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訪談:趙文岐

分享給朋友

 

文/許劍虹

其實透過口述訪談,可以更清晰的瞭解到對日抗戰是如何加速中國從一盤散沙走向統一的。就已這幾年我接觸到的地方部隊老兵為例,除了馮玉祥的西北軍與閻錫山的晉綏軍,張學良的東北軍還有大多數南方的地方不對其實到抗戰中期就已經完成了國家化的轉型。

其中最特別的,就是我訪問的這位趙文岐老先生。他本身是來自北方的河南人,但是加入的卻是由南方滇軍部隊改編而成的陸軍第3軍第7師。1941年5月主動從軍的他,也是在一個非常有趣的時間加入第3軍的。因為不久前第3軍在日軍發動的中條山戰役中被殲滅殆盡,就連軍長唐淮源也在激戰中壯烈殉國。

所以當趙文岐加入第3軍第7師的時候,部隊裡除了軍長周體仁與師長李世龍外,幾乎沒有太多本來的雲南人了,反而是四川人、河南人與湖南人居多。1941年12月7日珍珠港事變爆發,認知日本即將戰敗的國民政府,將國家的防禦重點逐漸轉向蘇聯與中共,因此他們第3軍被納入第8戰區的編制,專門用於監控共產黨在西北的發展。

老先生表示,8路軍在蘭州沒有有組織的活動,但是在鄉下的一些村莊裡面,確實會有個別的共產黨人從事宣傳與赤化活動。為了壓制這些毫無組織的共產黨員,中央政府居然動員了一整個軍的部隊到西北,可見面對中共的壯大,重慶是沒有一天高枕無憂的。

不過畢竟當時表面上國共兩黨還是合作的,所以第3軍沒有以武力進攻過有共產黨活動的村莊,而是想辦法誘捕這些匪諜,然後把他們轉交給上級。至於上級單位怎麼處置這些匪諜,趙文岐表示自己不得而知,不過應該是不至於槍斃或者判處死刑的。
一般匪諜也不敢與第3軍硬碰硬,所以每次趙文岐的部隊一到,他們唯一的反應就是鳥獸散。他最記得的,就是每次詢問老百姓共產黨跑哪裡去了,得到的答案永遠是「已經跑掉了」。

在蘭州待了一年後,他們又被調到陝西,在胡宗南將軍指揮下參與封鎖延安的任務。趙文岐表示,國共兩軍以碉堡還有工事對峙,但是在日軍還沒有被驅逐出中國以來,沒有任何人敢冒險開內戰的第一槍。所以他們與共軍相處起來,關係雖然緊張但是卻又不失融洽。

直到1945年4月份,日軍發動豫西鄂北戰役,意圖攻佔第14航空軍在湖北省老河口的飛行基地。到了這個時候,他才隨第7師奔赴抗日戰場。這也是他參加抗戰五年來,唯一一次與日軍直接對幹的戰鬥。趙文岐表示,第3軍雖然已經完成國家化,但是卻不是最一流的嫡系部隊,因此沒有領取到美式裝備。老河口機場起飛的中美空軍混合團P-51戰鬥機偶爾會臨空炸射日軍,但是第3軍也無法與這些飛機取得任何聯繫。

即便如此,他們還是依靠地形上的優勢,以老舊的中正式步槍搭配捷克造輕機槍擊退了日本人的攻勢。由下往上仰攻的日軍,在他們猛烈的機槍與迫擊砲打擊下傷亡慘重。他們本身損失不大,但是一整個星期的戰鬥打下來,卻連一頓飯也吃不到,實在是非常的辛苦。

豫西鄂北會戰結束後,他們又回到陝西整訓,並在那裡迎接了抗戰勝利的到來。還沒有時間歡慶勝利,趙文岐就與第3軍一起被派到河北省石家莊受降。

雖然痛恨侵略中國的日軍,但是老先生的人生哲學是任何敵人只要訪下武器就可以成為朋友與兄弟。所以在石家莊的他與日本軍人很快打成一片,當時擔任中士班長的趙文岐還被一位日軍軍官稱呼為「太君,大大的好」。

