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傑嘉:圖伯特人看郭文貴「爆料」

分享給朋友

 

文/桑杰嘉

最近,郭文貴「爆料」在各媒體炒得火熱, 「核爆級爆料」等等網上也瘋傳。就如很多圖伯特(西藏)人也注意到郭文貴在推特上推出了達賴喇嘛尊者和隨行官員的合照,並稱尊者為「朋友」。也公開在推特上說:「尊者:和才嘉先生是我的好朋友,我幾乎已經完成了聖者回歸聖地西藏的任務⋯⋯」 而且,在所謂的爆料中多次提到達賴喇嘛尊者。

作為旁觀者郭文貴「核爆級爆料」是意料之中,如中國的貪污腐敗、官商勾結(他雖然說沒有官商勾結)、高層內部廝殺、中共和黑社會勢力以及中共的黑社會行為等等⋯⋯其實,中共專制制度下沒有這些才是「核爆級爆料」。

因此,筆者還是比較關注郭文貴在媒體上有關圖伯特的言詞,不過細看至今的所謂的「爆料」中涉及圖伯特的主要是多次重複他和達賴喇嘛的關係。但是越來越清晰的是:首先,郭文貴是中共安全部派出來接觸中共所謂的「敏感人士」包括達賴喇嘛。其次,郭文貴有關涉及圖伯特問題的言論與事實不符,邏輯混亂。再次,郭文貴自己言辭證明他並非 「使者」,因此,他在推特上公開宣稱的:「我幾乎已經完成了聖者回歸聖地西藏的任務。」之說也是彌天大謊。

郭文貴自己說是「國家最高領導人和國安部委託」見達賴喇嘛尊者,郭文貴與中國國家安全部的關係是合作關係,與「國家最高領導人」有沒有關係無法查證。在中共現有體制裡國家安全部不負責圖伯特事務,中共為了矮化圖伯特的主權獨立事實,特意安排統戰部處理圖伯特事務,而安全部在圖伯特主要是搞情報和打壓。郭文貴說他要接觸的「敏感人士」還包括海外中國民運人士。國安部要他接觸這些「敏感人士」做什麼?郭文貴沒有說明,不過也沒關係大家肚知心明。

其次,郭文貴在所謂的「爆料」中涉及圖伯特的言論不符合事實,且邏輯混亂。如,「那麼包括他(達賴喇嘛)本人聽到的看到的絕大多數資訊還是來自國內的普通老百姓,或者來自西藏對他朝拜的人,這些資訊不一定很準確的。」、「我發現所有官員給我傳達的資訊,那不僅僅是錯誤的,那是極端錯誤的。而這些資訊就影響了中央領導和中國政府一系列的決策。」、「見到尊者本人以後,更加讓我驚訝的事情是,他所瞭解的國內資訊絕大多數都是假的,是錯誤的。」等等。

如果把上述這些話放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還可以說的過去,但是,在21世紀的今天就有點無聊了。2000年後圖伯特和中國政府方面正式接觸會談了不下十次,再說中共政府派遣去見達賴喇嘛的何止郭文貴一個人。因此,不管圖伯特方面,還是中共都不可能不存在資訊誤導而無法解決圖伯特問題的情況。而且,很可笑的是郭文貴對「普通老百姓」和藏人「朝拜」者的極度不信任,說「這些資訊不一定很準確的」。就因為他們是普通老百姓?他們是藏人朝聖者?這些人的資訊與他去圖伯特住十幾天的資訊哪個更真確,不言而喻。更荒唐至極的是:「更加讓我驚訝的事情是,他(達賴喇嘛)所瞭解的國內資訊絕大多數都是假的,是錯誤的。」真是玷污二十一世紀人類資訊文明,明眼人看了只想笑。還說「所以這中國政府和尊者兩方面極端的錯誤和極端的假資訊,讓我很驚訝。」多麼小看自己的老闆「中國國安部」,中國政府在世界各地收集情報出了名,美國這樣的發達國家都頭痛不已,還怕圖伯特流亡社會的資訊不夠嗎?其實,郭文貴用想說:「而這些資訊就影響了中央領導和中國政府一系列的決策。」然後,「我已經傳達了關於尊者各方面最準確的資訊」。最後,再證明自己是多麼瞭解情況的重要「使者」。

再看郭文貴有關達賴喇嘛尊者能返回圖伯特高談闊論:「我認為最重要的歷史契機有三個大方面」。郭文貴的理由一是,習近平的宗教觀既對宗教的理解不一樣,他還看到習近平的「內心」想解決這個問題,還有習家庭的影響(傳習近平家人是佛教徒)。二是,中國精神建設的需要。三是,改善中國在國際上形象的需要。

