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劍虹:「紫統」與「新紅統」

分享給朋友

 

文/許劍虹

 

【英派與鷹派對撞在即?——急獨急統疑雲】徵文

 

 

在早先筆者所撰寫,於《公民議報》上發表的文章《從二二八史觀看台灣「紅色統派」的內部矛盾》中,筆者以「老紅統」與「新紅統」兩個專有名詞來區分從冷戰時代以來就認同中國共產黨意識形態的台灣人,以及李登輝與民進黨崛起之後,因為受到台獨勢力的壓迫而不得不轉向支持中共的前藍營人士。不過,關於「新紅統」的這個稱呼,筆者後來也發現確實還有許多值得商榷之處。

2012年9月保釣大遊行中,也有出現年輕台灣少女高舉五星紅旗,頭戴紅軍帽參加的畫面。不過這些女孩其實在光譜上屬於老紅統的範疇,因為她們是跟著中國統一聯盟與夏朝聯誼會等左統團體行動,而非新黨與中華統一促進黨等傳統的右翼民族主義黨派。事實上,就連老紅統陣營近年也有年輕化的傾向。

 

何謂「紫統」?

首先,很多人認為所謂的「新紅統」人士絕大多數都是至少五十歲以上的中老年人士,所以給他們冠上一個「新」字首先就容易讓人產生誤解。其次,則是這些人除了不再反對「現在的中共」之外,他們在冷戰時代形成的觀念與意識形態並沒有遭遇到什麼重大的改變。換言之,這些「新紅統」不僅對社會主義缺乏信仰,而且對毛澤東時代的中共仍持否定的態度,所以也稱不上「紅」。

那麼,我們究竟該如何稱呼這一些既不「新」,也不「紅」,在歷史上認同中華民國,但是又在現實上認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派」人士呢?筆者認為可能用藍色加上紅色以後形成的「紫色」來形容最為適合。當然,為了與曾經在台灣政壇上出現過的所謂「泛紫聯盟」做一個區別,或許用簡稱為「紫統」的「紫色統派」來形容他們更為適合。

如果從現實上的政治訴求來看,「紫統」並沒有一個真正統一的概念。他們對國民黨與共產黨認同的程度,也各自存在著不同的差異。有些「紫統」已經完全認可了中國共產黨的一黨專制,並支持兩岸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號下完成統一,有些則希望爭取台灣與大陸在一個雙方認可的新國號下成為一個國家。另外則還有些「紫統」,仍沒有放棄說服中共接受中華民國國號的希望。

上述三種「紫統」人士之間存在的共同點,就是希望中國共產黨貫徹第五次《告台灣同胞書》與《葉九條》的精神,與中國國民黨一同推動「第三次國共合作」來完成兩岸的統一。也就是說,他們有的在國號上可以犧牲,有的在制度上可以妥協,但是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中國國民黨能夠在鄧小平承諾的「一國兩制」下,於台澎金馬地區維持統治特權。

李登輝與陳水扁統治台灣二十年來塑造的社會氛圍,毫無疑問是催生「紫色統派」的重要原因。為了鞏固所謂的本土政權,李登輝與陳水扁兩任總統不僅多次提出分裂國土,並且動搖中華民國存在價值的政治訴求,而且還極盡所能的挑撥本省族群與外省族群之間的省籍衝突,令許多原本既反共產黨又反台獨的國民黨、親民黨還有新黨黨員,還有其他泛藍支持者產生了高度的危機意識。

由於外省人在台灣人口本來就佔少數,而擁有大中國意識的本省人在年輕族群裡也十分稀少的緣故,這群「紫統」相信目前已經成為全球第二大強權的中共是唯一能夠保護自己權益的重要力量。甚至,有不少曾經因為自己國民黨身份而曾在戒嚴體制下享受特權的政治人物與商業鉅子,也確實希望依靠中共的幫助來維持民主化以後所失去的各種既得利益。

尤其是在中美斷交以後,失去美國保護的許多前國民黨人士,無論是外省人還是本省人,都出於害怕遭到民進黨的清算與報復,而在心態上將中共視為了新的靠山。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更是沒有理由敵視現在的中共政權。也因為「紫統」人士都曾在兩位蔣總統的保護下,過上了相對於大陸更為自由、安定與富裕的生活,他們也不認為中共實施的開明專制有任何值得批判的地方。

