遒真言實:中共为什么反萨德保朝核?(九) ——美国东亚政策的演变

分享給朋友

 

文/遒真言實

 

【内容提要】:本系列文章谈五个相关联的问题:第一,朝鲜半岛危机——朝鲜发展导弹核武与韩国部署萨德——的来龙去脉;第二,危机的根子在中共党国,始作俑者是毛泽东;第三,中共咎由自取外交大败:中韩交恶,美日韩结成军事同盟;第四,特朗普彻底改变美国东亚政策和东亚的前景;第五,为什么说,中共丧尽了道义——而且愚蠢?

 

【正文】

 

本文谈美国东亚政策的演变(特朗普之前)——主要谈美国对中共政策变化的得失。

 

美国的东亚政策包括两个方面:对盟国与对共产党。共产党是个国际组织。美国与中共的关系,实质是与共产党的关系。但1972年毛泽东投靠美国以后,具有一定的独特性。

 

**

 

20世纪,地球上剑拔弩张的冷战因两大尖锐对抗的社会制度而生成,1990年代初期胜负已见分晓。但共产极权制度残体犹存,故冷战——两大制度的抗争——尚未尘埃落定。最后阶段的冷战,主要在东亚,表现在中共党国、共产朝鲜与美国、韩国、日本、台湾之间的较量。韩国、日本、台湾都已经是成熟的宪政民主政治体,广大人民都已经亲身体验到了自由民主带来的幸福生活,决不愿意重吃二遍苦重受两茬罪;而中共党国和朝鲜越来越多的人民正在觉醒,正以多种多样的形式奋起斗争。民心所向,大势所趋,反动势力气数尽矣,最后灭亡指日可待,谁也挽救不了。

 

东亚形势的主导者是强大的民主与世界和平卫士——美国。

 

**

 

数十万年人类史,最伟大的进步是17世纪以“人权”为核心的普世价值观问世和18世纪民主宪政制度诞生。从此,“自由民主”逐渐形成了浩浩荡荡摧枯拉朽的历史大潮——此乃人类史上最人道最正义的壮举。而1848年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挑起的共产社会主义运动则是一股与之对抗的最暴虐最邪恶的反动逆流。由是,展开了两大意识形态的斗争。20世纪初——俄罗斯共产社会主义极权制度诞生后对抗加剧。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两大政治集团出现后,这种针锋相对的较量进入剑拔弩张阶段,世界政治史特称为“冷战”。

 

一、不能不指出:美国罗斯福政府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犯了一个重大错误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的浩劫。伟大美国挺身而出,担当反法西斯国际同盟领袖,挽救了全人类。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贡献卓著,功不可没。

 

但是,事后站在全人类根本利益上进行反思,富兰克林·罗斯福犯了一个严重错误:对邪恶苏联的援助太早太多。

 

有些人可能会驳斥:当时苏联在在遭受德国的疯狂侵略,这样说话是不是不人道太残忍?——非也!

 

现在世人看得非常清楚:与纳粹(国家社会主义)相比,共产社会主义才是全人类最凶恶最大的公敌——其残杀的生命远远超过纳粹。如果欧洲二战前期,美国对德苏战争采取袖手政策,坐山观虎斗,待两败俱伤以后再出手,就不可能养虎为患,给自己培植一个强大的对手,更不可能出现一个强大的共产社会主义集团——当然,也不可能造成一亿多人死于非命。

 

二、冷战时期跌宕起伏的东亚形势和美国的东亚政策

 

(一)长期敌对,剑拔弩张

 

冷战——两大意识形态集团的军事对峙,始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不久——1946年2月9日。当天,斯大林在莫斯科选民大会发表公开演讲宣称:共产主义同资本主义是互不相容的,另一场战争不可避免。他预测这将在20世纪50年代爆发。为此他下令“消费品的生产须让位于改进军队装备”。接着,斯大林对莫洛托夫说:“第一次世界大战把一个国家从资本主义的奴役之下解放了出来,第二次世界大战建立了社会主义体系,而第三次世界大战会永远地消灭帝国主义。”“我们要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并结束它。”——从而拉开了冷战的序幕。

 

冷战时期,东亚是除了欧洲之外两大意识形态集团对抗的第二大重点地区。对抗的双方分别是:以苏联为首的苏中朝三国和以美国为首的美日韩与台湾中华民国。

 

总起来说,杜鲁门、艾森豪威尔、肯尼迪、尼克松、里根等几届美国政府都为打击共产社会主义力量、发展民主阵营实力做出了重大贡献,可歌可颂。尤其是里根总统,促成了苏东土崩瓦解,居功至伟。

 

这一时期,美国政府建立和巩固了对东亚盟友的军事保障机制。

 

