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从姓“民”变成了姓“党”

分享給朋友

两点心

习近平上台后,表现出极强的控制欲,从党、政、军到社团、宗教、企业、互联网,他都想控制在手里,并且为此采取了一系列措施!

 

近日,习近平就专门针对国企召开了一个会议。据媒体报道,2016年10月10日至11日国有企业党的建设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习近平在会议上强调,坚持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不动摇,开创国有企业党的建设新局面,使国有企业成为党和国家最可信赖的依靠力量,成为坚决贯彻执行党中央决策部署的重要力量……成为我们党赢得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胜利的重要力量……国有企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要物质基础和政治基础……坚持党的领导、加强党的建设,是我国国有企业的光荣传统,是国有企业的“根”和“魂”,是我国国有企业的独特优势……坚持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是重大政治原则,必须一以贯之……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特”就特在把党的领导融入公司治理各环节,把企业党组织内嵌到公司治理结构之中。

 

总之,习近平讲那么多,无非就是想告诉人们:国有企业必须姓“党”。这是继“党校姓党”、“军报姓党”、“党媒姓党”之后,习近平又变相提出“国企姓党”。也许是考虑到“党媒姓党”提出后引起的巨大非议,习近平这次在表达“国企姓党”的问题上婉转了些!不过,党媒就直白了许多,求是网发文称《国有企业姓“党”不姓“商”》;中国青年报发文说《学者称国企姓党绝不意味着计划经济回归》;地方新闻网也有发文,如《国有企业必须始终坚持“姓党”》等。

 

在中共建国初期,为了优先发展重工业和加快实现国家的工业化,政府通过没收官僚资本,集全国之人力、物力和财力,在苏联的援助下,建设和发展了一大批重点国有企业,后来又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才具有了今天的规模。在官方的教科书上,国有企业就是全民所有制企业。所谓全民所有制企业,就是企业生产资料归全体人民共同所有的企业。而全民所有制企业的具体实现形式是国家所有制。国企属于国有资产,根据宪法第七条对国企的定性以及国企的发展历史,都说明国企资产应归全体国民共同所有,其收益也应由全体国民共同享有。因此,不管从教科书、宪法还是历史的角度,国企都应该姓“民”(全民所有),而不是姓“党”,“党”只不过是一个管家,替人民持有和管理!

 

可实际上,全国国有资产目前总量逾百万亿,都掌握在党国手里,人民根本就没有权力动用。网上流传一句话“国有就是党有,党有就是官有”,所以国有企业就是官有企业,更准确的说是少数权贵所有的企业。国企一直被掌握在一小撮人手里,比如网传的十大家族,电信是江泽民家的、石油是周永康家的、电力是李鹏家的,总归一句话是“赵家”的,国有资产变成了“赵家”的财富。“赵家”把国企当成牟取暴利搜刮民脂民膏的工具,常常操纵国有企业靠垄断与民争利,他们以合法或灰色手段把本属于人民的财富装到了自己腰包里!我们普通国民既没有国企的股权,也不享受国企分红。国企到底挣钱多少从来也没人主动告诉过我们,但是国企一亏损,我们马上就知道了。国企亏损了,如中石油、中石化,就找政府要补贴,由全民买单,可是赚钱的时候就被他们独吞了。

 

国有企业作为党国的长子,曾经非常辉煌。可是自改革开放实行市场经济以来,国有企业经济效益持续滑坡,亏损面逐年增大,到1996年时甚至出现了全国性的整体亏损。面对这种情况,朱镕基不得不大刀阔斧的对国有企业进行改革,通过采取“抓大放小”的政策,对大型国企拆分重组,对中小企业关、停、并、转。中国如今垄断行业的垄断企业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形成的。国有企业改制过程中使用了很多灰色改制方式,出现了大范围的严重腐败现象。后来在各种财富榜上出现的富豪们相当一部分是这次改革的获利者。到了2000年国有企业基本实现三年脱困目标,迎来一个较好的发展时期。自从2007年开始,国企开始向政府上缴5%至10%的红利。如果这红利政府没有拿来用于民生,那说明中国百姓从来就没有享受过国企的红利!既然全民所有,其收益难道不是全民共享吗?

