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祭迷途的羔羊

分享給朋友

 

在你活着的时候
我祭祀了你的思想
你的没有敌人
你的和平理性和忏悔
你的反传统
你的三百年
殖民为奴
你的诺贝尔和平奖

一百年前
也是你这样的一批思想人
他们奋发图强
他们心急如焚
面对积贫积弱
全盘否定
几千年的传承
他们砸了祖宗牌位
他们挖了祖宗的坟墓
他们拆了孔庙
把祖宗扔进了
太平洋
全盘西化一一
迎回来
他们认为最先进的主义
马列思想

你没有敌人
你想被殖民
叫得那么响
可是,他们不会这么想
也绝不放过你
你善意的表扬
因为,他们已经有了主子
不会允许你再换个主人

你的思想
和他们一百年前一模一样
这才是你最危险的地方
你想让民主殖民
可是他们已经迎回了马列
当你崇敬的文明
颁给你诺奖
他们惊恐万状
他们成功的路
岂容你再模仿?

一百年革命
两条平行线
穿过中华民族的灵魂
一条路
承继几千年的道统
结合现代普世文明
她叫三民主义
她叫国民革命
她叫四七宪法
她结出了一个新时代
中华民国
另一条路
砸烂了旧中国
颠覆了民国
他叫数典忘祖
他叫共产革命
他叫全盘西化
迎接马列
他复辟了一个旧时代
政教合一

一百年啊
多少暴风骤雨
鲜血淋漓
漂聚成赤色的血海
多少前赴后继
头颅滚滚
堆积成如山的白骨
赤子如你啊
怎就没有看清
几千年祖宗的智慧?

你是在一条歧路上
为民主殉道
这个民族
替你挽惜
你是在温水中溺亡
这个族群
不会象你一样迷茫
几千年的传承
一定继续
一百年的革命
一定完成
我们不做马列子孙
我们也不做殖民的奴隶
这是你所否定的文化自信
这是你所抛弃的族群自强

你逝去的今天
我为你送行
迷途的羔羊啊
一路好走
小心前面
还有敌人

一一董在豪谨以此诗为民主烈士刘晓波先生送行。
2017.7.13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