美日——1951年9月8日日本与美国在旧金山美国陆军第六军司令部签订《日美安全保障条约》 。此条约规定日本从属美国,而且美国可以在日本几乎无限制地设立、扩大和使用军事基地。1960年1月19日,日美在华盛顿签订《日美共同合作和安全条约》(通称《新日美安全条约》),该条约与《日美安全保障条约》相比,是两国对等的、双方承担义务的条约,加强了日美军事同盟关系。2012年11月29日美国参议院全体会议决定,在2013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中增加一个附加条款,明确规定美国对日防卫义务的《日美安保条约》的第五条适用于钓鱼岛。

 

美韩——1950年1月26日美韩签订了《美韩共同防御援助协定》。1950年6月25日朝鲜发动侵韩战争当天子夜23:55(美国华盛顿时间)美国总统杜鲁门发表声明:.命令麦克阿瑟以所有能动用的全部武器弹药供应韩国部队。7月7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84号决议,派遣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支援韩国抵御朝鲜的进攻。1953年8月8日美国同韩国在汉城草签《美韩共同防御条约》,10月1日在华盛顿正式签订。1954年11月和1955年5月美韩双方又先后签署《美韩关于军事和经济援助的协议记录》和《美韩关于建立兵工厂及重行生产军火最低限度设备的换文》。美国将大批武器运进韩国,在仁川等地建立军事基地;在汉城设立”韩美联合司令部“。

 

美台——1954年签订《美台共同防御条约》

 

(本文不谈台湾和钓鱼岛问题)

 

(二)1972年美中和解

 

由于毛泽东争当国际共运领袖,不断向赫鲁晓夫发起挑衅,1960年代中苏关系决裂。1969年3月珍宝岛之战以后,苏中处于严重危机状态。苏联国防部长格列奇等军方强硬派主张准备动用核弹头,对中国实施“外科手术式核打击”。8月20日,当时的苏联驻美大使多勃雷宁奉命在华盛顿紧急约见了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向美方通报苏联准备对中国实施核打击的意图。美国总统尼克松反对动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遂决定采取某种措施通知中国。

 

8月28日,《华盛顿明星报》在醒目位置刊登一则消息,标题是《苏联欲对中国做外科手术式核打击》。文中说:“据可靠消息,苏联欲动用中程弹道导弹,携带几百万吨当量的核弹头,对中国的重要军事基地——酒泉、西昌发射基地,罗布泊核试验基地,以及北京、长春、鞍山等重要工业城市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核打击。”

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愤怒地喊道:“美国出卖了我们。”

 

这时,胆战心惊的毛泽东多次强调“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曾经目空一切、同时向帝修反宣战的狂徒终于像乌龟一样缩回了脑袋),全国很快进入“要准备打仗”的临战态势,许多企业转向军工生产,国民经济处于临战状态,大批工厂转向交通闭塞的山区,实行“山、散、洞”配置,北京等大城市开挖地下工事。9月30日,为预防苏军乘中国国庆节像武装入侵捷克斯洛伐克那样发动突袭,林彪指示全军进入一等战备。在京的中央党政军主要领导人在10月20日前全部疏散完毕。毛泽东去武汉,林彪去苏州,周恩来率留守北京的负责人以及总参谋部转移到西山可以防御原子弹的战备指挥中心办公。10月17日,刚刚撤到苏州的林彪又发出著名的“一号命令”:全军进入紧急战备状态。随即,不仅全军进入前沿工事或紧急疏散,许多大中城市也进行了防空演习和大规模疏散行动。仅军队疏散就达94万余人,4000多架飞机和600余艘舰艇。

危机四伏、走投无路、茕茕孑立的毛共,万般无奈,不得不向昔日最主要的敌人——山姆大叔抛出媚眼。尼克松及时回应,于是,1972年2月21日出现了震惊全球的美国总统首次访华。

 

其实,1969年8月尼克松之所以反对苏联对中国实施核打击,其主要意图就是要趁机离间苏中关系以削弱社会主义阵营。——这是美国对共产党集团外交的战略性转变。

 

毛泽东背叛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投降美国,推动了共产集团的瓦解,也使美国改变了东亚和对华政策。

 

离间苏中促使红色恶魔势力衰退,对于全人类来说,自然是积极的变化。

 

(三)美中建交抛弃台湾——吉米·卡特总统犯了一个严重错误

 

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中共党国开始改革开放。理所当然,首先必须进一步改善中美关系。因此,1978年12月16日,中美两国发表《中美建交公报》,1979年1月1日《中美建交公报》正式生效,中美正式建交。

 

与中共党国建交,无疑是正确的,但吉米·卡特(第39任总统)犯了一个严重错误:迁就邓小平,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是中国唯一合法政府,宣布与台湾断交、废约,并自台湾撤军。

 

主动权在美国手中,为什么要抛弃传统盟友——台湾中华民国?

