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偉:王丹沒有說錯!

分享給朋友

 

文 /(紐約)薛偉
在紀念六四期間,王丹在台北發出臨別贈言:台獨不願流血是打嘴砲。此言一出,遭到藍綠兩派人士齊轟,幾個電視台的政論節目都在罵王丹,甚至連他的其它方面,包括私生活都挖出來,新賬老賬一起算,筆者實在是為王丹叫屈。
綠營的人罵王丹,是因為說他“用流血來恐嚇台灣人民”,有礙台灣人民爭取獨立的決心和行動。其實,台灣人追求獨立又反對流血,不是怕死,而是因為台灣人民還沒有到不宣布獨立就活不下去的地步。台灣人民有自決的權利,但是如果真的有一天要公投制憲,宣布獨立的時候,是要有流血犧牲的決心的。清末革命志士譚嗣同拒絕逃亡,慷慨就義,他說:“各國革命無不從流血而成,今中國未聞有因變革而流血者,此國之所以不倡也!有之,請自嗣同始。”這是何等的大無畏奉獻精神!中共竊國以來,從“鎮壓反革命”,“反右鬥爭”,“文化大革命”等等直到“八九民運”,已經是血流成河,再說歷史上從美國的獨立戰爭到東帝汶的獨立運動,可謂“為有犧牲多壯志,敢叫日月換新天”,台灣若有人指望和平建國,在中共猶存的情況下,實在是緣木求魚的幻想。
藍營的人也罵王丹,更是匪夷所思,莫名其妙。你們不是主張“不獨,不統,不武”嗎?為什麼要維持現狀,就是為了台灣人民的福祉,要避免戰爭。美國人為甚麼千方百計阻止國民黨反攻大陸,承認一中原則,不是助紂為虐,也是為了避免美國人為了保衛台灣去流血。今天王丹說出了你們想說又不敢說的話,你們反而去罵他,真的是頭殼壞了。
聯繫到賴清德近日說“親中愛台”,道出了台灣人與大陸人對中共的不同態度。誠如賴清德所說,台灣人是因爲中共威脅而反抗中共,否則大可以親親愛愛,和平共存。而大陸人民則是因為唾棄專制獨裁,要求自由民主而反對中共,一個是在外部的反抗,一個是從根本上反對,難怪有的人對促進大陸民主化抱消極態度,只幻想與中共高層會談求和了。筆者再次強調,台灣人民有選擇自己生活方式的權利,但是今天的中共將刀壓在你的脖子上,剝奪了你選擇的自由,所以今天的當務之急是,只有合力首先實現大陸民主化,才能奪回選擇的權利,談其它都是多餘,只考慮到合理性而不去思索可行性,再偉大的理想也是難以成功的。
這幾天台灣還有政論節目提到王丹拿了陳水扁四十萬美金,卻沒有用來資助民運的事,甚至點出北京之春的經理也說沒有收到他一分錢,這是事實。當美國之音記者訪問提到此事時,筆者的確說過他資助民運與否我不知道,但是北京之春的社長沒有資助北京之春,我對此是深有微詞的。
(本文筆者是民運刊物北京之春的總經理)
原載 世界日報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