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已經進入群體事件高發階段

分享給朋友

中國大陸已經進入群體事件高發階段

——我們需要幫助

公鳴

勞工維權:
南京出租車罷工,繼5月底西安出租車圍堵鐘樓大罷工后,6月初南京出租車也大面積停止營運,出租車與專車(優步專車、滴滴打車)發生小規模衝突。最終由交警平息。

出租車群體屬於體制之外生存,但屬於必須掛靠體制吃飯的行業,由於每月繳納給管理機構高額份子錢后,缺乏競爭力,無法與專車競爭。但是出租車沒有意識到問題的根本在于中共政府對他們的盤剝,隨著經濟形勢下滑,地方政府對各行業的壓榨持續進行,各行業的集體維權活動會越來越多。

政治、經濟維權:

烏坎,林祖戀,屬於廣東省陸豐市烏坎村村長(2012年民選基層官員),由於帶領村民進行維權(村里土地被侵佔,無法獲得賠償)遭到中共抓捕。617日遭到抓捕后,林祖戀拒絕認罪,同時引發該村及周邊村名5000多人持續遊行,618日林祖戀微博被其孫子接手,繼續發佈當地信息。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619號晚林祖戀孫子在當地派出所滯留一晚之後,第二天電視上就出現林祖戀認罪視頻,認罪事實:受賄金額9萬元隨後香港記者、NGO組織秘密進入烏坎村,對事件進行採訪。

有視頻拍到,中共官員進入當地學校,強迫學生家長對林祖戀受賄事實進行簽字,引起了烏坎村村民更大的憤怒。隨後細心的網友發現,電視上播放的林祖戀認罪視頻并非連貫的,而是經過精心剪輯的。從而引發烏坎村村民、學生持續的遊行示威活動。由於香港記者、NGO組織的記者進入村子採訪,消息在海外廣為傳播,因此中共當局并沒有更多的抓捕,而是盡可能的採用技術手段屏蔽來自烏坎的一些信息。

林祖戀被抓捕事件的特殊之處在於:第一:中共採用了秘密抓捕、秘密審訊、人質威脅、栽贓、脅迫證人、無審判就定罪(電視上播放認罪畫面,中共近年來曾多次使用)、信息屏蔽等手段對當事人進行迫害。

通過此次事件看到中共對大陸各類反抗事件打壓手段集合,這是一個具有樣本性的事件。 第二:林祖戀屬於烏坎村的村委村長,是民選的,也是中共任命的,屬於體制內最基層的官員,此次事件也開創了體制內官員公開的、以正式公職身份進行維權的先例。

原载《公民议报》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