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强:民进党蔡英文政府应该如何应对中共的武统台湾局面?

分享給朋友

 

文/班强

 

【英派與鷹派對撞在即?——急獨急統疑雲】徵文

 

一,中共在用九二共识对蔡英文政府进行政治压迫后,很可能会发动武力攻台:
蔡英文1月16日当选总统后,中共代表人物包括习近平、李克强等人多次使用九二共识作为压迫蔡英文政府的政治手段,海内外媒体对此已有诸多报道,笔者这里不再赘述。值得注意的是,此间蓝营的主要媒体,当谈及蔡英文执政后的两岸关系时,竟然自觉不自觉地使用与中共同样的话语和逻辑,对5月20日即将接任的蔡英文进行压迫。
笔者对此种现象深感痛心疾首。我很想反问蓝营的是,你们难道不知道这种做法已经成为中共的帮凶了吗?你们是不是不知道除了面对中共谈九二共识一中原则外,更应该与包括美国日本在内的世界上的主要大国谈一中共识?
在习近平2012年底上台主导中共并在一波声色俱厉的选择性反腐运动之后,笔者感觉习近平很可能将要以解决台湾问题作为其未来执掌中共工作中最重要的政治运作。除了上面提到的中共使用九二共识压迫即将接任的蔡英文主导的民国政府的做法外,还有一些舆论动向笔者认为很可能表明中共习近平团队正在计划以武力进攻台湾,未来中共很可能将使用暴力来解决所谓反独促统的台湾工作。
1,被中共宣传部门力捧的网络意见领袖周小平于今年1月17日左右发表了《台湾好自为之》的网帖。内容为警告台湾时间已经不多了,若失去和平统一时机,台湾将后悔不已。言下之意即为武力攻打台湾鼓噪张目。(参阅: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1616991-1.shtml
2,2月,上海国际问题研究专家于迎丽博士在一档访谈节目中声称美国若攻打朝鲜、中国将攻打台湾。(参阅:http://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1604863
3,3月,前中华民国陆军中将傅应川发表文章称:战争脚步逼近 台湾置若罔闻,(参阅:http://www.chinatimes.com/cn/realtimenews/20160318002899-260401)此文获大陆国台办主办的台湾网首页头条转载(目前该转载似已被删除)。(参阅: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6c52150102weva.html
综合以上信息,笔者认为,客观地来讲,一个月之后主政的蔡英文政府面对的形势可能将十分危急。在台湾的民国政府应该如何应对?
即将全面执政的民进党,向来声称以台湾人民民意为依归。那在目前这种武力进攻的威胁(当然小道消息居多)之下,可否先捋清台湾人民的一些底线共识?
二,台湾人民不要什么:
笔者不敢妄言台湾人民要什么。笔者尝试分析台湾人民不要什么,看看是否可以从中总结出一些底线共识。
1,台湾人民应该不会乐见战争武力、暴力强制。
除了某些战争疯子或者一些彻头彻尾的流氓无赖,世界上的人民应该都不想让战争降临。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不再多说。
2,台湾人民应该不乐见中共对台的任何形式统治,包括所谓的一国两制在内。基于这种不喜欢态度,台湾人民对中共主导的任何形式的所谓统一应该也不感兴趣。
2014年3月在台湾爆发的太阳花运动,笔者认为深层次原因就在于当时主政的国民党马英九政府与中共走得太近了,政治态度太暧昧了。这种引中共之狼入室的政治形势经过太阳花运动引爆传媒获得广泛报道后,引发台湾人民普遍的焦虑情绪。而这种焦虑情绪也成为14年11月国民党九合一选举以至16年总统以及立委选举惨败的根本原因。
3,台湾人民应该不乐见国体不明、共同体认识不清。
这个问题的表现有:
