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晨:古巴之梦

分享給朋友

 

文/林牧晨

 

记忆中,古巴很遥远,远得象个梦。

学生时代喜欢听外国名歌,其中有几首美洲、包括古巴的歌曲,例如【玉穆里之花】、【鸽子】、【西波涅】、【阿娜依】等,都很美。

最欣赏的是【小小的礼品】:“今天是你的生日,亲爱的妈妈。我为你带来美丽的鲜花。这鲜花开放在高高的山上,我今天早晨从那儿摘下。/今天是你的生日,亲爱的妈妈。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为你歌唱。这歌声来找我心灵的深处,它怀着无限尊敬、爱戴和希望。—-” 据说这首歌是中国一流女高音歌唱家刘淑芳从古巴民间发现、加以整理和演唱的,是少数令我感动流泪的歌曲之一.。

还有【7.26颂歌】:“我们朝着一个理想进军,胜利一定属于我们,为古巴,为祖国的繁荣,也为了自由而坚决斗争。—–”。词曲皆佳,热烈豪迈。依稀记得当时大陆官方舆论曾为古巴革命和“美帝国主义后院起火”而叫好。

后来又听过几首,就比较差劲了,例如:“美丽的哈瓦那,那里有我的家,明媚的阳光照进屋,门前开红花。/—-/忘不了那一天,我坐在松树下,爸爸他拉着我的手,叫一声玛利亚。—–”词曲皆疲沓。

又如:“我们大家一起来,保卫古巴的革命,因为古巴她是我们民族斗争的亲姐妹。要古巴,不要美国佬,古巴西(yes),扬基诺(no).”词曲浅薄单调。

从“7.26”起义到导弹危机,中国大陆一直声援古巴声讨美国,大陆民众也就只知道古巴是红色阵营的一员,卡斯特罗是个英雄。了解多一点的知道切格瓦拉是更大的英雄。此外,还知道古巴产糖。

67–68年,上海寄售商店廉价出售大批抄家物资,我去买了几支古巴雪茄,记得是六毛钱一支,上口很浓烈,回味悠长。不过我还是喜欢“大工字”雪茄,三毛钱一包十枝,不比古巴烟差多少。后来才知道古巴雪茄很出名,非常昂贵。

自中苏争霸后,对古巴的声援渐渐冷场了。断断续续得知一点信息,都说古巴很贫穷,还说古巴遭苏修背弃,主要靠中国支援。中国人普遍的印象中,古巴只是个穷困的小岛,它存在的价值只是反美的一颗钉子而已。

苏联瓦解后,“社会主义”红色阵营就剩下一大三小:中国大陆、北朝鲜、古巴、越南。至于老挝,不值一提。越南自79年与中国的战争后,近年来已经开始半民主化进程并与昔日仇敌美国握手。古巴也出现放松专制的迹象。朝鲜是外强中干成不了气候。唯独中国大陆已经具备了雄厚的经济、军事实力,加上和一些绿色、黑色流氓国家的联手,大有兴红潮以霸天下之势。如果以中国大陆为首的新轴心国针对美国为首的自由同盟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古巴会扮演什么角色?

它难免会面临特朗普强势政府“远交近攻”的军事、经济压力,也会面临国内自由民主力量二次起义的威胁——–一如六十年前推翻巴蒂斯塔独裁统治那样,推翻以自由为名施行专制的红色政权。近百万古巴流亡者绝对不会放弃光复祖国的信念,久旱盼雨的古巴民众也绝不会为一个压迫自己的强权政府而殉葬。古巴半个多世纪的没落,加上委内瑞拉等实证,“社会主义”的红色圣经在古巴应该被唾弃了。

但愿菲德尔卡斯特罗的去世会解脱古巴的红色魔咒,他们那一代人为共产主义的迷梦走火入魔,造成了人世的悲剧,也是他们自己的悲剧。幸喜古巴的水土还未遭到如中国大陆那样的荼毒污染,一旦酷热久旱之后普降雨露,自会有遍地鲜艳的花朵开放。这也许是个遥远的梦,但也许并不遥远。

 

原载博讯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