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晨:健康问题

分享給朋友

 

文/林牧晨

 

一。自然生态大环境

人们常说的“看病难”等有关医疗、药物、保健等一系列问题,目标只有一个:健康长寿。无论几千年前的古代还是遥远的未来,这是所有人的共同愿望。但人的寿命总是有限的,“长生不老”只是妄想。至于“转世投胎”、“升入天堂”、“在西方极乐世界永生”等信念,事实上都是自欺欺人的自我安慰,但若能伴随着这类信念而坦然死去,倒的确是好事;从这个意义上说,宗教信仰自有独特的价值。

人既然必死无疑,身体的衰老与病变自然不可免。”无疾而终“其实就是身体机能的“正常”衰老、退化、失灵——亦即“自然病变“。这是人生之路的终端,可以理解为人生任务的完成,象【牛虻】一书中说的:如小学生放假那般轻松。所以,想穿了,死亡与疾病都并不可怕。

出于对生命的珍视、对生活的爱恋,人们当然希望活得长久一点,在有生之年活得健康愉快,尽可能免受疾病、灾祸、贫困、纠纷带来的痛苦。如果活着要忍受种种折磨,死亡就成为最彻底的解脱。

医疗、保养、锻炼,都只能推迟死亡而不能免除死亡。同理,所有这些措施只能有限地缓解疾病而不能根除疾病。须知所谓疾病,绝大多数属于身体机能对外来因素的正常反应,例如空气、饮食的质量,病毒、细菌的感染,过度劳累、精神上的打击、事故的伤害、先天的残缺等等。在至今所列举的所有疾病中,只有一小半是可以治疗而有所疗效(缓解)的,而其中又只有一小半是可能”治愈“(并非”根治“)的—-局部不再复发,而非整体不再生病。

   由于太多人不能避免外来因素对身体和精神的干扰侵害,所以才需要保养锻炼、就医求药。然而如何正确地保养锻炼、就医用药,又是个永无终极答案的问题。昨天的”经验“也许被今天的”化验“否定,今天的”医学“也许被明天的”科学“否定。价值昂贵的人参也许还不如萝卜更养生,遵照医嘱服药也许不如自作食疗,每天去健身房出身大汗也许不如在屋子里踱步,某些病与其开刀手术也许还不如置之不理。道家的”无为“、”法自然“等思想似乎也能说明健康之本来。   显然,健康问题的关键在于外来因素。健康靠的不是就医求药,也不是保养锻炼。保养锻炼可能增加应付外来致病因素的能力,就医用药可能缓解外来因素引起的病变,但都不是健康的本源。在正常情况下,人出娘胎来到世上就有“先天元气”–即“健康基因“”。有不少健康长寿者一辈子未曾看病吃药,也不懂什么保养锻炼,其”秘方“无非是”有毒的不吃,犯忌的不为,知足常乐、随遇而安、散淡平和、与人为善“。

工业的发达产生了越来越严重的三废公害,这是侵害当代人类健康的主要外来因素。所谓”治病不如防病“、”治标不如治本“,医疗卫生事业不能不与生态环境保护工作挂钩。处于漫天雾霾满地毒物环境中的人们当然要生病,当然要求医,当然无法痊愈,当然难免早死。”看病难“的要害就是”不看病难“!

试想,在雾霾中晨练、长跑、跳广场舞、唱红歌——那不是保养、锻炼,那干脆就是求病找死!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什么名医神医灵丹妙药都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疗”、”脚踏西瓜皮,滑到哪里算哪里“。”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二。社会生态大环境

人所处的社会,是和平还是战争,是和谐共处还是明争暗斗,是真善美还是假丑恶,是富足温饱还是贫困饥馑,是享有自由还是忍受压迫;这些因素必然影响到人的心身健康。

恶劣的社会生态,会令人精神紧张、情绪低落。加上为生计过度劳累或长期处于污染环境,以及不良的生活习惯、饮食习惯,这些因素都会导致必然性生病。在无可奈何被动患病的同时,又有许多人(特别是城市年轻人)陷入“主动患病”的泥潭:从追求时髦、新奇而变得浅薄恶俗、浮躁亢奋、邋遢逆反、玩世不恭,争相效仿以各种流行打扮、娱乐、嗜好、毒品来损害自身,以至于罹患疾病甚至重症,如酒瘾毒瘾、电子游戏瘾、电脑手机聊天瘾;如过度减肥瘦身、不当整容自残;如重金属摇滚乐饶舌歌加上狂饮狂叫狂舞促成的精神、机体失控;如性病、早孕、频繁打胎;如飙车惹祸、玩枪惹祸——-等等,所谓“现代、超现代流行病”,已经在许多国家造就了一大批拼命找病找死、难以救药的群体。

