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向忠 李行:張向忠跳機與台灣的善良

分享給朋友

 

前言

張向忠跳機到台灣尋求政治庇護,台灣既沒有按照正常的司法程式進行審議,也沒有按照正常的政治解決方式送他到第三國,而是以讓人吃驚的速度遣送回大陸。
台灣的政治充滿著詭異,讓人想起美國之音,美國政府的對外宣傳機構也要聽命於彼岸;讓人想起陳桂秋女士在泰國機場,需要海軍陸戰隊保衛國民登機。
張向忠跳機過去一個多月了,李明哲先生還沒有回來;台灣參加WHO沒有收到邀請函;蔡英文就職將滿周年,年輕人支持度大崩盤!
中共以台治台具體的表現有哪些,這些代理人是真聰明,還是留有蛛絲馬跡。
中共19大之前的北戴河會議會不會出現黑馬?郭文貴與老領導會不會里應外合進行宮廷政變,宮廷政變失敗會不會發生軍事政變,發生的時間是今年還是2018。
中國的民主運動有誰發動,未來的領導人是誰?運動的名稱是什麼?會不會獲得民主社會的支持,會不會成為第二個8964,不流血的公民抗爭在中國會不會實現。
台灣年輕人的未來在那裡?有多少人真心渴望獨立,中共的武力是有效嚇阻還是騎虎難下,最終演變成第三次世界大戰。
香港的一國兩制還能堅持多久?人民幣多久代替港元,香港多久正式成為中共的一個直轄市,到時民主國家會不會取消對香港人的善意。
中華民國會不會統一大陸,台灣更改國號有多少人支持?大陸的新疆、西藏願意不願意接受中華民國,避免了因獨立而造成的糾紛,甚至戰爭。
帶著這些問題,我們從中國的現實狀況,通過張向忠跳機的前因後果,與大家一起分享海峽兩岸都關心的問題。

 

一  赤

飛機陡然的騰空,視覺中的大地因彎曲讓眼裡的台灣成為下陷的美景。
我即將離開,離開台灣,離開自由,離開心中的希望。回到恐懼,回到無恥的國度里去。我沒有選擇,我深愛這批的土地。這里是東方,東方的土地孕育了太陽神伏羲、太陽神少昊、太陽神蚩尤。不,他是神,赤,日不落的太陽。想起我的祖先心裡充滿了憂傷,我是失敗者,心頭飽滿著揮之不去的陰影。4700年前我的祖先,擁有在當時先進的科技,用石頭煉出了銅,擁有了工業生產。可這一切,在大自然面前,人是多麼的渺小。太陽神赤死了,戰爭奪去了他的生命,屍體分成八塊,任人觀賞。孩子,他的孩子被迫認賊作父,才保留下了血脈。太陽神赤,在我心裡,他依然是中華民族的精神。
雖然歷史上稱他為蟲子蚩尤,而我心裡永遠是不滅的太陽。
“請乘客耐心等待,我們即將供應午餐。”
“這趟飛機還真不錯,一個半小時的行程還有供應餐吃。”
導游陪在我身邊,我無心回應,簡短的符合“嗯,”
四個個小時前,台灣移民署安排我隨團遣返。我尊重台灣政府的決定,在我的心裡台灣是美好的,民主國家的法律具有人性化,我相信台灣不會在我向他們求救後踩我一腳。
不會,當時我在想。
“我的護照還在王睿那裡,讓我帶走。”
“不用,在香港有人會接你,安排你的行程,”移民署邱座說。我17號晚上被抓到現在30多小時里,他給我送來了書,送過台灣糕點,還有阿裡山茶。
“沒護照,我的身份怎麼辦?”
“這個還用你管嗎?”
難道送我第三國,給我自由台灣的護照?我回想起馬英九政府時期的討論,大陸是中華民國的版圖,法理上應該頒發台灣護照,但是沒聽說有誰取得過。難道我會成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我心裡忐忑起來,我知道,如果拿不回我的護照,台灣把我安排到我不知道的地方,會不會成為人質,相比較和回到大陸被判刑哪個更好。
“讓您久等了,請慢用。”空乘小姐軟軟的聲音,讓我感覺到了日本。是的,世界上唯一對中國文化敬拜的是日本。日本,台灣,也許日本更像台灣。我的腦子一片混沌,無法想更過。我面前有三條路,一條是台灣給我新護照,可以自由去100多個國家;另一條是被台灣國安安置到陌生的地區,可能自由也可能不自由,世事難料。最後一條路就是回到大陸再次入獄,我出獄還不到一年。新公民運動參與者張寶成和李威都有被再次刑拘的經歷,還有王永紅,37天就放了。而我呢?這次刑期不會低於上次的三年。
我深深吸氣,吸氣,太陽神赤的後裔蔣公,雖然戰敗,還留下寶島,不讓惡靈侵蝕中華民族。有台灣在,中華民族就有希望。
吸氣,吸氣,吸氣……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