1)中华民国没有国际身份,国旗国号不能正大光明地出现在国际舞台,时刻面临中共的各种手段的政治打压。台湾人民普遍的观感是自己是国际社会中的孤儿。
2)岛内蓝绿内斗不断,族群分裂严重。
这个现象貌似是政党选举、政权轮替的正常竞争。实则是上一条国体未明共同体共识未建立的国际政治问题在人民内部的投射反映。
那么,台湾人民的底线共识是否可以提炼为反战、反共、反国际孤立?
笔者以下的分析暂以上面的“三反”为骨架展开。如果对此基础不同意的大可跳过不看,或者欢迎来信展开辩论。
三,三反底线共识之上的策略应对:
首先,笔者曾于2015年底撰文希望台湾的政治家不要轻易抛弃洪秀柱在竞选总统时提出的一中同表的政治策略建议。仅需调整洪秀柱的对共谈判策略方向,改为与美国、日本等世界主流大国、也是真正负责任的世界大国,进行建交或复交的政治谈判。(参阅:http://www.boxun.com/news/gb/pubvp/2015/12/201512171651.shtml
那么,笔者的这个政治策略建议,如果能够达成某些成果,比如取得美国与民国的复交意愿,是不是符合上述的三反底线共识呢?
1,反国际孤立:
笔者认为取得美国日本等世界主流大国的正式外交承认,这是民国政府的重大外交成果,也必将成为民国重新加入/返回联合国的正确的起步之始。
2,反共:
与美国复交,中共政府是百分之两百不高兴的。因为简单地说,这就是正统的以及现状为国际社会优等生(指中华民国宪政为自由民主的政治制度)的中国人民的政治实体在国际上的声誉上升。而这必将造成中共这个僭越的专制政治实体的名誉下降。
想当初,如果马英九政府能够在这种与美复交的情况下与中共谈判两岸服贸货贸,台湾人民还用担心马英九卖台和引狼入室吗?不会了。经贸往来和政治上的超脱决然这是泾渭分明的两条线。当年马英九如能有此功绩,民国政府毫无疑问就将占据政治棋局的先手地位,而必将立于真正的不败地位。
3,反战:
笔者在大陆生活几十年,经过仔细的观察和反思,不得不承认中共统治中国大陆具有高超的政治手段。
就拿2015年到目前的中共对台策略来说吧。无论是中共高声叫嚣的九二共识,还是背后宵小吵嚷鼓噪的武力攻台,逻辑和出发点都是大陆人民普遍的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民族主义情绪。
这种情绪无可厚非。笔者甚至认为这是现代民族国家自立于国际社会的政治基础。在如此政治正确的大旗下,在台湾的民国政府该如何反战?
笔者认为唯一正确的路径就是以同样的民族大义来对中共表面虚伪的民族统一大业、背后其实是真实的统治集团私欲私利进行反制。反对内战的口号代表了台海两岸的民族大义。这个口号曾被1949年前的那场内战的双方国民党和共产党争抢利用过。
现在的台海局势若要反战仍然需要这个民族大义。当然了,这次中共要主动挑事武力进攻,它是不需要的,所以它不会和台湾争抢这个大旗。
这是台湾的优势。但是,问题在于以民进党蔡英文为代表的台湾政治家是不是愿意且能够捡起这个反战旗帜?
那么,为了台湾人民反战的底线共识,民进党能够冻结或放弃台独党纲、以回归中华民族的心态争取双重代表、以反对内战的民族大义的政治大旗来遏制中共的武力冲动吗?希望如此!
四,民进党蔡英文政府的具体做法——紧紧拉住美国进行建交/复交谈判:
首先,我们查查二战后的世界历史,就会知道包括联合国的维持和平机制在内的国际秩序,其最主要的奠基者就是美国。而在当今的世界上,美国基本上是唯一的世界和平的主要维护力量。
所以,事关中国大陆及台湾人民战争还是和平的重大关键问题,在台湾的民国政府不找美国政府,能行吗?
其次,在台湾的国民党人士,不是没找过中共要和平。从连战,到马英九,直到月前刚刚当选国民党主席的洪秀柱女士。洪秀柱女士更是在去年5月至9月代表国民党参选总统(后被国民党中央及临时全代会撤换,改推举朱立伦竞选)期间,发表关于两岸问题的政治纲领,提出一中同表、政治谈判、和平协议的发展愿景。问题在于,这种求和平于中共的姿态,有用吗?