 

三、老布什、克林顿犯了更严重的错误

 

美国政府更严重的错误发生在1989年天安门六四惨案以后。

 

当时,中共血腥镇压民主运动的暴行激起了全人类的强烈义愤,中共党国受到了全球一致的经济制裁,再一次陷入极端孤立状态。可是,大屠杀之后不到三个星期,正当中国领导集团内外交困忧心忡忡之时,美国第51届总统乔治·赫伯特·沃克·布什(老布什),派他的特别助理国家安全顾问布伦特·斯考克罗夫特秘密到达中国,会见邓小平等中共党国领导。7月28日,在特使回到华盛顿三周之后,布什总统给邓小平写了第二封措辞谨慎的信。布什写道:“这是一封私人信件,并且是为了与你们保持关系。如果我跨过了建设性意见和‘干涉内政’之间的界限,请不要生我的气……”。

 

于是,1989年12月12日至14日,在美国协助下,关贸总协定中国工作组第8次会议在日内瓦举行,重新审议中国申请加入关贸总协定事宜。 1992年10月10日,中美达成《市场准入备忘录》,美国承诺“坚定地支持中国取得关贸总协定缔约方地位”。

 

老布什政府的作为,发给中共党国一个强有力的信号:不管你怎么践踏人权屠杀人民,美国政府都支持你。

 

美中秘密交往的内幕公之于众后,举世哗然,舆论界纷纷抨击美国政府这种背信弃义的行径。

 

民主党,尤其是当时还在竞选中的比尔·克林顿州长,严厉地批评布什对中国“卑躬屈膝”,一些共和党人士也认为,在天安门事件之后,北京尚未表示忏悔的前提下,布什这一举措太失算。

 

1993年,美国发生了一场有关中国最惠国待遇的辩论。辩论的一方是国会众议员南希·佩罗西和参议员乔治·米切尔,他们主张美中贸易关系应当和中国的人权状况挂钩。其观点体现在了1993年佩罗西和米切尔法案中。

 

同年,克林顿曾宣称“从巴格达到北京的独裁者将一个也不放过”。但是,就任总统一年之后——1994年,克林顿180度大转弯,改变了他的立场。

 

1997年10月26日至11月2日,中共党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应邀访美,在与克林顿总统发表的联合声明中,重申加快中国加入“世贸组织”(WTO)谈判,争取尽早结束。

 

2000年4月,美国总统克林顿、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和美国的经济领袖们,在白宫开会庆祝美国经济的十年扩张,他们的共识是:靠着贸易、高科技和中央银行调控这三大法宝,美国将延续其繁荣时代。由是大力推动对华贸易。

 

2000年10月10日,克林顿总统签署了国会通过的给予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关系法案(PNTR)。

 

2001年12月11日,在美国襄助下,历经13年谈判,中国成为WTO的第143个正式成员。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以后,中国经济迅猛腾飞,1976年(毛死之年)全球第一贫穷国家,到2010年一跃而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

 

从老布什开始,抛弃了以前基于人权民主理念的外交方针,改行以经济贸易为主的外交路线。这是严重的错误。

 

四、奥巴马已经发现养虎成患,但优柔寡断——美国重蹈覆辙!

 

2016年7月8日华尔街日报发表长篇报道《美国过去16年的对华贸易得不偿失》指出

 

16年的结果显示,当年以贸易、高科技和中央银行调控确保美国繁荣的策略被证明并不正确。其中尤以当年对与中国贸易的估计错得失之千里:原本以为可以为美国产品打开巨大的中国市场,结果却是中国成了美国最大的对美出口国,使美国失去了240万个工作岗位。16年动荡不安颠覆了基本估计……

 

特别是习近平接任中共总书记以后,中共党国内政外交都展现了改革开放以来前所未有的强硬姿态:对内打压异议人士与维权人士,严格禁锢舆论,强烈排斥普世价值与民主制,政治上向毛泽东时代回归;对外则彻底改变邓小平制定的“韬光养晦”方针,将原来奉行的与国际接轨变成了要主导重新制订国际规则,处处与美国分庭抗礼耀武扬威。在南海更是气势汹汹剑拔弩张,甚至2016年在杭州20国峰会上还导演了一出羞辱奥巴马的机场闹剧。

 

已经看到崛起的中共党国处处与自由民主世界抗衡但软弱无能(相对而言)的美国奥巴马政府实行放纵姑息政策,最后,再一次成功地为自由民主世界培植了一个强大的对手。

 

美国和自由民主世界乃至全人类最主要的敌人是谁?不是朝鲜,不是伊斯兰国,不是俄罗斯,而是中共党国。

 

原载《议报》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