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春:什麼樣的筆桿,才配得上對抗刀劍? ——蔡英文就職演說斷想

分享給朋友

 

文/探春

近日,一篇海外民運人士袁紅冰“代作”的蔡英文就職演說紅爆網路。這篇“同人文”第一時間內竟令許多人信以為真、拍手稱快,足見民進黨的政治語言已經廣為人知、廣為人識。易言之,雖然民進黨的話術並不新鮮,但仍能聳動人心、撥動聲浪。
綠營人士回應這篇“同人文”時笑稱,它絕不可能是蔡英文首席文膽姚人多所作,而姚人多“一支筆足以抵擋百萬大軍”。
其言甚壯,不由得引人重思“文”與“武”的關係。

西諺有云:The pen is mightier than the sword. (筆桿勝於刀劍)這似可作為綠營人士放話的註腳。
“筆桿勝於刀劍”這句話源於黎塞留。黎塞留是十七世紀早期法國首相,他發現有人要謀害他,但身為一名神職人員,他不能拿起武器直接和敵人對抗。此時,他的侍從弗朗索瓦指出:“主人啊,你可以隨意使用其他武器。”黎塞留讚同說:“筆桿勝於刀劍(La plume est plus forte que l’épée)……拿走利劍吧!我們無需武力也能拯救國家!”

黎塞留一有道義優勢,二有刀劍卻並不用。他說出這句話來,最是妥帖不過。準此,“筆桿勝於刀劍”,或者說“一支筆足以敵過百萬大軍”,必須至少滿足以下兩個條件中的一個:

筆桿有刀劍作為後盾。奧康的威廉就曾對庇護他的貴族說:“我用筆保護你,你用劍保護我。”
筆桿本身具備道義力量。孔子作《春秋》而亂臣賊子懼。一言之貶,嚴于斧鉞。一言可以興邦,有諸?

綠營諸公捫心自問,這兩大條件,你們具備半條嗎?
其實,悲觀地講,具備道義的文字,如果沒有武力作為後盾,也是作用有限。羅馬詩
人維吉爾就于《牧歌》第九首中寫道:“我的詩歌之于戰爭,無異於鴿子之于獵鷹。”
然而,如果有武力的加持,無論是謊言、讕言還是無恥之言,都可以迅速和暴力結合,形成話語權、構成權力。君不見中共當局六十多年來的謊言和暴力?

5/20越來越近,備受關注和期待的蔡英文就職演說,據稱其架構內容也“基本就位”。綜合各方判斷——這篇就職演說,將很少談到中華民國,將不會提到九二共識。具備道義優勢的中華民國,不提;具備折衝妥協意蘊的九二共識,也不提。
我知道,在綠營及其支持者內心里,“台灣獨立”具有無與倫比的道義優勢。
那麼好,我請問,你們這份道義優勢,有沒有武力作支撐?
況且,“台獨”的道義優勢,我想至少一半台灣人民不會認同;海外反共的民主人士,不見得都認同;反對中共的大陸人民,在在更不會認同;國際社會處於利益考量和現實需要,也不見得認同。

那麼我們就不禁要問了,這樣一份就職演說,能夠抵擋中共的百萬大軍嗎?!
如果,民進黨可以用筆保護台灣?老天!那再好不過了。
問題是,誰用刀劍來保護民進黨這隻筆?誰用刀劍來保護“台灣獨立”?太陽花的青年軍?不願當兵的“時代力量”?一定要把國軍變成草莓兵的綠營立委們?

民進黨是一個江湖黨、嘴炮黨。台獨,只說不做。貪腐,只做不說。今日想用模糊戰術借中華民國上市、行其漸進台獨之心,路人皆知。
昔有“誦經退敵”,今有蔡文敵過百萬大軍。不過,綠委們如陳亭妃、洪慈庸等持續羞辱國軍,其對台灣的國防將引致何種後果,姑且不論;綠營名嘴、文膽們揮動巧舌和禿筆,就能抵擋得了共軍可能的武力犯臺?不管台灣人民信不信,反正不是不信的。
黃巾不過鄭玄之宅,此經學之力量;
比黃巾還要野蠻殘暴的中共,會懾于並無道義力量的“台灣獨立”?

敢問蔡英文總統,沒有國軍官兵古寧頭、八二三的血肉之軀,何來今日台灣地區的繁榮?奉勸蔡總統和民進黨:
想台獨,可不能只靠嘴炮;騙選票、搞貪腐、把台灣玩完,用嘴炮倒是可以辦到。
文末,我再引用一句西諺送給蔡英文和諸位綠營名嘴和文膽們:

拿劍的強人面前,都站著拿筆的衰人。

好歹,衰人的背後站著的人,還拿著劍。
不管他是惡人或賢人,他總歸是強人。

 

原載議報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