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平:中共革命与太平天国 (之一)——《共产主义神话与“新中国”》节选

分享給朋友

 

文/一平

 

201673taipingtianguo.jpg (550×301)

太平天国运动(网络图片)

 

 

 

1851年太平天国革命爆发,1872年最后一支太平军残部在贵州败亡,席卷大半个中国,前后历经21年(至天京陷落为14年),至中国人口损失四分之一——有学者估算为七千万至一亿两千万,其破坏性是空前的。太平军破扬州,“扬州因死尸堆积如山,不堪其臭……官军埋尸,有一二里之长。”(鹤湖意意生《癸丑纪闻录》,载《太平天国史料专辑》)占领南京后,“有仓卒路遇者俱被杀,城初破,尸横街巷皆满。”(张汝南:《金陵省难纪略》,载《中国近代史通鉴·太平天国》)” ,有的地方人口仅存五分之一。浙江省,一片劫灰,道?相望,昔日温饱之家,大半成为饿殍。安徽省,皖南“野无耕种,村无炊烟,市人肉以相食”;皖北“但有黄篙白骨,并无居民市镇,竟日不见一人”。江西省,数百里“不闻鸡犬声,惟见饿民僵毙于道”。

 

曾国藩《豁免皖省钱漕摺》记:“……皖南徽宁广等属,兵戈之后,继以凶年,百姓死亡殆尽,白骨遍野,此受害最重者也。皖北滁全来天盱等属,为豫胜营驻兵之地,亦为群贼往来之路,淮北凤颍泗等属,苗捻出没,恣意焚杀,至再至三,此皆受害较重者也。沿江安池太庐和六等属,多系水乡,又遭兵燹十年之久,此亦受害次重者也……”

 

马克思惊呼:“他们给予民众的惊惶比给予老统治者们的惊惶还要厉害。他们的全部使命,好像仅仅是用丑恶万状的破坏来与停滞腐朽对立,这种破坏没有一点建设工作的苗头。”“这里同这些强盗们统辖的任何地方一样,破坏是唯一的结果。此外他们就没有别的目的了。在他们看来,使自己拥有无限的胡作非为的权力确实同杀人一样重要。”“10年来他们的喧嚣一时的毫无意义的活动,把什么都破坏了,而什么都没有建设起来。”“在每个地区,所有的地痞无赖和流氓都自愿地归附太平军,军纪只要求在执行任务时服从命令。”“显然,太平军就是中国人的幻想所描绘的那个魔鬼。”(马克思《中国纪事》)

 

洪秀全落第,偶然得到基督教传教的小册子,加之病中幻觉,山寨基督教,创立“拜上帝会”。以往的流民造反主要目的是夺得:地盘、权力、财富;而天平天国革命除此之外,更在要全盘推翻中国自古以来的政治制度、社会构成、家庭建制及文化——思想、道德、习俗,按照洪秀全的虚幻,建立上帝之国——太平天国。由此,太平天国为革命,而非仅仅是造反;也因此,其具有前所未有的破坏力。曾国藩在《讨粤匪檄》之中言:“自唐虞三代以来,历世圣人扶持名教,敦叙人伦;君臣父子上下尊卑,秩然如冠履之不可倒置。粤匪窃外夷之绪,崇天主之教,自其伪君伪相,下逮兵卒贱役,皆以兄弟称之;惟天可称父,此外凡民之父皆兄弟也,凡民之母皆姊妹也。农不能自耕以纳赋,而谓田皆天王之田;商不能自贾以取息,而谓货皆天王之货;士不能诵孔子之经,而别有所谓耶稣之说,新约之书。举中国数千年礼义人伦、诗书典则,一旦扫地荡尽,此岂独我大清之变,乃开辟以来名教之奇变,我孔子孟子之所痛哭于九原。凡读书识字者又乌可袖手安坐,不思一为之所也?!”

