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都要帮单身狗树立正确婚恋观了,可现实让人宁愿“错”下去

分享給朋友

 

厲害了我们单身狗,现在找不着对象都惊动共青团中央了。

这事儿呢,是在国务院印发的《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6——2025年)》中提到的。其实绝大部分关于青年发展的内容都挺正常的,但是在这一片“国家关爱大龄未婚人士”的祥和气氛中出现的一句”帮助青年树立正确婚恋观“却让帮扶对象炸了锅——

什么样的婚恋观是正确的?结合语境判断,年轻人找着对象了才算正确婚恋观引导下的happy ending吗?

尽管其他的提议(比如打击骗子婚恋中介、破除落后婚俗等)挺有道理的,但这高高在上的一个定性,还是挺耐人寻味的。

既然正确的婚恋观这么重要,那这种好事儿别光便宜了年轻人啊,全社会都一起树立点儿正确的婚恋观呗?

下面这几个问题,咱们借此机会好好掰扯掰扯。

1、恋爱给谁谈的?

您说找对象这事儿吧,跟自己喜欢的小哥哥小姐姐开开心心地过小日子,想的人多了去了,可是怎么就成了别人操不完的心呢?

因为中国年轻人的婚恋之路迷就迷在一个紧箍咒一般的十字真言——

“干你这个年纪该干的事”。

于是就孵化了中国特色焦虑:上学的时候老师和父母都怕你恋爱怕得要死,异性不能交往过密,男女同学之间多说一句话都是浪费学习的时间,家长分分钟化身福尔摩斯侦查你和同桌的蛛丝马迹,就差真拿个大棍儿在小情侣后面棒打鸳鸯了——

西安一中学整治男女生非正常交往

甚至到了某些大学,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被棒打鸳鸯打习惯了的大学生都不能开开心心地谈个恋爱,不是被学校记过处分——

山东某高校曝光情侣亲密照片

就是连搂抱一下都会被自己人当做“不文明行为”揪出来——

可是等家长认为你绝对不可以谈恋爱的纯真年代一过,他们的口风立刻变了。亲爱的妈妈,我大学之前是三好学生连女生的手都没摸过,一上大学你干吗老嫌我还没女朋友、恨不得明天就要抱大胖孙子啊!

进入工作、年龄更大的时候就更别想清静,连公司都会想方设法帮你解决单身顽疾,不去还不行的那种——

再往上,还总有人以人民的名义出来试探口风——

心智不成熟的时候,没人出来正确引导,一味地用强力镇压、把恋爱妖魔化;等到了世俗眼中该结婚的年龄,单身狗又像待宰的猪——都到时候了,你怎么还没达标?

那我们也真是奇了怪了,谈不谈恋爱明明是个人的事儿,却总有个外部的权威和自己的意思拧着:小时候是学校的老师,长大了是逼婚的父母,现在还有替你操碎了心的政府。不管谈不谈恋爱总有人不满意地跳出来:你这时候怎么能谈/不谈呢?

那这恋爱到底是给谁谈的。

所以麻烦(自以为)对年轻人掌握了权力的人先树立正确的婚恋观:谈恋爱分泌的多巴胺又不作用在您身上,少操点儿心吧。

2、不砸钱有没有资格结婚?

现在比没对象更惨的是什么?是明明渴望婚姻却被自己的贫穷吓破了胆儿。

在北京月薪5千的小王,看了“莆田18岁准新娘收到男方288万聘金”的新闻,吓得再也不敢去搭讪隔壁的福建姑娘了。

可是看完媒体报道的全国彩礼地图,他觉得自己可能跟哪个省的姑娘都无缘了。

但是真正的天堑,是大城市闻者伤心见者流泪的房价啊——

偏偏在婚姻面前,没有了“买不起就不买”的理性消费态度,变成了“买不起就不结”的要挟。除了新房的钥匙,没有什么能打开丈母娘的心扉。钻戒已经不是求婚必需品,房子才是。

现在结婚,女方家庭向男方家庭提出各种物质要求已经是社会默认的常态,门当户对的观念从古代到现在似乎一点儿都没减弱,但可怕的是女方家庭还往往高估自己能“对”的程度。

在经济的重压下,很多年轻人的解题思路就像“删掉孩子”的段子里那么简单粗暴:

结婚要花掉自己辛辛苦苦打拼的所有积蓄,那就把结婚这件事儿删了吧。我穷,那我就自己过呗,也没什么不可以。

无论男女,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乐得自己养活自己。结果社会又不干了——2亿非婚人口,5800万独居户,这成何体统啊这。

可是嫌年轻人不愿意结婚的时候,难道要怪他们太穷了?可他们也不想自己“穷”成这样吧。

所以麻烦这个以结婚为主流的社会倡导正确的婚恋观吧:搬走妨碍婚姻的物质大山,倒是给穷人一个为消灭独居人口做贡献的机会啊喂。

3、婚恋里受了委屈谁来伸张正义?

