验原子弹成功后,一九六四年十月蒋在台北石牌对国军高级军官训话云:「我们只有战,才有生路;不战,只有死路一条。与其在共党原子弹轰炸下而死,不如战死;与其死在台湾,不如死在大陆;与其被美国人出卖而死,不如战死在战场。」

蒋介石说:我们反攻是行使国家主权

五、一九六四年十二月二十日,蒋在金门对军政干部训话说:「我明年就是八十岁的人了,我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带着你们打回大陆去!」

六、一九六三年五月二日对国光计划幕僚说:「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如果等到美国人同意再反攻,这是不可能的。虎啸、龙腾计划(按:指在福建厦门、将军澳、镇南登陆),无论如何都无法对美国顾问保密,与其躲躲闪闪,不如干脆明白告诉美国人,我们要反攻了。除了目标区保密外,其余不必避讳他们」。

七、蒋说:「我的指导概念是:先持续三、四日炮击,诱发炮战。我方可向世界宣布:中共向我挑衅。此举有利于我方反攻行动。继之,空军开始反制作战,数日后便登陆。中美协防条约并未规定不准国军反攻,我们反攻是行使国家主权」。

八、一九六四年十二月廿七日夜,蒋召彭孟缉云:「虎啸二号计划是从台澎发航,需十多小时方能到达目标区,在登陆前美国一定会发觉并倾力阻止。所以,我想用金门的两个师发起第一梯次实击,等到登陆了,美国要阻止也不怕了,由台湾出发的陆战师和由澎湖发航的一个步兵师,预定D日(登陆日)中午到达战场,这样,D日我们就有四个师到达战场。」

美国外交官泄密致使国军突击队全軍覆没

在此期间,蒋介石频频视察海军陆战队、海军舰队的模拟登陆演习以及国光、龙腾计划的兵棋推演。副总统兼行政院院长陈诚对高级军官训话时说:「美国国务院已准备五亿美元支持我们反攻大陆」,在某些军港,海军官兵停止休假,军舰随时准备升火启程,D-day指日可待。

然而,美国的态度是从暧昧不明逐渐走向坚决反对。在艾森豪威尔总统任内,其决策部门尚存利用国军牵制越战的打算,但民主党的肯尼迪就任美国总统后,形势就发生了变化,美方的战略重心逐渐偏向于拉拢中共掣肘苏俄,所以不愿因支持国军反攻而开罪中共。

一九六二年六月廿三日,美国驻波兰大使卡伯特在华沙会谈中向中共驻波大使王炳南泄露了美国不支持国府反攻大陆的底牌,致使中共壮起胆来全面备战,集结重兵围歼了几十支国军反攻突击队。一九六三年五月廿二日,肯尼迪在记者会中宣称:中华民国政府反攻大陆应先与美国协商。

与此同时,驻台的美国顾问与协防部军事顾问人员严密监视国军的战备动向,其视线从兵工厂的生产情况、外岛运补频度、观看军事演习直至硬闯三峡阳明营区查看「成功作业室」、用美军协防部直升机飞临三峡「国光作业室」上空盘旋侦察。然而,对蒋介石的雄心壮志打击最大的乃是八‧六海战与乌坵海战的失利。

美国主流舆论盛赞老蒋「至死不渝其志」

八‧六海战的起因是陆军总部派遣十几个特种作战队员到汕头外海的东山岛实施侦察与袭扰,目的是试探共军沿海防务的守备实力,兼试探美国的反应,倘若共军防务松懈,一九六五年就发兵反攻。

人员由海军派遣刚从美国接收回来的一千二百吨级巡逻舰剑门号与另一艘四百五十吨级的章江舰秘密运送至东山海域,俟特战队队员完成任务再接运返台。这是国军海军史无前例的派遣将级指挥官担任战术指挥——由胡嘉恒少将上舰指挥这支特遣舰队。

为了迷惑共方雷达观测,舰队故意绕到香港海域然后再往北航行,不料舰队出海以前发生泄密事件,共方雷达、通讯站早已侦悉,共方海军请示毛泽东后,部署了十六艘鱼雷快艇与袭击艇严阵以待。

共军首先以高速炮艇围攻章江舰,迅速击中章江舰的弹药库,大爆炸使其很快下沉。数浬外的剑门舰马上驰援,战况空前激烈,双方死伤累累。由于剑门舰舰舷较高,共军炮艇逼近时,剑门舰火炮形成死角,故舰面官兵几乎悉数遭机关枪射杀。随后共军鱼雷快艇接近剑门舰施放鱼雷重创该舰。指挥官胡少将身负重伤受震落海旋即殉职,舰长王韫山头部重伤落海被俘。

八月六日凌晨,海军总部战情室发觉与二舰通讯中断,立即通知空军派战机增援,然空军作战司令部与空军擎天作业室绝缘,竟对此次重大作战任务一无所知。等到海军总司令刘广凯陪同参谋总长黎玉玺(黎昌意之父)到阳明山进谒总统,天已大亮。

空军出动战机到汕头海域侦察时,但见海面上有很多漂流物,却无两舰踪影。八‧六海战失利原因,不外乎敌情不明、通信联络不佳、海空欠缺联系等等,从大陈岛之战以来,共军惯用小型舰艇凭借岛岸地形地物与夜幕作掩护,瞬间袭击国军大型舰艇,每次都是杀得国军措手不及,待国军海空增援时,共军舰艇便鱼贯般冲往海岸,可惜国军一直未吸取惨痛教训。是夜殉难官兵二百多,折损三员战将。

同年十一月十四日夜间,国军海军对乌坵运补,后遭乌坵对面海港潜伏之共军小艇袭击,护航舰永字号炮舰被击沉,另一艘被击伤。这两次海战中,八‧六之役共艇几乎全军覆没,乌坵之役沉四伤一,但均属小型艇,无庸置疑国军损失惨重。蒋介石极为震怒,海军总司令刘广凯上将引咎辞职,继任的冯启聪亦受蒋氏训斥。

一九六七年,蒋氏年逾八十,精力已不复当年。一九七一年,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美国尼克松政府订下联(中)共反苏之国策,国府被迫将战略方向从「主动反攻」改为「攻守兼备」再改为「防卫复兴基地」。

而政府预算已着力于十大建设,国防经费仅仅用于加强防卫设施,如兴建陆军大炮、战车掩体、空军基地之机堡、佳山基地之筹建、苏澳军港之辟建等等,攻势战备从此销声匿迹,国光作业亦日趋停顿。一九七二年七月二十日,国光作业室被正式裁撤,至此反攻大陆成为绝响。

以上绝密数据原载于国防部史政编译局的内部出版物,此书只限于军界高层传阅,笔者摘其要端以飨《前哨》月刊之读者。

这本480页的厚书,给后人留下的印象,正如卅一年前蒋介石逝世后美国副总统洛克菲勒奔丧时所述:「他的果断、大勇和爱国情操足以使他在人类历史中永垂不朽」,以及纽约时报评论所云「至死不渝其志」。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