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晨:隆冬酒话

分享給朋友

 

文/林牧晨

 

冬宜进补,老梵邀友小宴。慈音带来些蔬果。达威买来一只烤鸡,5美元。惠仁买来一瓶红星二锅头,8美元。老梵做了一锅鱼汤,用了两条唐山鲫鱼,买鱼用去9美元,外加一瓶老干妈辣椒酱,3美元。

打开电视机,没有可看的节目。打开收音机,没有可听的音乐;平时播放古典音乐的电台,这段时间尽放圣诞歌曲,翻来覆去,令人厌烦。于是找出几张音碟:肖邦,柴可夫斯基,拉赫玛尼诺夫,威尔第。边听,边吃,边谈。话题还不少。

一。川普

达威把川普骂了个狗血喷头:“他把国家大事当生意、当赌博,当儿戏。健保是民众福利,岂能废除?移民是人道措施,利于发展经济的需要,没有移民,美国的农业和许多体力活就没人干了。还有,穆斯林不等于恐怖分子,民主国家应该信仰自由,各宗教平等。川普挑起宗族恶斗,会大乱。”

   老梵:“老板未必不懂政治。美国负债之重是第一危机,不能不抓紧钱包。健保应自愿,不应强制。移民等问题是法律问题,也是钱的问题。要是川普继续象奥巴马一样撒钱,美国的明天就会象委内瑞拉津巴布韦希腊那样破产。川普抓到了要害,他不是为了自己赚钱,是为了国库打算,还有防范危险分子,不承认弱势族群变相特权,也没错。”   惠仁接口:“川普要盟国付保护费,不然就撤出军队,这是把钱看得比政治更重。他的内阁班子全是大老板,以后白宫就是个超级托拉斯。”

达威:“他要海外企业撤回美国,肯定失败。老板都是赚钱第一,不会为了国家利益拔一根毛。川普没法减少国债,他的减税只会增加国债,并且加剧贫富两级分化。”

惠仁:“川普打俄国牌、台湾牌,恐怕靠不住。普京反而会借机扩大势力,联手中共削弱美国。缺口就是台湾,不用打,一围一吓一逼一挑就够了:外交围困,军事恐吓,经济逼迫,再跳动台湾内乱内战,中共不战即可吞并台湾。”

慈音:“美国会听任中共吞并台湾吗?有和台湾关系法,还有利益问题”。

二。台湾

达威:“利益好办,中共舍得花钱,反正不花自己口袋里的钱。什么关系法都没用,因为那将是台湾内政问题。绿营首先会修宪,废除中华民国国号,升起绿十字番薯旗,把国民党定罪为外来侵略者、殖民者。国民党自然要反抗,加上台湾的共产党势力,一定会发生暴力冲突。到时候本省人与外省人、深蓝与深绿、台湾共产党与太阳花、原住民与皇民,十来种政治力量会互相残杀,昏天黑地,最后,以台湾人民的名义向中共呼救,中共只需派出象征性的维和部队,就可以建立起台湾省傀儡政权。你们说,美国怎么插手?”

慈音:“台湾的政治家难道就束手无策?”

达威:“台湾没有政治家,只有小政客,好比小财主,只顾眼前暴利,哪知日后灭顶之灾?”

慈音:“也许台湾人未来可以不用暴力,和平解决所有问题?”

达威:“除非国民党承认收复台湾错了、抗日救国错了,自己是罪犯,任凭绿营处置。或者绿营承认反中华民国错了,228发难错了,亲日反华错了,以皇民为荣并获利错了。显然,这都是不可能的。所以台湾一定会内乱、内战。”

慈音:“那么,中共政权就有了合法性,可以长治久安了?”

