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锡雨先生访谈

分享給朋友

許劍虹文

昨天访问吴锡雨老先生,其实也侧面应证了国民党为什么在乡村地区竞争不过共产党。

1928年北伐统一后,国民政府的政治与社会影响力,实质上只集中在南京、上海与杭州等沿海都市。孔家与宋家都是受过西方教育的资本家,他们或许有腐败与贪腐的问题,但是却绝对拥抱理性与现代化的思潮。所以在这批精英带领下,欧美的资金持续灌入国民政府的统治区,产生了黄金十年的奇迹。

后来利用追剿中共的名义,蒋中正慢慢的将中央政府的影响力渗透到西南各省,并在抗战爆发前获得了极大的成功。为什么说是成功?因为如果不成功,就不会有后来决定抗战成败的西南大后方。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国民政府从来没有对县级以下的地方单位,实施过真正有效的管理与统治。

这其实不能怪国府,而是因为蒋中正拥有的时间与资源实在是太少。他能够利用那短短10年的时间,巩固住了西南的大片河山已属不易。可是就如抗战爆发后侵略中国的日军一样,国军真正能控制的还是以县城为主的点与铁路为主的线,无法扩及到广大的乡村地区,也就是面。

国民政府绝对是支持理性与科学的,可是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实在没有办法对基层进行改革,只好继续放任延续了千年的封建制度存在。到了乡与村的级别以后,主要就是靠迷信与鬼神信仰来控制着教育程度本来就不高的农民。

于是就有了一贯道、红枪会、大刀会、花篮会这些宗教组织得以存在,并发挥作用的空间。而相对于走极左暴力阶级革命路线的共产党而言,这些扎根乡土的民间宗教组织代表的就是另一个极端的极右翼保守势力。有他们的存在,无形间就有了一座阻挡中共赤化草根阶层的高墙。

虽然认定这些草根力量也是国民革命的敌人,但相比起共产党而言,他们仍是”未来的敌人”。与任何政治家一样,蒋中正出于打击”现在的敌人”考量,绝对是愿意利用”未来的敌人”的。而这些草根会道组织,大多数也与洪门还有青帮有一些关系,可以透过戴笠与杜月笙的系统加以利用。

抗战爆发后,这群乡民确实也在青帮与军统局的组织下发挥了相当大的作用。忠义救国军之类的特战部队,有相当大的士兵比例来自于这些会道门组织。他们纵然是无知,但是也因为无知而不怕死,相信自己刀枪不入无所不能,靠着一股傻劲组成了阻挡日军进攻的血肉长城。

笔者绝对不会因为他们蠢,就说他们对国家民族毫无贡献。很多时候这些非正规武装在抗日与反共战场上展现出的精神战力,甚至是连中央军嫡系部队都远远无法相提并论的。可是想要战胜日本人,不可能只靠无知产生的勇气。

随着中央政府在地方上的控制力被彻底摧毁,国军无力再为乡绅地主提供保护以后,绝大多数的封建基层领袖们选择投靠了日军成立的魁儡政权,转而替侵略者服务。可见这些乡村地主与国民政府的盟友关系,其实是非常脆弱的。他们最在乎的,终究还是自己在地方上的特权,不是什么国家民族。

而他们交战的对象,从此刻开始转变成为向沦陷区渗透,开始组织抗日根据地的中国共产党。打着推倒迷信,消灭封建口号的共产党,以极度残忍的手段清洗与日军合作的仕绅地主。8路军组织的民兵,也到处破坏宗祠与寺庙,希望能号召更多农民参加共产主义革命。可是这些极端的手段,对于深信传统封建文化的乡民们产生的作用很有限。

封建地主们甚至可以用捍卫中华文化的名义,让乡民们支持日军与魁儡政权的部队进攻中共根据地。后来中共耍了阴招,改变了这个局势,那就是他们会故意针对少许的日军发动攻击,并加以杀害,然后再嫁祸给乡民。接踵而来的,就是日军对乡民的村落实施三光政策。乡民们受到家破人亡的刺激后,凭借着想杀日本鬼子复仇的动机,自然倒向了唯一在他们乡土上高喊抗日口号的中国共产党。

乡民们从极右的极端倒向极左的极端,从迷信鬼神变成迷信毛泽东思想,开始组织民兵配合共产党作战,推倒过去压迫他们的乡绅地主(共产党极少会把他们投入与日军的作战中)。表现优秀的民兵,可以被送到延安的抗日军政大学深造,但是学的不是什么科学理论或者现代化的政治观念,更与抗日没有什么关系,而是只有两个字,那就是”仇恨”。

一股打着建立无产阶级革命旗帜,誓言要建立红色乌托邦,如大浪一样将席卷全世界的,打倒所有封建压迫者的”仇恨”。等到日本一投降,这些”仇恨”马上就被毛泽东与刘少奇等人煽动来对付国民政府。到了这样的一个阶段,已经因为抗战八年而奄奄一息的蒋中正根本无力阻止这样的暴力革命。

乡民们其实还是跟过去一样的迷信,差别只是中共把他们心中的神由玉皇大帝与观音娘娘变成了毛主席而已。可是就凭借着这种蠢劲,还有国内外有利环境的相互配合,毛泽东成功了。靠着这些蠢蛋,中国人民解放军消灭了国军五大王牌部队当中的四个。

许多曾经在抗战中为国府立功的将士,不是被共军打死就是被共军俘虏(或者被迫跟随长官投共)。国府为了增加兵源,只能够从草根阶层中拉壮丁,或者鼓励知识青年从军。而在内战末期加入国军的壮丁,许多本身就是还未被共产主义污染的封建迷信信仰者。至于志愿参加青年军的则本身不是封建地主,就是亲日汉奸的后代。

换言之,其实许多真正支持推行三民主义,捍卫中华民国建国价值,而且想来台湾的国军官兵与知识份子没有办法来成,反而是许多封建迷信者与地主草根阶级,甚至于汉奸跟着政府来到了复兴基地。考量到共产党是一种宗教力量,曾经在苏联留学的蒋经国决定利用这样的宗教力量反制共产党。

所以在蒋经国的一手操纵下,台湾从50年代开始也进入了另外一个造神的境界。本来在大陆时期主张科学与理性的蒋中正,出于巩固复兴基地的考量,似乎也接纳了蒋经国的建议,跟着把他带去台湾的子民,还有在台湾出生的本省人,都训练成了一群用”感情”去看待政治的生物。

幸运的是,蒋家父子还算有些分寸,知道政治生活不能够干预台湾的经济发展,也不能影响老百姓日常的作息。所以在除了政治以外的其他领域内,他们还是让台湾人学习与接纳了理性与科学,才有后来的经济奇迹与民主发展。不过因为国民党过去仍依靠封建迷信与乡土情感维持政治上的统治,进入民主化时代以后的台湾蓝绿两党,仍只能够靠同样的手段来巩固支持者。

马英九是一个想要在政治上,都把台湾人带往理性与科学方向的人,可是最终他还是敌不过”比蒋经国还要蒋经国”的民进党人,最终国民党走向失败。至于中国大陆,则在经历了文革以后,开始把科学与理性引进了除政治层面外所有的领域,就跟50与60年代的台湾一样。

可是在遇到天安门事件以后,中共在政治层面上又打起”爱国主义”的旗号,把原本已经逐渐消散的迷信再度巩固了起来,甚至加倍提升,培养出一代又一代的小粉红。什么时候两岸的中国人能够在政治上破除迷信?这个问题,笔者还真的是不太敢回答!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