我在達蘭薩拉不知多少次聽過這些言詞,習近平執政以後很多海外的中國人,特別是自稱中國問題專家、自由學者的中國人在見圖伯特流亡政府官員和拜見達賴喇嘛尊者時侃侃而談這些沒有邊際的話。

看看理由一,首先習近平對宗教有沒有不同的理解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對宗教採取什麼樣的政策。習近平執政後對宗教的打壓是有目共睹的,特別對圖伯特佛教的打壓全世界都知道,這就是習對宗教理解不一樣之處嗎?因此,「內心」想的是什麼,家庭的影響如何都已經清楚了。中共如此打壓宗教的情況下讓達賴喇嘛回去圖伯特或者訪問中國是不可能的事。有關為了中國的精神建設讓達賴喇嘛回去的說法更是荒唐。因為,建設中國人民的精神文明首先要廢除中共黨文化、集權統治、建設法治等,說到底就是要廢除中國共產黨開始,習近平能嗎?還有中國為了改善在國際上的形象問題,中共執政就是靠黑厚學維持至今,本來就是流氓政權,會在乎國際形象嗎?真在乎國際形象不會抓捕自己的律師、摧毀佛學院、強拆教堂、禁止網路自由⋯⋯

因此,可以明確的說郭文貴根本不知道圖伯特問題的本質。只是順著圖伯特流亡社會的一些政客的宣傳口號,以及一些海外中國人大談特說達賴喇嘛尊者先返回圖伯特之說的「便車」。這些中國學者幾年前到處這麼說的,當時立即遭到很多圖伯特問題專家和支持者的批評,也包括筆者在內,因為在大吹一個不可能的問題,說的不好聽點就是在忽悠。在這點上不知道郭文貴是接觸了「敏感人士」後統一口徑,還是一個美妙的「巧合」不得而知。

郭文貴在推特上有這樣一條推文:「尊者:和才嘉先生是我的好朋友。我幾乎已經完成了聖者回歸聖地西藏的任務。由於⋯⋯」等。郭文貴真的做了達賴喇嘛返回圖伯特事務嗎?筆者只能否定,理由很多,其一國家安全部不負責圖伯特事務,在中國體制內由統戰部、外交部等下設有相關科室。其二,郭文貴說,他見達賴喇嘛尊者後,尊者寫了一封「歷史性」的重要信,是給「習主席和孟建柱書記」的,但是郭文貴說這封信的原件還在他手上。最基本的邏輯是,作為「國安部和國家最高領導人委託」人如此「重要」信原件不交給最高領導人和國安部是實在說不過去。我不知道哪個國家的「使者」不需要上呈對方的信函原件。如果達賴喇嘛尊者的信件原件真的至今還在郭文貴手上,那麼說明,所謂的最高領導和國家安全部委託郭文貴的目的並非談達賴喇嘛回圖伯特的事務。因為,他們不需要看達賴喇嘛信函,更不需要歸案保存。在這種情況下郭文貴「幾乎已經完成了聖者回歸聖地西藏的任務」是天方夜譚。因此,郭文貴拜見達賴喇嘛問題上筆者同意中國政論作家、時局分析人士陳破空先生的觀點:國家安全部或者中國某個部門派遣他「刺探情報」、「傳個話」。從國安部等不要信函原件更加說明他們只關心想要得到的「情報」。

還有一件事非常有意思,郭文貴大談他獲得國家安全部的「一等功」,不過網上已經有人揭露這個「一等功」是由於他干預達賴喇嘛訪問英國而獲得。而且,有關「一等功」的這部分在圖伯特流亡政府官員在網上大力推薦,多個網站轉載,並上載流亡政府官網上的《秦偉平專訪郭文貴關於尊者達賴喇嘛話題文字實錄》中被刪除。所以,看來這個了不起的「偉大功績」真見不得光。

總結以上這些情況,很多事情的原貌就浮現出來了。首先,他是中國國安部派去見達賴喇嘛刺探情報。其次,郭文貴不是達賴喇嘛尊者的朋友而是按中共的意圖阻止訪問西方國家的干預者,是中共的同夥。再次,當然他所謂「我幾乎已經完成了聖者回歸聖地西藏的任務」自然是騙人的。最後,郭文貴每次所謂的爆料時提達賴喇嘛的目的只是抬高自己,以達賴喇嘛尊者極高的國際形象給自己貼金。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