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晨:杂谈流行歌曲

分享給朋友

 

文/林牧晨

 

对于许多欣赏“古典音乐”的人来说,“流行歌曲”基本上属于大众化或低俗化的“民间艺术”范围,与“高雅艺术”有一道无明显界线的鸿沟,具体可指民国时期的一些“时代曲”和港台、日本歌曲。至于50年代后中国大陆出产的“流行歌曲”,基本上归于“红歌”,虽然也有极少数佳作,但总体上属于“御用工具”,非“民间艺术”,或者非艺术。

所谓“古典音乐”、“高雅艺术”,基本上是指作品具有较深厚的思想情绪内涵与相当完美的表现手法。虽然“民间艺术”中的古曲、戏曲、民歌和“时代曲”多半内涵比较肤浅,适于让多方面的大众接受,但其中也会有一些好作品能显示出超越的价值。例如民国时期的一些“时代曲”:【寻梦园】、【自从别后】、【雪地行人】、【红豆词】、【本事】、【踏雪寻梅】、【当我们小的时候】、【我家在那里】、【蕾蒙娜】等,其美妙意境与“高雅艺术”的许多抒情歌曲难分高下。还有【梅花】(姚敏曲)、【蒙古牧歌】、【长城谣】、【渔光曲】等,是大众歌曲,但绝非低俗歌曲。

“古典音乐”中的声乐概念,基本上是指美声唱法。中国最早的声乐艺术家基本上就是美声唱法的专家,例如苏石林、林俊卿、斯义贵、朱崇懋、蔡绍序、葛朝祉、喻宜萱、张权、刘淑芳、董爱琳等。他们的演唱曲目里也有不少民间歌曲和流行歌曲,而且通过他们的演绎,使“民族唱法”也面貌一新。他们的成功一半得归功于有优秀的歌曲供选择。歌曲是否优秀,一看其穿透力,二看其感召力,好比观赏美术作品,捕捉第一感觉靠“容颜”——色彩、构图;第二是“骨血”—–作品的意境、内涵。歌词是骨血,曲谱是容颜。当然,还得靠演唱的水平。

歌唱艺术至少分五个层次:一是初学者,会唱。“五音不全”和不识谱的就不行。二是唱得准,音准、节奏准、吐字准,这样算入门了。三是唱得好听,音色好,这样就可以算准演员了。四是唱出味道,有特色。这可以叫歌手,优秀的称歌星。五是唱出意境、唱出情感、唱出歌曲的内涵、并表达出演唱者独特的风格与素养;这才叫歌唱家。

评价艺术优劣不可受到“市场”的影响,必须忠实于听觉和内心的感触。例如,【夜来香】是大明星李香兰的成名作,但听她的音碟,却比不上电影【李香兰】中的唱段。

有些歌者嗓音极好,但未能成功,主要原因一是没有选对适合自己演唱的歌,二是即使选了好歌,也未能理解和表达歌曲的内涵,许多大陆与港台歌手的局限都在此。特别是以大陆约五十年来的歌坛为例,好多有潜力的歌手就死在“红歌”上。

而有些先天嗓音条件并不出色的歌者,却能以非凡的表达能力登上巅峰。例如蔡琴,听她的歌唱,例如【梦里相思】、【蓝色的梦】、【神秘女郎】、【月满西楼】、【情人的眼泪】、【月光小夜曲】、【最后一夜】、【情人山】等,几乎每一个音、每一个字都经过仔细的推敲斟酌,令人叹服。

有些歌虽好却“默默无闻”,这也许是因为不符合大众口味,也许是遭到封杀。例如【海外赤子】中最好的两首歌:【为什么】和【中秋月】,近乎完美之作,却少有人知。而出名的【我爱你中国】虽然也很好,首尾却有明显的乐理缺陷。

一首好歌,不但需要直抒己怀的歌词,更需要“天人合一”的乐感。中国大陆的政治制度决定了好歌难以出现,因为它本身就是反人性反天道、与真善美对立的产物。所以,在权力崇拜、红色一神教猖獗的“红海洋”狂潮渐退,而金钱崇拜、弱肉强食的丛林宗教卷土而来烟霾蔽日之际,垃圾级别的烂歌居然风靡了几乎整个音乐界,也就不那么出人意外了。

如同推销假冒伪劣商品要靠包装,“红歌”与“烂歌”也得靠包装来占领市场。“红歌”要靠权势包装,要党政军首脑的抬举,包括让红歌手戴上将军肩章。“烂歌”要靠财势包装,要靠财东大款的捧场,包括“巨星”、“天王”、“天后”之类的标贴。随着“时代进步”,还要加上怪异的妆扮、光怪陆离的布景、隐私轶闻的传播、自命高贵的天价;似乎把垃圾装扮得华贵艳丽,就不再是一般的垃圾了。一个到处污染的环境,有那么多人热衷于昂贵的垃圾,好像也不奇怪。同样的道理:在充满毒气的场合,有人用吸毒来麻醉意识,大概也算合理的选择。

也许,纸醉金迷浮躁颓废病态异化的歌坛、影坛、艺坛、文坛,比较“红教”、“绿教”吞噬一切,还是一个“进步”。叽叽歪歪忸怩作态的无病呻吟,总比那种“红色恐怖”的狂吼好多了。可笑的是,哪些涌向红魔陵墓的朝拜者,也是财神菩萨的信徒,红歌也好烂歌也罢,都是“广场舞”的好伴音。他们好像早已失去了听觉嗅觉视觉味觉触觉,只剩下对现状麻木的承受和对过去的理想化幻觉。当然,有幻觉并不坏,有好梦自然是好事。就怕梦中也并不美妙。

“旧”的一年过去了,未必“新”的一年又开始。我又得化些时间去注意有什么好听的声音会从人心的深处传出来。在三废污染的大地上,是否还有健康的绿芽萌生?也许,会有大风暴降下足够的雨水把江河冲刷干净,好让一支支清流流行起来,让“流行歌曲”再现出天真的色彩。否则,就只能留滞于怀旧的梦中,在朴素的旧旋律中去构思未来的新旋律。

 

原载博讯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