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晨:歌曲与政治的色彩

分享給朋友

 

文/林牧晨

 

龙应台让香港师生高唱【我的祖国】,不忌讳它是否“红歌”,表现出开放诚实的情怀,值得称道。

有许多歌曲,本来没有什么党派色彩倾向,只是因政治变局而被染色,结果成了区分对立政治派别的一个标志。例如【义勇军进行曲】,被中共用为国歌,许多憎恶中共的人就排斥此歌,实在有点偏颇。其实,此歌并不利于中共专制政权,因为它开头就号召:“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而中共政权恰恰是奴役人民的专制暴政,中国人民当然应该站起来,发出怒吼,冒着中共邪恶的炮火,前进,斗争,去摆脱被奴役的命运。

同理,如【国际歌】、【团结就是力量】、【毕业歌】、【救国军歌】、【民主是哪样】、【胜利进行曲】、【驼铃】、【我爱你中国】等,词曲皆为上乘,并无明显的党派印记,反共斗士唱起来还格外顺口呢!

中共从来就不是一个光明正大的政党,它从成立之日起就带有叛国贼、苏俄间谍、颠覆分子的性质,而后又是武装暴动割据的匪徒、建立国中国的分裂分子、勾结苏日削弱民国的内奸、暴力推翻共和的专制复辟分子、推行红色一神教政教合一暴政的反动政权、残民奴民的法西斯流氓刽子手——。而今,又成了财大气粗的国际专制反动阵营霸主。中共的多变、善变,磨练出一套又一套炉火纯青的骗术。自然会使许多人对中共邪恶的本质难以认清,即使认清,也都有个很曲折的辨别过程。许多艺术家也一样,曾被蒙蔽而拥护中共,甚至一步步陷入红色宗教的陷坑。他们曾为一个天真的理想创造了许多佳作,到头来却受尽折磨不得好死,幸免者几乎为零。如果就因为中共利用过他们和他们的作品,反共阵营就把这些艺术家打入另册,岂不叫他们冤上加冤?

反共、主张民主,自然导向多元共存的宪政,就不能设置意识形态的禁区。不但要容纳自己反感的言论,还须容纳政治上的对立派。我们说反共,是指反对共产主义阶级消灭、阶级专政的特权独裁,而并非禁止有人去信仰共产主义,这就是信仰自由,如同不能禁止人们去信仰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道教,不能反对”无神论者“一样的道理。

所以,民主国家不会对文艺作品发禁令,除非作品明显触犯法律禁区。例如不久前美国出现了鼓动抢劫华人的歌曲,这就越过了雷池。须知文艺作品也可能导致犯罪行动,例如中国历次”运动“的流行红歌:“镇压反革命”、“革命造反歌”、“鬼见愁”、“牛鬼蛇神嚎歌”、“天大地大”——–。这些红得发黑的歌曲是“红色恐怖”重要的组成部分,词曲皆低劣,禁之当无阻力。

但也许不用什么禁阻,许多不合人性的歌会自然被淘汰、销声匿迹。更有太多粗俗低劣的流行歌曲也会消失于时间垃圾桶,不管它是什么颜色。中国大陆的唱红歌如同一些糟糕的流行歌曲包括欧美的低俗歌曲,反映了社会的病态。何时能够涌现出新一代的真善美作品?也许不是光寄希望于艺术家就能办到的。当人们叹息黄钟毁弃瓦釜雷鸣的当今歌坛时,也许会自然联想到这个社会这个国家已经病入膏肓,不动手术是救不了了。

 

原载博讯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