不過在解除日軍武裝前,第3軍還接收了一批由日本人扶植的華北治安軍。他表示這些華北治安軍大多數穿的制服與國軍一樣,甚至帽徽上還有青天白日徽。源來到了戰爭末期,日本人希望減少與中國平民的誤會與摩擦,刻意安排這些身穿國軍制服的治安軍擔任中日兩方溝通的橋樑。但是因為中共8路軍也會打治安軍,所以有一部份的治安軍故意穿上日軍的軍裝,讓共產黨不敢輕易招惹他們。

這些河北省籍的治安軍,後來都被編入了第3軍以補充國軍的反共戰力。他表示當時平均每個連都有三到五個前治安軍的士兵,不過大家並不會歧視這些新來的弟兄,因為雙方都是中國人,而且都有打擊共產黨的共同信念。

老先生曾兩度在與中共的戰鬥中負傷,一次傷了左小腿,另外一次則是左臉頰遭到解放軍的子彈貫穿。兩次負傷的他,也兩次遭到共軍俘虜。兩次共軍也都善待他,依照他的意願把他釋放回國軍控制區。

趙文岐強調,他曾私底下與一名共軍衛兵討論內戰,強調大家都年紀輕輕,而且又同文同種,這樣彼此殘殺到底有什麼意義。共軍衛兵倒也很老實的告訴趙文岐,自己也並不想打內戰,但既然上級要他們打,他們也只能夠聽從命令打,情況就與國軍老兵一模一樣。

為此老先生表示,即便是做為內戰勝利方的共產黨,內部其實也有相當強烈的反戰聲音存在。第二次獲釋後,由於第3軍已經被打垮,他就被編入了傅作義的嫡系部隊101軍繼續擔任班長。可沒想到傅作義在1949年1月投降,讓他不得不隨101軍一起接受共軍改編。

對於傅作義打開城門歡迎共軍一事,老先生認為那不是投降,是國共兩黨的對等談判。他認為國軍已經陷入共軍優勢兵力的包圍,抵抗是毫無勝算的,而且還將破壞北京的重要文物資產,所以傅作義的決定對中華民族的發展還是有益的。只是傅作義想要投共,卻不代表趙文岐想要當解放軍。

因此當中共問他是想要回家還是想要參軍時,他二話不說表示自己要回家,但私底下卻盤算著如何到青島投奔國軍。他還記得有許多101軍的老同袍,做出加入解放軍的決定。對此趙文岐百思不得其解,大罵這些老同袍:「你們確定要當共軍?不怕被野馬機炸死啊?」

如此「反動」的言論,引起了共軍高層的注意,把趙文岐約去談話,並設法遊說他加入解放軍。可是中共幹部從趙文岐口中反覆得到的答案,都是他想要回家。

共幹一氣之下,要趙文岐把自己如何回家的計劃報告上去。可沒想到趙文岐提的路程,不是經過青島就是經過上海,兩個地方都還是國軍控制區。這樣的答案讓共黨幹部氣昏,直罵他長了「蔣介石的腦子」。

於是共幹把他身上識別用的符號拿走,讓他自生自滅去。因為根據共軍當時的規定,身穿國軍軍裝卻沒有識別符號的人,是可以立即被解放軍抓去充軍的。好在趙文岐遇到了一位過去在第7師政治部工作,後來也成為共軍幹部的老長官,便透過老關係拜託對方把自己的名字填上共軍的戰俘遣送名單上。

這招最後果然奏效,他成功搭上了開往天津的列車,並從塘沽港搭上了開往青島的漁船。到了青島以後,趙文岐加入了32軍,並跟著部隊一起經由海南島來到台灣。2015年為了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馬英九總統造訪雲林榮家。趙文岐被選中為代表,到門口迎接總統到來。看到馬英九,他立即舉起右手臂高呼「中華民國萬歲」口號,馬英九也立即以「中華民國萬歲」口號回應,場面非常感人。

 

圖像裡可能有1 人、坐下、帽子和室內
圖像裡可能有1 人
圖像裡可能有1 人、特寫
圖像裡可能有4 個人、微笑的人、大家站著和室內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