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晨:反思的反思

分享給朋友

 

文/林牧晨

 

历史宿债,反思的反思

说文革五十年了,需要回顾、反思。这没错。不过,这反思不应只是因为50年,正如对64的反思并非因为27年。反思的原因是我们认识到对许多问题还没有搞清楚,反思的目的是为了历史性的改变。否则,“反思”就没多大意义。

其实,文革并非孤立的“十年浩劫”,“六四”也非孤立的一场屠杀。

从中共七十几年的历程来粗算一下:

从它作为共产国际远东支部成立之日开始,遵从苏联主子意志背叛分裂民国,煽动农村痞子暴乱、组织城市武装暴乱、发动南昌兵变、建立广州瑞金陕北等地“苏维埃共和国”(“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小苏”)伪政权、以黑帮手段组成红色恐怖集团(包括以清洗AB团等名义屠杀十万红军)、以劫财绑架杀人放火等盗匪行径割据一方、以抗日为幌子勾结日寇攻击国军、以鸦片伪钞等阴功削弱民国,最后在苏联支持下以“三千万人头”的代价颠覆中华民国夺取大陆政权。———中共的第一阶段就是以中华民国为敌叛国窃国的二十七年。


从49年起,中国大陆统治集团发动的“内战”几无间断:
   中共执政后,打了约十次仗:朝鲜战争,伤亡超过百万。“剿匪”、“进藏”、”古宁头”兵败、金门炮战、中印边境之战、援越战争、中越战争、中苏战争、南海之战,加起来伤亡不下二十万。这些战争实在都谈不上正义的战争。与这些战争相映照的,是无法计算的“援外物资”和大片大片中华民国领土的割让。举爱国旗,变相卖国。

土改,掠夺屠杀地主富农等无辜百姓约400万。镇反,残杀以民国遗留的党政军等成员为主的“反革命分子”约300万。而后,三反、五反、整风、合作社运动、工商业改造、肃反、反右、批武训传、批红楼梦、打高饶集团、打胡风集团、镇压“反动会道门”、划分阶级成分、城乡户口圈定、统购统销、计划供应、大跃进、人民公社、除四害运动、拔白旗运动、打彭黄张周集团、反修反白专学雷锋、思想改造运动、农村社教运动、面上四清运动——–。这和平环境下的十七年,是中共以民为敌以民为奴不断加强“无产阶级专政”的第二阶段,期间包括大饥荒饿死者的非正常死亡人数约在六千万以上。

66年开始的文化革命把中华文明果实与文化传统摧残殆尽,鼓动起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红色宗教狂潮,激荡出整个社会无所不在的自相残杀。批海瑞罢官、批三家村、16条、21条、516通知、红卫兵运动、大字报狂潮、破四旧狂潮、红海洋、红八月、大检阅、大串联、红色恐怖宣传、革命造反红歌、批斗狂潮、武斗狂潮、夺权狂潮、停课闹革命复课闹革命、三支两军、工宣队、军宣队、解散红卫兵、镇压造反派、三结合革命委员会、清理阶级队伍、清查516分子、一打三反、五七干校、知青下乡、割资本主义尾巴、林彪事件、批林批孔斗私批修、76年初民意激荡及四五天安门镇压民众的事件、大地震、毛驾崩后的镇压、北京政变、华国锋的两个凡是、清查三种人、继续杀害异见人士。———-这十二年是中共走火入魔自我神化接着神话开始破灭的第三阶段,期间非正常死亡者约一千多万,遭难的家庭过亿。

78年开始的“实践真理讨论”、四五运动平反、地富右派摘帽、冤假错案平反,刚有一点改革苗头,随即就是专制反扑:坚持四项原则、九号文件、取缔民刊、镇压民运、反自由化、压制86学运、以改革为名化公有财产为官僚私产、大规模双轨制官倒、镇压89年民运及六四展开的北京等地屠杀。这十余年是中共拒绝民主变革坚持专制路线的大反复第四阶段,期间受害者无数,死者至少上万。