与此“滚滚红尘”相对照,在大陆广大农村却呈现出灰暗的冷清。无数孤寡老人独守空宅郁郁寡欢,“留守儿童”失去父母亲情变得性格孤僻,出门打工者心身疲惫不堪。加上农村原有的自然环境被滥用农药化肥加上飞来横祸般的三废污染破坏,以及农民卖血遭到感染之类恶性事件频发,农村灾难性疾病发生率剧增,出现了一个个癌症村、艾滋村、矽肺村——。

繁荣招牌的下面是健康元气的流失,面上光鲜的经济奇迹,掩盖不住遍布城乡的社会生态危机。专制特权阶级通过不计后果的浪费性生产、破坏性建设、掠夺性创收、制度性贪腐,使广大劳动者深陷险恶的生存环境。甚至连特权阶级也未能以“特供品”来自保平安,权贵大捞一把然后携款移民他国“蔚然成风”,哪管中华大地明日洪水滔天!

面对如此社会生态,就算从事医疗卫生体育保健事业的都是天使,又能有多大作为?

三。职业异化问题

当医生护士制药商不再以治病救人为神圣使命,而是以高薪、高奖、高福利、高利润为目标,职业异化就不可免,病人就是财神,人人健康无病就等于砸饭碗。于是,如同殡葬业盼望死人,医药业盼望人人生病、盼望人人求医求药、盼望医院药房门庭若市,就成了合理的逻辑。这也是医患矛盾的重要原因。

要解决此类问题,必须打破行业职业垄断。政府可以只管公立医院和医药业,放手让民间兴办医院、药房,包括村镇、街道卫生所,私立医院、教会医院、院校附属医院、企业投资医院、外资、合资医院、疗养院、养老院、西药房、中药房、制药厂、药材工场、药物培植园、药物研究所、医药学会、护理培训所、医学院、养生研究所、中西医药研究所,等等。还要开放诸如流动巡回医疗队、上门出诊医生护士、寺庙医僧、医道、医女,药房坐堂医师,挂牌与不挂牌的私人医师,私人药农药商,等等。开放的自由竞争可以促使职业道德和业务水准攀比提升,促使优胜劣汰的自然筛选,让患者获得便利并有选择空间。

至于健身养生、体育锻炼方面,就更加宜于民办化、大众化、实效化的改观。健身体育与竞技训练应分属不同的俱乐部。前者图的是健康,后者却往往有害于健康。

四。健康保险

任何保险业其实都不可能真的保险,此行业性质近似于投资股票、博彩。

一如长寿无法保证,健康也无法得到保证,所以没有理由要求所有人都买保险。奥巴马保险的错误就是对不买保险者罚款,这就侵犯了公民的自由选择权利。

但对许多人来说,买医疗保险至少可以解除对未来生病就医可能花费巨款的担忧。保险公司之所以能赚钱,就因为大多数买保险者不会花掉他们所投入的资金,毕竟没人想生病,都尽量不生病、求医、用药;——-多数人相信“花钱买健康”是划得来的,很少有人会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

当然也有人觉得,既然花了钱买保险,那么就当多去医院看病、多体检、多配药,不占便宜就是吃亏,恨不得让保险公司大出血。以前在大陆享受“大劳保”公费医疗,很多人就是没事找事上医院瞎混,结果往往是没病得病。许多病就是老去看病“看出来”的!

但如果遇到急救、疑难杂症、重症、险恶疫病,牵涉到医院方与患者方的矛盾、责任,需要有契约保障时,保险公司倒是可以出面起到重要作用,以预防和妥善处理医疗事故和医闹事件。

“药医不死病,死病无药医”,医生非神仙,药物非灵丹,所有人都该明白生老病死的自然之道,正确理解健康长寿之有限的道理,乐观、达观地面对生活、面对生命。

 

原载博讯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