 

可是好景不长,自2013年经济爆发危机以来,长期靠政府大力扶持的国有企业又每况愈下,尤其是东北工业基地,国家出台了很多措施,效果都不大。面对国企的困境,要求对国企进行彻底改革的呼声很高,人民日报甚至专门发表一篇文章《企业“生老病死”政府不能大包大揽》,呼吁加快淘汰亏损严重的国有企业和僵尸企业。为此,李克强多次强调要大幅放宽电力、电信、交通、石油、天然气、市政公用等垄断领域市场的准入,消除各种隐性壁垒,鼓励民营企业扩大投资、参与国有企业改革,大力促进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而习近平在这个问题上,似乎更关注企业的社会主义公有制性质,所以他在这关键时刻,发出“国企姓党”的声音,要求国企重大决策必须经过党委,以确保党对国企的绝对领导。

 

曾经在党管一切的年代,党委书记就是各机关各单位各企业的一把手,后来改革开放,企业党委书记退居二把手的位置,董事长或总经理成为一把手。企业也通过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政企不分、党企不分的弊端,扫除了国有企业发展的阻碍。如今习近平又高举党委,强调党委领导,这会导致企业党委权力的扩大,长此以往,会让人觉得又走上了回头路,这与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路线相悖。虽然有党媒专门写文澄清,但总给人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习近平和薄熙来有很多相同之处,他们面对问题时,总喜欢从毛时代找解决方法。国企面临今天的困境,习近平认为与国企党的领导弱化有关。孰不知,国企在政府的保护下,在处于垄断没有竞争的情况下还能连年亏损,不是因为其他,而正是因为在党的领导下才一步步走向腐败、走向败落的。国企什么时候脱离过党的领导吗?国企搞不好,不是因为党组弱化,管的太少,而是管的太多了。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经济成分、社会阶层的复杂,党组已不再像毛时代那样渗透到各行各业、各个角落,党对整个社会的控制力、监控力也在大幅降低。近年来许多国有企业,在推进以董事会、管理层、股份制为形式的现代企业治理制度和体制改革中,党的领导地位和核心作用也存在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的问题。这引起习近平的警觉,所以他高调提出国企姓“党”,以防止动摇党的物质统治基础。不但针对国企,他试图在各个领域都想重新恢复、强化党组建设。为此,习近平专门在2015年5月29日召开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国共产党党组工作条例(试行)》,要求在国家机关、人民团体、经济组织、文化组织、社会组织和其他组织领导机关中设立党组,以稳固中共的统治基础。

 

习近平高调提出坚持党对国企的领导,要国企始终成为党可信赖的力量,无非就是怕国企脱离党的领导,脱离“赵家”的领导,脱离习近平的领导。如今中国社会思潮迭涌,不管左中右都有很多支持者。国企有雄厚的资金,万一哪个国企领导人倾向民主,暗地里支持民主势力,那对共产党的统治是极其不利的。所以习近平在讲话中特意提到“国有企业领导人员必须做到对党忠诚”。另外,国企就是在党的控制下,可是万一没有在“赵家”手里,这块肥肉被其他官商抢去,那也是不行的。就算国企掌握在“赵家”手里,可是如果落在习近平的政敌手里,那更是要不得的,比如落在周永康、薄熙来手里。所以习近平打掉“石油帮”,把石油系统放在了自己人手里。很多人为石油系统反腐叫好,最后他们发现石油并没有因为蒋洁敏被抓而降价,只不过是换了个主子,继续坑老百姓而已。

 

习近平还说要坚持中国国有企业的特色。什么东西一加上“特色”两字,那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就是个怪胎,是资本主义加封建主义的糅合体,成为世界上最腐朽的制度。“中国特色”已经成为贬义词,它成为“赵家”抵抗一切世界潮流的挡箭牌!国企加上“特色”,那只有特色的腐败、特色的垄断,特色的剥削人民,不会有其他先进的地方。国企腐败与中共腐败一样,已经病入膏肓,是国企搞不好的一个主要原因。竟然有人把防止国企腐败的希望放在加强国企党组建设上,真是缘木求鱼!现在被抓的国企负责人哪个不是党委领导,如宋林、蒋洁敏等。

 

总之,面对人们对垄断国企的巨大批评声浪,国企不但没有重回人民手中,习近平反而赤裸裸的告诉人们国企从姓“民”变成了姓“党”。国企姓“党”的实质就是国企姓“赵”。所以不管将来国企怎么改革,国企都要始终掌握在“赵家”人手里,为“赵家”人谋福利。如今国企经营面临困难,中共打着拯救国企、保障民生的名义,其实质就是维护“赵家”财产的安全!

原载《民主中国》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