去年11月在新加坡上演的习马会,表面上看起来热闹风光,此间媒体也纷纷以六十年一握的耸动标题进行报道炒作,可是对台湾人民最关切的国际参与(实质就是国际孤立)问题,不也仅仅是落得个“个案研究”的下场吗?有用吗?
没用的。中共为了独霸在包括联合国舞台在内的国际社会上的合法性和光鲜身份,强力阻挠中华民国的国际身份和合法地位才是符合它一党专制根本利益的既定政策。
美国在约50年前曾经提出的双重代表权方案,一是为当年蒋介石代表的民国政府与中共国政府都坚持的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而设,二是为保持台海两岸和平、坚持两岸双方都不能用非和平手段改变两个分治政府的现实状态而设
换句话说,中共国与美国的立场共同点是一个中国。不同点在于中共国对外宣称其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而美国如果要以双重代表权与民国复交,则需要修正其曾对中共政府声明的认为代表中国的只有一个合法政府的态度。
无疑,美国政府曾经持有的承认双重代表的态度,就是中共现在宣称的九二共识(中共方面强调的、已成为其一中原则的代名词)、一中各表(民国方面强调的、但是基本上无论在国际还是在国内都表不出的原则)的两岸和平稳定交流的基石。
所以,民国政府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与美国就一中两府、双重代表的政治原则进行谈判,务必以与美国达成类似九二共识那样的复交共识。
具体的对内对外做法:
1,.公开否认九二共识,转而向国际社会呼吁建立政治共识。
1)公开否认九二共识。
笔者观察蔡英文选举前后对九二共识的态度已有所调整,从以前的否认和拒绝退让到不否定九二会谈的事实、承认两岸求同存异已有共识的态度。
笔者建议蔡英文不妨就在520就职典礼上声明否认九二共识,甚至要点明拒绝承认与中共的任何政治共识。
蔡英文在这个近期将是最重要的政治文献中,笔者建议她要向台湾人民亮明反共立场。笔者相信以中共近年在人权自由议题上的倒行逆施,蔡英文的这个反共立场是会得到海内外华人的普遍支持和衷心赞许的
同时,为与美谈判双重代表权进行复交活动做前导性政治宣言铺垫。比如声明对中华民国的认知和热爱。
2)与美国秘密谈判复交事宜。
为避免刺激岛内绿营民众对一中原则的过度反应,也为不让中共提前布局破坏与美的谈判,民国政府要进行秘密谈判。
笔者认为这个秘密谈判,美国政府方面付出的代价相对来说要小于民进党的代价。
笔者认为民进党应当在谈判当中以冻结台独党纲和保证不在大陆民主化之前或2066年之前(类似的时间承诺吧)推动台湾独立建国作为代价。
2.适时公开与美谈判复交的细节,启动民进党冻结台独党纲的进程。
3.在与美复交谈判取得阶段性成果时,着手启动全民公决行动。
公决议题可以很简单,比如就是:您是否同意以双重代表权方式达成与美国的建交/复交?同意或不同意。
笔者认为,既然是民国与美国的谈判,双方的要价和愿意支付的代价都是要在蔡英文政府决策团队的考虑范围之内的。谈判也可能会有风险,甚至危及蔡英文政府的执政地位和领导权威,需要提前考虑进行针对性防范。谈判也有可能被美国无情拒绝。在这种情况下,笔者甚至愿意建议蔡英文政府使用一些极端方法,比如向国际社会公布美国政府代表的不近人情和丑恶嘴脸,比如对美进行撒泼耍赖、制造一些驱逐事件等,比如最后干脆就威胁甚至真正公开声明某月某日台湾国建立,等等等等。
希望事情向好的一面发展吧。但愿台海两岸不要有战争!
班强 于中国大陆沦陷区

 

許劍虹:民進黨與蔡英文要的究竟是什麼?——讀大陸民運人士班強給民進黨和蔡英文之建議有感(链接:http://www.yibaochina.com/FileView.aspx?FileIdq=6665)
 原载《议报》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