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晨:双十谈天——中华民国

分享給朋友

 

文/林牧晨

 

1911年10月10日的武昌起义,取得辛亥革命之成功,造就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中华民国。与以往数千年改朝换代的造反不同,辛亥革命创建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主权在民”的国家。从此,中华百姓不再是某一个统治家族的“臣民”、“子民”、”蚁民“、”草民“、“奴才”,第一次获得了“国民”的身份;中华大地上结束了自赢秦、刘汉、李唐、赵宋、朱明及蒙元、满清两次亡国于异族的皇权制度,出现了第一个不属于任何家族的国度,一个真正的中国。“中国人”自此方成为具有实质意义的称号,华夏历史从此进入一个新时代—共和时代,亦即国民时代、民国时代。

中华民国成立之后,经历了及其艰难困苦的历程。其中最重大的挫折有四:一是袁世凯、张勋、溥仪的帝制复辟;二是苏俄、日本的入侵;三是军阀割据;四是以中共为主体的叛乱。这一系列的战乱终于使民国在大陆的政权于1949年被颠覆,国家被分裂,中华民国的有效主权地区收缩至台澎金马一线。

在中外多种势力的夹击下,作为一个具备划时代意义和世界历史功勋的国家政权,作为二战中坚的战胜国和联合国创始国之一的中华民国,遭受了惨痛的失败,甚至失去了联合国席位、失去了大部分原有邦交国的承认。几十年来,在大陆地区,国家政权在红色油彩的掩饰下落入反动复辟的“党朝”专政。在台澎金马地区,中华民国不仅受到来自大陆的威逼利诱而日益困危,也受到来自“本土”派与亲共派的双重挤压而日益病弱。说“中华民国自1949年后就不存在”是”红派“罔顾事实的胡说,说“中华民国的合法地位始于民进党上台执政”是“绿营刻意编造的谬论,但中华民国面临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却是毫无悬念的现实。

中共的历史主要内涵就是:投靠苏俄蓄谋颠覆民国、武装分裂民国、勾结日寇趁火打劫削弱民国、处心积虑血腥杀伐要彻底消灭民国。从“一定要解放台湾”到“两岸和平统一”,从“反台独”、“一个中国原则”到“九二共识”,无不是为了把中华民国四个字彻底抹去。只要中华民国还在,那么,对比之下,“不怕不识货,只怕货比货”——–中共专制独裁之“共独”政权就只能是一个劫夺天下公器、窃据国家主权的叛臣贼子非法政权,“中华人民共和国”就只能是一个分裂国家、制造两个中国、一不中华二不人民三不共和的伪政权。

中华民国退守台湾后在落实宪政民主等方面取得了辉煌的成就。但在国际国内多种势力的夹击下,国力被削弱。理应力抗中共的理念被扭曲成或以中国为敌的助敌误识,或与中共结盟的降敌愚见。台湾政界人物和社会活动人士严重的浅见短视是中华民国可能被最后终结的主要因素。一旦青天白日旗在台北落下,中共专制政权的气焰必然更为嚣张,它的铁蹄踏上玉山是早晚之举。到那时,宝岛将响起追悔莫及的哀声。

然而,越来越多的人相信:中华民国无论将经历何等危难,它的灵魂不灭,它将重归大陆;因为它确立的共和法统顺天应人。从中华民国成立的那一刻开始,中国人就接受了共和之大道:天下为公;中国就不再理应属于任何家族或党族私有。中共的专制复辟和红色一神教统治犹如蒙元满清王朝一样,从本质上绝不会被华夏民众认同。在强权下的忍辱偷生绝不是对强权的拥护,几十年被剥夺被压迫被欺骗被侮辱被蹂躏被残杀的历史,积累了人类历史上罕有的仇怨,这奔涌于地下的岩浆迸发之日,就是中共专制政权覆灭之时。

中共党国之兴,乃乘中国和世界民主阵营之缺失之机所致。但自由民主乃世界潮流,人类社会的正义力量终将压倒邪恶势力。当今世界两大邪恶势力为:以伊斯兰国为典型的黑色一神教恐怖主义集团,和以中共、北朝鲜为代表的红色一神教恐怖主义专制独裁集团。解决“黑恐”的难点在于解脱一神教迷信,是个长期的疗程;而解决“红恐”的关键则将如中西医结合的快速疗法:点穴、针灸、火罐、刮痧—–激活僵化的机体,疏通血脉筋络,调动起社会健康力量,必要时得开刀切除腐烂组织。须知,中国本无一神教的累赘,而且,非但已有中华民国的法统指引,还有传统道家儒家学说中与现代民主观念相呼应的文化基因。中华文明长期领先于世界,它独特的文化在春秋和民国两度登峰造极,而民国时代并未过去,甚至可以相信它还处于开始阶段。一旦民国光复大陆,民主宪政取代了党主专政,中华文明的再度辉煌是顺理成章毋庸置疑的。

值此红恐共独不可一世之际,有识之士当算定乾坤预判红朝之倾覆,有志之士当身体力行促成强权之瓦解;唤起民众,组织起来,虽不能皆追随杨佳,却无妨尽仿效乌坎,废弃党独特权,力争区域自治,还利于民,还权于民,还国于民!

民主革命尚有待完成志士仁人须努力奋进

中华民国万岁

 

原载博讯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