不過,「紫統」畢竟還是接受了兩位蔣總統反共教育長大的一批人,他們固然認同了今日中共的政治體系,但是在看待大陸的時候,還是存在著許多台灣人所特有的優越感。再批判民主政治的同時,過慣了自由生活的他們也無法接受大陸現行的政治體制。因此「紫統」們雖然未必通通都反對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號下完成兩岸統一,但是他們絕大多數都是「一國兩制」政策的維護者。

而在台灣經濟與文化優勢不斷流逝的今天,「紫統」們也知道自己不可能無條件的要求中共支持與保護自己。所以,他們只能夠爭取中共政權正視自己在道德的優勢,這也意味著「紫統」十分重視中華民國在歷史上的正當性。畢竟絕大多數「紫統」的父母親,甚至於他們本身都參加過國共內戰,或者是曾經遭到中共清算鬥爭,因此否定了過去的中華民國,也意味否定自己存在的價值。

那麼,究竟要如何去調和這種「肯定歷史上的中華民國」並且「接受現實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之矛盾呢?「紫統」們所最常用的方法,就是強調自鄧小平推動改革開放政策以後,中共已經以擁抱市場經濟,並且部份肯定國軍抗日的方式向兩位蔣總統「懺悔」了。尤其是北京當前推行的經濟開放,政治保守路線看在他們眼中,更是中共開始「經濟學台灣」,「政治學台北」的最好證明。

「紫統」的這些錯亂的認同雖然看似十分的精神勝利法,但是卻也證明了他們對中華民國尚存在著一定程度的認同與堅持。只是,他們顯然對於孫中山、蔣中正與蔣經國等先人奮鬥的目標存在著很大的誤解,並不知道無論是「軍政」與「訓政」也好,還是「戒嚴」也罷,通通都只是中國國民黨的領袖們為了確保民主建國的目標而在非常時期使用的「非常手段」而已。

所以,「紫統」們只對中華民國的「過去式」存在著認同與堅持。與父母輩還有早年的自己不一樣的是,現在的「紫統」早就已經不再胸懷向大陸推廣三民主義的理想了。他們不斷呼喊兩岸統一口號的目的,也純粹只是為了保障自己在島內的權益,並且與民進黨爭取中共認同的手段而已。畢竟「紫統」們所最恐懼的事情,就是哪天中共突然拋棄他們,轉而將綠營視為統一談判的對象。

愛國同心會會長周慶峻是最有代表性的紫統人士,他們認為即便兩岸最終要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旗號下統一,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也應該以台灣特別行政區區旗的名義保留下來。

 

何謂「新紅統」?

那麼,「新紅統」又是什麼?他們與「紫統」還有「老紅統」又有哪些不一樣呢?首先,幾乎所有的「老紅統」與「紫統」都是年過半百的老人,而且在性別上以男性居多。而「新紅統」則絕大多數都是出生於80年代以後的台灣年輕人,他們當中男女比例明顯較為平均。不過,他們與「紫統」還有「老紅統」的主要差異,還是體現在意識形態上。

從年齡層來看,沒有經歷過冷戰,並且與第二次世界大戰完全無緣的「新紅統」並不是因為信仰社會主義或者馬克思主義而認同中共政權的。他們願意將中華人民共和國視為祖國的原因,更偏向於極右派的民族主義甚至於法西斯主義。雖然同樣強調大中國主義與民族優越感,「新紅統」與「紫統」卻還是有一個根本上的不同,那就是他們完全的否定中華民國,無論是現在的還是過去的。

正是因為完全否定中華民國存在的價值,「新紅統」對中國國民黨通常也持否定的態度,甚至將之視為排在民進黨之後的「次要敵人」。在政黨傾向上,「新紅統」的代表性政黨為張安樂領導的中華統一促進黨。目前的新黨,雖然主要的領導幹部只能算是「紫統」,但是其年輕黨員與幹部則都有嚴重「新紅統」化的跡象。

儘管敵視國民黨,但是在選舉的時候為了避免民進黨壯大,「新紅統」還是會在自己的政黨領袖或者家人的要求下,將手中的選票投給中國國民黨的候選人。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新紅統」與「紫統」都很容易被與泛藍的支持者混為一談。事實上,在中共尚未於島內培植一個真正強而有力的代理政黨以前,他們也確實只能暫時充當泛藍政黨的鐵票支持者。

不過,相對於嘴巴上高喊統一口號到大陸接受招待,但是卻從來沒有在島內將理想付諸行動的「紫統」而言,「新紅統」顯然更狂熱的支持兩岸共建一個強大中國的想法。也因為這個原因,他們認為在現實上實踐了此一理念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顯然比只會講空話的中華民國更能夠代表自己心目中的祖國。因此,他們認為兩岸的統一,必須也只能夠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得到實踐。

