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樑:台灣正在拋棄自我

分享給朋友

 

文 / 黃國樑

我雖是基督徒,並且修習西洋文學,卻從不認為,一個中國的社會可能在全然拋棄中國的傳統文化的情況下,建造出來。亦即,一個民族不可能在精神徹底的殖民化下,得以復興。

台灣正在拋棄自我,特別是那麼以台灣自居的許多人,以為「去中國化」是台灣可以強盛的必由之徑,這是全然錯誤的,因為去中國化,就是去台灣化,就是將支撐原有的內在群己關係的思路與義理,全數打碎,但台灣卻不可能將舊有的東西挖空,然後在一個空白之上,建造出一個西方,於是,去掉的是中華文化的菁華,學得的卻是西方文明的糟粕。

台灣社會那麼醉心於反馬,將馬英九視為一個必欲除之而後快的人物,與他身上的儒家基因,是有一隱密的關聯的。台獨的教義是以一種假裝的西方先進者的姿態,將中國社會內裡的儒家倫理,視為一種落伍、父權與專制的統治意識,而不能讀懂儒家在整個民族心靈上的貢獻,它塑造的天人合一的思想,使得這個民族中人,都有一立命的根基,在這個根基上將生命奉獻於他的鄉土。

台獨的方法與近百年前的五四,頗有異曲同工之妙,試圖以某種激進的全盤西化的路徑,試圖割斷傳統的臍帶,以走出自我的一條道路。但究其實,台灣社會裡頭的許多由長老教會所培養的獨派,雖然比太平天國洪秀全的上帝會好了不知凡幾,卻仍然不是經典意義上的西方,而仍然是舊有的華人社區的鬥爭本質,只不過是藉了上帝,而自覺彷彿在精神上獲得了洗滌。

有人說,蔡英文是女版馬英九,這話恐怕只對了不到一半,因為除了留洋與自戀,蔡英文並沒有馬英九骨子中的士大夫的精神,絕沒有天下興亡、匹婦有責的救亡意識,但她又沒有前述那些以為精神上已經超越了傳統的激進主義者的道德來源。

充斥於如今的政治場域裡頭的,主要是一些從西方的資料庫裡,隨意擷取的碎片化的民主教條,充當最前衛的思想來源,但實際上,西方整個民主是從上帝之泉而來的,亦即是宗教改革之後演化而出的天賦人權觀念迤邐以迄於今天的,但華人的思維裡,從來沒有那位上帝。

整個台灣的政治變遷的過程中,不唯是統獨的鬥爭,而是西方代理人與中華傳統文化之間的辯詰,也就反儒主張與復興儒家的爭奪。獨派將自由主義的記號貼在身上,將統派與國民黨掛上守舊僵化的腐儒招牌。但獨派絕不是西方,而是被族群意識、區域意識纏裹的一群孱弱的偽自由者。

但問題是,馬英九似乎也是最後一個儒家知識份子,而他持守的那個儒家的思想系統,在國民黨內也已蕩然無存,失去了思想的憑依,國民黨如今搖搖欲墜,亦絲毫不足為奇。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