 

太平天国是神权为上,政教合一。洪秀全作为上帝之子、基督之弟,为天下统领、救世主,实行天王集权。中国自古官不下县,乡村自治,太平天国改制,设各级乡官,每5家立伍长,25家立一两司马,100家立一百长,500家立一旅长……,2500家设一师帅。12500家设一军帅。自伍长至军帅即为乡官,受县监军的直接领导,同时受本地守将的节制。由此,乡村自治社会改制为准军事化组织,兵农合一、军政合一。太平天国创立了中国最早的极权制度与社会。

 

太平天国的理想是:“有田同耕,有饭同吃,有衣同穿,有钱同使,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用今天的话来说,这就是共产主义的理想。这是总纲,具体实行是“凡天下,树墙下以桑。凡妇,蚕绩缝衣裳。凡天下,每家五母鸡,二母彘,无失其时。凡当收成时,两司马督伍长,除足其二十五家每人所食可接新谷外,余则归国库。凡麦、荳、芋、麻、布、帛、鸡、犬各物及银钱亦然。盖天下皆是天父上主皇上帝一大家,天下人人不受私,物物归上主,则主有所运用,天下大家处处平匀,人人饱暖矣。”(《天朝田亩制度》)杨秀清发布的《待百姓条例》中规定:“但百姓之田,皆系天王之田;每年所得米粒,全归天王。” “店铺买卖本例,皆天王之本利,不许百姓使用,总归天王。”所幸,由于处于战时,这些政策未能得到全部实行。但当代国人对之则不会陌生,百年后毛的人民公社、工商业改造实行的就是这套政策——集体化、国家化、公有制,结果是全国三年的大饥荒,人相食,饿死数千万农民。

 

太平天国是一神教,对其它宗教采取摧毁的政策,史景迁在“洪秀全的上帝之城”中记述:“南京城中许多道观、佛寺(其中许多是已有数百年的建筑精品)都被太平军焚烧殆尽;佛像石雕被捣毁,许多僧道出家之人被剥去衣裳,甚至被杀掉;必须认同太平天国拜上帝教的教义,才能幸免于难,而太平军也手持刀剑来宣教。”“ 幸存的天主教徒聚在城里的天主教教堂前,太平军在此找到了他们。这群天主教徒不愿按拜上帝教的仪式进行礼拜。于是,太平军给他们三天宽限,逾时违令者斩。1853年的受难日是在3月25日,天主教徒对着十字架开始礼拜,太平军闯入教堂,捣毁十字架,推翻了圣坛,将教堂中七八十名天主教徒的双手绑缚背后,推到太平军临时设的法庭进行审判,若不遵从拜上帝教的祈祷,就判处死刑。天主教徒断然拒绝,一心期盼殉教。但太平军又赦免了他们,原因不明。原因不明。妇孺被赶进教堂,男子仍被绑缚着双手,拘在教堂附近的地窖里。…….其他坚不改信的教徒就送到前线充军做工,有十人逃脱。”

 

太平天国所到之处对中国传统文化进行彻底摧毁,捣毁孔庙、焚烧儒家经典、烧毁寺院、破坏文物、禁祭拜、废节日、改婚俗……。“贼遇庙宇悉谓之妖,无不焚毁”“凡一切妖物文书一概焚化,如有私留者,搜出斩首不留。”曾国藩斥之:“自古生有功德,没则为神;王道治明,神道治幽;虽乱臣贼子,穷凶极丑,亦往往敬畏神祗。李自成至曲阜不犯圣庙,张献忠至梓潼亦祭文昌。粤匪焚郴州之学宫,毁宣圣之木主,十哲两庑,狼藉满地。嗣是所过郡县先毁庙宇,即忠臣义士如关帝、岳王之凛凛,亦皆污其宫室,残其身首,以至佛寺道院,城隍社坛,无庙不焚,无像不灭。斯又鬼神所共愤怒,欲一雪此憾于冥冥之中者也。”(《曾文正公文集》卷二)

 

与传统的农民造反不同,天平天国所求是一场改天换地的革命,摧毁一切,建立一个上帝的天国。因此,它的破坏性是空前的,乃至进入家庭、婚姻。天平天国以军事编制取代家庭,男住男行,女居女行,即使夫妻也不准同宿,违者死罪。“以都城天京为例 ,全城居民以 25 人为单位 ,分别按照性别被编入男馆或女馆 ,不准私藏在家 ,实行严格的军事化编制和管理。” 《天条书》第七天条强调“天堂子女 ,男有男行 ,女有女 行 ,不得混杂。凡男人女人奸淫者名为变怪 ,最大犯天条。” 太平军禁律则规定“凡犯第 七天条 ,如系老兄弟定点天灯 ,新兄弟斩首示众”。“凡夫妻私犯天 条者 ,男女皆斩”。这里所谓“男人女人奸淫者”包括夫妻行房。太平天国的此种政策,就连杨秀清 也不得不承认 ,天京民人“以为荡我家资 ,离我骨肉 ,财物为之一 空 ,妻孥忽然尽散”,以至于“嗟怨之声 ,至今未息”。(参见:夏春涛《太平军中的婚姻状况与两性关系探析 》)