89大镇压以后,官倒肆无忌惮大规模劫财大幅度腐败,在圈地拆房拆庙、镇压民间自主群体事件镇压异议人士等过程中放纵流氓手段,几乎天天死人,受害者无法估量。至今这十七年是以中共政权为代表的官僚特权阶级完全定型、其与民为敌的性质昭然若揭、其对抗民主潮流反对普世价值的世界专制主义反动阵营盟主地位确定、在丰厚的财力强大的武力支撑下完成新专制帝国王朝霸业的第五阶段。

从中共的五个历史阶段来分析,中共专制早已失去改恶从善弃旧图新的可能性。显然,许多人出于善意或囿于短见的改良愿望只能是愚昧的幻想,由它衍生的种种”反思“多半跳不出认可中共红朝的金箍棒圆圈。所谓“平反六四”、”反对贪腐“、”停止迫害“等等呼吁,甚至比不上戊戌变法的力度,六四之前跪在人大会堂前请愿的画面就是其经典形象。

如果没有1911年辛亥革命创建民国的历史,改良主义尚有一点合理性。但当一个泱泱大国已经确立了民主宪政的国统,对专制复辟的容忍就毫无正面意义。也许一个完善的民主社会还是太遥远的理想,但恢复共和国主权在民的法统,应是最起码的诉求。毫无疑问,中国大陆面临着必将到来的革命,面临着彻底结束专制实施民主宪政的真正的革命,民主革命。历史绕了一百多年的圈子又回到满清王朝覆灭前的状态。

许多人呼吁“告别革命”,担心革命会带来更大的灾难,会失去“当稳了奴隶奴才”的“好日子”。尤其是隶属于权贵阶级的既得利益者,除了担心失去财产地位,还担心受到制裁,因为他们大多数人的财产地位来路不正,其中部分人还负有罪责甚至血债。江泽民等中共首脑多次警告同伙“一旦翻船大家都得掉脑袋”,实在是真情表露。

不过,多数中共“体制内”成员还是具有良心良知的,他们也不满专制体制内的黑暗。“铁饭碗”并不能完全左右人的思想,何况分赃性质的特权规则总是充满了内在的倾轧,其“身世浮沉”并无可靠的保障。民主制度、宪政、法治对公民一视同仁的保护,已经有大半个世界长期的史实验证,包括中共“体制内”成员的绝大多数中国人都不会怀疑。

结束红朝的专制独裁,恢复民国的宪政体制,其革命的目标和性质决定了它必须排除任何极端主义的暴行。共产主义暴政的根子是否定部分人类的生存权,所谓“阶级斗争、阶级专政、消灭阶级”。这种“共产主义宗教”比起基督教、伊斯兰教极端主义更胜一筹,因为它允诺的天堂就在今生今世而非死后的天庭。但也正因如此,在世的人们更容易认清它的虚假、与它分道扬镳。如今中国大陆还有多少人信仰共产主义?果真有的话想必也少得可怜。文革、林彪、民主墙、六四——红色浩劫促成了历史的觉醒。经过一段时期的怀疑、否定、绝望、探索、领悟、自信、表达主张的过程,人们自然要诉诸于行动,而行动能否成功的秘诀就在于组织。

所以,我们一切的反思,都不可避免地要归结于“怎么办”的具体方案。几十年来参与中国民运的人士何其多,宣布成立的组织何其多,发表的宣言纲领声明宏论何其多,———-但没有一个组织实实在在地发挥出组织的系统化功能,好比不断开张大登广告的太多公司未产生一分利润。而另一种倾向:不少人以为“到时候”只需发一通手机短信就可以唤起民众推翻专制政权,这类“茉莉花”美梦实在过于天真。至于期待中共政变党卫军兵变、期待胡锦涛习近平薄熙来等等非凡人物成为戈尔巴乔夫、期待房市破灭股市崩盘银行倒闭台海开战、期待基督耶稣上帝耶和华释迦牟尼观音菩萨及某某法术的神功神法神迹显灵救世——–,期待梦想成真心想事成,那只能是南柯一梦黄粱美梦自欺欺人而已。

“墙倒众人推”不错,问题是它未倒时谁去挖墙脚断墙根。这就是民主运动、民主革命的参与者必须认真考虑、策划、付诸于行动的事情,这就是至今几乎所有的反思都不敢触及而最终必须正面直对的问题。

 

原载博讯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