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点心:党国体制无法保障儿童权益——评江苏常州非法使用童工事件

分享給朋友

 

文/两点心

 

前段时间江苏常州非法使用童工的视频热传网络,引起媒体及民众的广泛关注。

童工问题曾经在党国教科书中作为批判资本主义和旧社会的利器,而今也成了党国不可解决的顽疾,涂污党国精心包装起来的伟大形象!

不但是童工问题,所有涉及儿童的问题都长期困扰着当局,得不到有效解决,并且呈持续恶化之势。比如流浪及留守儿童问题、儿童食品安全问题等。

最近几年儿童权益受侵害的重大恶性事件层出不穷。比如贵州流浪儿童垃圾箱内死亡事件、毕节留守儿童喝农药自杀事件、海南小学校长带小学生开房事件、上海“毒校服”事件、校园“毒跑道”事件、江西男子驾车冲撞学生事件、山东特大非法疫苗事件等等。

这些事件出现后,官方出台补救的措施往往治标不治本。比如这次的童工事件,当地政府只是把涉事老板抓起来,然后遣返这些童工了事。

孩子权益受到侵害,最直接的原因是企业违法和政府监管缺失,可除了对企业老板的处罚外,并没有对相关部门进行处罚。童工现象的泛滥显然与政府的消极作为有关。据新华社的报道称,常熟的童工问题也不是一直完全不为人知,在过去4年中当局处理了100多件案子,涉及200多名孩子,但官方一直没有触及产生童工的深层次原因。

《中国青年报》记者去当地探访了这些“童工”的家庭,采访的结果显示,导致童工大量出现的根本原因是贫穷。当地孩子辍学出去打工的比例非常高,他们的父母并没有觉得十四五岁的孩子出去打工有什么不好,虽然会有点辛苦,但每月两三千的工资远远超过当地的收入,他们反而是高兴的。视频也显示孩子们几乎没有一个愁眉苦脸的,都是有说有笑。童工问题表层上是黑心老板,而深层则是党国体制下的贫富差距:一面是家产亿万的权贵阶级,一面是难以温饱的上亿百姓。很多童工在采访中说,他们在家乡吃不到肉,打工起码还有肉吃,他们宁愿打工,而不愿回乡。

在“中国特色”的体制下,童工的问题尚可以重罚强制制止,但是儿童的温饱、教育、健康却难以保障。比如,被送回家乡的儿童,工是不打了,但是却没有了温饱,即使回学校上学,也还是没有出路,处境还不如打工。因此很多被送回家乡的童工,过一段时间还会跑出来打工。再如,中国6000多万的留守儿童,没完整的家庭,没父母的爱护,他们的成长是畸形的,很难想象他们的未来。此外还有儿童的毒食品、毒疫苗、被拐卖、被绑架等种种问题。从根本上说,这些都没有解决的可能,将长此以往。

中国的儿童问题需要通过全民、全社会给予关注,并给予解决。但习近平上台后,加紧收拢中央权力,对社会控制更加严厉,尤其是打压民间公益团体。这使中国社会丧失自身救助的能力,这也是中国民众冷漠的原因。而中国人口众多,社会庞大,诸多的社会问题,政府根本无力解决。中国政府最关心的是维稳,也就是维护党政权的统治,儿童问题是次之又次的问题,只有“多事”的媒体偶尔爆料一点,连冰山的一角都谈不上。

党国体制是中国儿童问题的根本所在。要想改善儿童问题,就必须改善中国社会大的环境,结束一党独裁统治,让社会健康发展,生长出自治自救自助机制。只有全民成为社会的主人,他们才能站出来共同解决社会的困难和问题。

 

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