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晨:无神论与原罪

分享給朋友

 

文/林牧晨

 

基督教认为凡人都有“原罪”,“罪”从何来?据说是源于人类“始祖”夏娃,她受蛇教唆后与亚当偷吃了智慧之果,于是知道了羞耻,这便是“原罪”。难道不知羞耻、愚蠢才无罪?那,上帝就应该是愚蠢的,否则上帝也有原罪。而且,既然是上帝创造了一切,那么,蛇、魔鬼撒旦、原罪苹果、以及愚蠢、羞耻、智慧、和“罪”,也当然是上帝的创造。

翻开一神教的圣经,果然,记录着许多上帝动辄杀人的故事,上帝可以轻易灭绝一个家族、一个城市、一个国度、直至除了方舟之外的一切生灵,如此滥杀无辜,当然罪责难逃。明明罪行累累,却要人把所有荣耀归于他,还不许人质疑追究、让不信他的人都下地狱,这也够独裁专制了。难怪一神教教徒会施行政教合一、宗教裁判、宗教战争、恐怖袭击——–。还有,法西斯共产党的专制独裁,也自我标榜伟光正,也不容怀疑、必须拥护、否则就是敌人。这一套岂非“神传”?共产主义阶级专政的“四项原则”、“三个代表”岂非也是上帝的作品?

看来,要解脱上帝的原罪,还得靠无神论来解释。也就是说,“人之初性本善”,造物主成就的生命本无“原罪”,是因为从“性相近”渐渐“习相远”而学坏了才犯下罪错的。从哪里学的坏呢?是从圣经里的说教吗?—–消灭异教徒、让他们下地狱,——这是善举还是恶行?显然,圣经不是劝人向善的好书,至少,它把一个好端端的上帝抹黑了,让信它的人敢于杀人,成为死亡的使者—-伊斯兰国的旗帜就是象征。如果说圣经就是上帝的旨意、信神的必须读圣经、按照圣经的旨意行事,那么信神就等于必须犯罪。所以就“原罪”了。

不信神的人未必就不会犯罪,但绝不会把罪错赖到上帝的头上。所以,无神论否定原罪,当然也就否定上帝有罪。人来到世上,本来无罪,虽然也会闯祸,例如幼儿玩枪杀了人,但那是毫无犯罪动机的意外,不是犯罪。等他懂事以后,一旦犯罪,也是自己承担,怪不得别人,更与神无干。若犯了死罪,伏法就刑,也不必麻烦上帝拖延到不知多少世纪之后来最后审判。

所以,那些热衷于攻击无神论者的一神教教徒,实在有些狗咬吕洞宾之怪癖。按照他们的逻辑,无神论者当然也是上帝创造的神传之物,上帝只不过允诺了无神论者下地狱,并没有说过无神论者不许活上几十年。无神论者到时候自然会死,“来自泥土、归于尘埃”,绝不会去和神教徒们争夺天堂的席位,这岂不是各得其所皆大欢喜的好事?

倒是有神论者之间的麻烦多多。同样是“信神者”、“属灵人”,相互之间的歧视、攻击、恶斗、残杀,历经千年而不止。不用说犹太教、天主教、东正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之间的争斗,单是每一个教种内部不同教派、不同教会之间的争斗就够精彩了。布什打开伊拉克的密封罐后,人们看到恰是穆斯林之间杀得昏天黑地的连续剧。如果这些中东人都不信一神教,想必就不会死人,至少不会死那么多。神啊,你只是那些恶人以你的名义犯罪的假面具而已!

自诩为神的代言人、攻击无神论者的神徒还惯于把信神和信仰划等号,如此,以自由民主为信仰、以真善美为信仰、以黄老道家哲学为信仰、以孔孟儒家思想为信仰、以觉悟为宗旨的佛教为信仰—–都不算真有信仰,都在神徒予以否定排斥之列!一神教的排斥异己与共产邪教一党专制如出一辙。

而且,即使信神,包括多神教、泛神教、自然神教———,因信奉的神与一神教的神毫无关系,那么当然也属异类、也该下地狱了。

看来,走火入魔的一神教教徒最大的能耐,就是给神四面树敌,为他们的圣战筑起巴比塔似的攀登目标。如此给上帝造麻烦添麻烦,恐怕也是一个原罪。

笔者不敢自称“无神论者”,一是不具备“论者”的水平,二是我并不排除神的存在可能,只不过我所信仰的神乃“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天地正气”而已。我绝不相信神就是一个高鼻梁黄头发的大胡子,——–这个形象只能证明神乃人造。我更不相信一部那么差劲的经书是多少亿兆光年前弄出个宇宙的创造者亲自用公元两千年前一个小地区的方言对几个受到特别邀约的诺亚后代叙述的那么糟糕的故事。

写这些文字,有意冒犯一下热衷于排斥异己的极端宗教徒。不怕他们报复的理由如同不怕共产党下毒手一样简单:因为我有信仰。

其实,绝大多数宗教信徒并不极端,他们信神是为了鼓励自己行善积德平安喜乐,他们并无什么罪行,更无原罪。许多宗教信徒还为人类的多元共存文明发展作出了伟大的贡献,他们身上焕发出神圣的天地正气,那才是上帝应有的形象。

 

原载博讯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