还有那么多的事例让人觉得,婚恋观这玩意儿在现实面前不堪一击——倒是愿意结婚,可是受了委屈都没人管的时候,伤痛以外的东西全是虚的。

我们经常看到的现实,是制度和法律对保障婚姻中弱势一方的低效和无力。

家暴的乱象有目共睹,也有相关法律保障,可是因为举证困难、上达机制不完善,少有家暴者得到应有的制裁。甚至有的公安机关会带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心态去解决问题。

再比如一直争议很大的《婚姻法》24条,直到今年3月,这个巨大的漏洞才被新的解释补上。在此之前,夫妻哪怕离婚了,一方也要承担另一方莫名其妙的债务,而这债务很有可能是对方私自欠下的,自己毫不知情。

可是补充规定只是把虚假债务和非法债务排除在外了,既不虚假也不非法的债务,仍然可能是天降的枷锁。

别提普通人了,就连那些风风光光的公众人物也有被婚姻坑了的时候。今天王宝强的前妻马蓉又上了头条,她和宋喆在民政局被拍到同框。而根据媒体人萝贝贝的爆料,这起大离婚案中的财产转移是无所不用其极——

那么有钱、又有社会资源的明星尚且如此,何况我们只是个普通人。

婚姻这件事,我们看过太多开开心心走进去、哭哭啼啼跑出来的例子,也看到社会保障的软肋被利用、被践踏。无论男女,“渣”的成本太低,无辜之人自保的成本又太高。

于是有的人怕了,早早地学会了现实——唯一一种赌博不会输的方法,就是不去赌啊。

如果要鼓励谈对象结婚才能达到人生的大和谐,婚姻中的人至少应该得到制度和法律的保护吧?要是不能把不和谐对弱势一方的伤害降到最低,再怎么劝说“结婚才是正确的”,也是杯水车薪。

4、婚不婚、恋不恋的,有必要上升成绝对真理吗?

这两年,单身人士被围攻得越来越厉害了,这种围攻不仅仅来自老一辈的催促:

促销活动只对情侣搞,营销文案动不动嘲笑你没对象,以逼婚为创意的广告四面围剿……有的地方就连买房都要划分单身和非单身人群了。

赶尽杀绝的架势快赶上电影《龙虾》了:规定时间内找不着对象,就要变成一种动物。那中国单身青年的象征动物不用说了,肯定是狗啊。

可是既然把婚恋这事儿上升到“观”就该承认一个基本事实——怎么可能只有一种婚恋观是绝对正确的呢?

遗憾的是,现在对单身狗的围剿态势就是带着这么一种傲慢。这种傲慢,对人生选择的理解非常单一,单身、不婚成了一种被另眼相看的标签。剩女、光棍的帽子扣了好几年了还没腻,就是不肯承认单着就是一些人自己乐意的选择。

当然了,人的想法是有可能变的。比如非常geek非常古怪的谢耳朵,曾经觉得自己一个人过最开心,给好友的婚礼致辞都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

后来遇上了真爱Amy也想结婚了——

可是全程的转变和选择都是他自己的事儿,也没有三姑六婆在他耳边哔哔“哎哟你老大不小了也该结婚了,博士本来就不好找对象你也别太挑了,我朋友家的闺女下星期安排你俩见个面儿呗?”

甭管是自己就乐意一个人过,还是想找对象但是找不着只好逞强扛起单身主义,还是怎么着吧……单不单身结不结婚,最多是个理解不理解的问题,何来对错,又有什么必要被“教做人”?

结婚也好,不结也罢,随心而严肃地对待自己的选择,大概比“你必须得结婚”之正确,更正确那么一点儿吧。

 

原載  鳳凰號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