 

太平天国的统治非常残暴。凡攻占一地,青壮年一律被胁迫参军,否则斩首。1853年太平军进入南京,大肆屠杀,将“满族男女老幼四万人,悉数屠杀。同时清查合城汉族户口,凡曾任清政府公职者皆视之为‘妖’,随意捕杀。”“ 男女市民,则勒令分为‘男行’、‘女行’。青壮男子则编入军营;妇女则编入‘女馆’,随同劳动。百工技艺亦按职业性质,编入诸‘馆’。所有公产均入‘圣库’;市民私产则勒令‘进贡’,加以没收。家人不得私聚;夫妇不许同床。违令者‘斩首不留’。合城上下除王侯高干之外,同吃同住同劳动,整个南京城遂恍如一大军营。——此实中国历史上,在百年后中共搞‘大跃进’。”(唐德刚《晚清七十年》) 某次,杨秀清手下搜捕一千四百多“反叛”,非刑拷打投入大牢,几天就把这些人全部斩首。“东王有令要全城十三岁至十六岁少女,通统向官府报到,以备选入后宫,违令者罪及父母。” 为制造太监,“东王到民间去捉些幼童来,把他们的“小鸡”割掉,就可变成公公呢?!据可靠的证据,洪杨等人确实杀掉幼童无数人,而一个太监也没有制造出来啊!在那个“杀头之外无他法”的革命政权淫威之下,谁敢违令?” (唐德刚《晚清七十年》)咸丰二年,太平军攻占大书法家何绍基的家乡道州,将其刚去世一年的母亲的尸体从墓葬中挖出来,对尸体的口中撒尿,“复褫去下衣,取牡狗只鞭纳其牝户之内,下体裸露,丑秽难堪”。(参见《盾鼻随闻录》 )作为神权统治,太平天国要求百姓必须参与礼拜日崇拜,闻锣不至或稍涉嬉戏者,则予以杖责。三次无故不到者,则斩首示众。凡不拜皇上帝、不颂扬皇上帝恩德,或崇拜“邪神”以及每七天不能虔诚礼拜,均属违犯“天条”。而犯天条者,轻则杖枷,重则斩首,甚至处以诸如“点天灯”、“五马分尸”等酷刑。

 

与其说太平天国灭亡于满清的镇压,不如说灭亡于其统治阶层的穷奢极欲及内部自相残杀。太平军进入天京后,大兴土木之。洪秀全扩建天王府,拆毁万余间民宅,征民工万余;四周有三丈高的黄墙,外有深宽各二丈的御沟,上设五龙桥;宫殿内雕梁画栋,黄金装饰,泥金彩画,大理石铺地。天王所用器皿俱以金造,奇珍异宝无数。其它各级官员亦争相腐败。东王杨秀清出行要乘四十八人抬的大黄轿,前后仪仗长达数里。普通官员的一身穿戴可抵一个中产之家的全部财产。天国朝里朝外各级官员达三十一万之多。

 

太平天国,普通百姓财物公有,男女分行,然而,在实行男女隔绝军营式的管治中,太平天国的领袖、高级官员却实行多妻制。洪秀全颁旨 规定东王、西王 11 妻 ,从南王到豫王各 6 妻 ,高级官员 3 妻 ,中级 官员 2 妻 ,低级官员与其余人等均为 1 妻。洪本人则有妻妾88人,宫内2000名女官服侍。1857年 ,洪秀全为 9 岁的幼主洪天贵福娶了四个年龄相仿的妻子 。洪秀全自从进京后再不踏出宫门,但宫内有美女牵的金车,宫外常备六十四人抬龙凤黄舆。东王杨秀清有一张几十平米的大床,珍珠作帏,嵌以宝石,周围还流水不断,可与众多美女一起寻欢。洪秀全等诸频繁选美,官员中盛行赠送美女。据《盾鼻随闻录》记载,“重阳日,群贼在钟山设宴,取妇女数百人,尽去衣裤,驱逐下山,赤身裸体,无处躲藏。群贼在山顶观看,以为笑乐。”

 

1856年,“杨韦内讧”,洪秀全和韦昌辉密谋,屠戮杨氏及部下两万多人。石达开对之谴责,洪密令韦杀石,石缒城逃脱,韦杀石全族。石达开兴师问罪,洪又杀韦及亲信二百余。后,石达开回天京辅政,但受到洪秀全猜忌,于是率十万部下出走,太平天国分裂。

(未完待续)

 

原载《民主中国》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