三。中国大陆

惠仁:“估计中共继续统治五十年没有问题。因为经济、军事都够强,政权稳固,老百姓满足的多。不满者只是发点牢骚,没人敢反抗。就好比蒙元、满清王朝,保持一百到两百年稳定期是不难的。”

老梵:“你只看到一部分表面现象。当年苏联也够强大,一朝崩溃,谁能料到?老百姓不敢动,不等于不想动。有个电影叫让子弹飞,一旦时机成熟,平时绵羊似的老百姓全是豺狼虎豹,打倒权贵剥夺其财产是最大的动力,豆腐西施还要抢个狗气煞呢。”

达威:“最凶的恐怕还是共产党内部的残杀。一来是彼此底牌都知道,积怨记仇已久;二是自己屁股不干净,得趁机反戈一击立功免罪。中国人最善于墙倒众人推和趁火打劫。共产党越富,想打他主义的人越多,这个道理太简单了”。

慈音:“中共如果倒台,中国恐怕又要大乱了。”

达威:“会乱。就像满清倒台,各省宣布独立。到时候不是什么疆独藏独台独,而是几乎所有的县市都要独立。有了县市地方自治才会有民主宪政的国家。经过磨合之后,会组成新的省,就像美国的州,性质是联邦之内的一个国”。

老梵:“或者是州、郡、县的划分,按地理、区域、人口、资源划为九个州,以下为自治郡县。另设九个中央直辖市。”

慈音:“北京污染太严重,又缺水,是否可以迁都?”

惠仁:“应该迁都。最好迁到中原。按照刘亚洲大国扩张主义,也可以迁都至新疆。”

老梵:“看看地图。郑州,即中州。有中岳嵩山。最好在黄河、长江、汉水、淮河、运河之间。这里,正阳,好名称。不缺水,农业地区,污染问题、交通问题都容易解决。地处华中,近河北、山东、安徽、江苏、江西、湖北、四川、陕西、山西九省。又是中华文明发源地。可为新都。”

惠仁:“成都的名称就是成为首都,是天府之都。汉中也不错,大汉中心。新首都应该避免大都会的弊病,就是单纯的政治中心、办事中心,设施要简朴,人口在一百万以内最好”。

慈音:“那么,北京怎么发展?成了废都?”

达威:“北京天津唐山可以合成一个郡,加上青岛大连,成为渤海经济区。上海苏州杭州宁波台湾福建可形成黄海–东海经济区。广东广西海南岛及港澳形成南海经济区。重庆、成都、西安可以形成内陆经济区。闷声发财,各得其所。”

老梵:“不必人为划分,自然而然最好。重要的是消除特权、消除污染、消除迷信。”

慈音:“要拿掉蟊贼的象吗?”

达威:“这类历史遗留问题让老百姓决定。主张拆除的和主张保留的以捐款决胜负,这样最公平。”

慈音:“历史积累的怨仇太多,恐怕不是单靠什么民意公决能摆平的。”

老梵:“可以约法三章,不杀人,废除死刑。不掠夺财产,非法所得由法庭判处。不歧视,信仰自由,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开放了,自由了,人们各奔前程,会淡化宿怨。”

达威:“可以加上:法律未禁止的都合法。自由买卖土地房产、自由办企业、办学校、自由选择教材、办报刊、办电台、办医院、建寺庙——,够忙的。还可以按照合理的规定持有武器、组建自卫武装和治安警察部队。国家税收只供给国防部队。任何政党、社会团体、宗教团体都自养。”

惠仁:“还有,各自治县市州郡设多少部门雇多少公务员,由选民根据税收数来商定。政府机关人员的收入不得超过平均水准。低薪养廉,高额奖功。严律罚罪。我不知道这样的理想国有没有实现的可能。”

老梵:“都象我们这样海阔天空说说酒话,当然什么事都不可能。中国就是智叟太多、国师太多、领袖太多、神仙太多,实干家太少。古人云,圣贤不死,大盗不止。我估计这辈子将看到更多悲剧,中国甚至世界都将经历劫火而重生。”

慈音:“但愿你说的只是酒话。阿弥托福!”

 

原载博讯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