「新紅統」會如此激進的原因其實也不難推敲,因為他們大多數成長於李登輝與陳水扁推動「去中國化」與「本土化」教育的時代。平常在校園,原本只是單純支持兩岸統一,而沒有什麼特別顏色,甚至還比較傾向於藍色的他們很容易遭到同學的異樣眼光看待,甚至於群體上的抵制與排擠。在心理上找不到出口的情況下,他們唯有擁抱「新紅統」的偏激思想來尋求心理上的慰藉。

也因為「新紅統」出生時,兩岸實質上已經結束了對立的態勢,國民黨的主要競爭對手已經由大陸的共產黨轉變為了民進黨,所以國共兩黨過去敵對,甚至於在戰場上廝殺的歷史,看在他們眼中是難以想像的。面臨由民進黨、台灣團結聯盟與建國黨所挑起的族群糾紛,他們更是聽信了立場大多已經轉為「紫統」的家人,從接觸政治開始就認為共產黨與國民黨頂多只是鬧過意見不合的兄弟。

由於父母輩不斷告訴他們,國民黨要依靠與共產黨的合作,甚至於依靠共產黨的幫助與接濟,才能夠在島內面對台獨勢力的挑戰。因此,在情感上已經無法接受國共兩黨曾經大打出手的「新紅統」們,更是反對國民黨與共產黨重新走回對抗的道路,哪怕只是意識型態的競爭也不樂見。所以在馬英九於2008年當選中華民國總統的時候,他們確實一度對兩岸的和平統一懷抱希望。

當時還尚屬「紫統」或者「藍統」的「新紅統」們相信,國共可以依照「九二共識」的默契維持現狀,在意識型態上和平競爭。就算真的要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旗號下統一,台灣也可以在「一國兩制」的體制下與大陸井水不犯河水,保障現有的民主制度。他們所最忌諱的,就是中華民國繼續依靠美國與日本等外來勢力與中共對抗。

只是,馬英九執政後,雖然擴大了與大陸的經貿與文化交流,但是卻仍秉持著「不統,不獨,不武」的精神,持續推動「親美,和中,友日」的戰略。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仍然是中華民國最重要的安全伙伴。許多經由一系列中共「讓利」政策所賺到的錢,馬上的就成為了馬英九政府用來採購美國武器的預算,導致「新紅統」從根本上認為中國國民黨已經背叛了民族大義。

不過,最令「新紅統」感到絕望之處,倒還不是馬英九的對外政策,而是國民黨政府在面對民進黨意識形態上的挑戰時,選擇百般的忍受與退讓。他們尤其不能接受馬英九在要求中共正視抗戰史實的同時,自己卻不斷的對二二八事件道歉,或者是去參拜八田與一,配合獨派的史觀百般肯定日本過去在台灣的殖民統治。

對現實的國民黨失望,尚還不至於讓這些年輕人轉「紅」,頂多只跟他們的父母一樣轉「紫」。真正讓他們完全捨棄中華民國的原因,可能還是在於發現到原來歷史上的國民黨,與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樣。只有在既定的「歷史觀」完全崩潰的情況下,對過去或者現實上的中共多少有些排斥的藍營支持者才有可能去完全的擁護北京當局。

而要對歷史上的國民黨,尤其是蔣中正與蔣經國的國民黨產生否定的主要因素同樣也是來自於民族主義。來自於家庭裡的愛國教育,讓這些立場原本偏藍的「新紅統」們相信,國共過去無論在內戰戰場上打的多麼激烈,當面對日本或者其他帝國主義列強的時候,都會攜起手來一致對抗外國勢力以維持中國領土主權的完整。

筆者就曾在Facebook上一個討論冷戰時代,中共解放軍航空兵擊落多少架美軍軍機的討論串上,看到一位來自台灣的年輕「紫統」網友,一點也不感到奇怪的追問中華民國空軍同一時間打下了多少架「美帝」的飛機。仿佛在那位「紫統」人士的歷史觀中,中華民國在韓戰與越戰時是與中共、北韓還有北越並肩作戰抵抗美國陣營的。

然而,歷史的事實與這些年輕的「紫統」想的完全不一樣。隨著閱讀到的書籍或者網路史料越來越多,並且與來自大陸的朋友交流之後,他們遲早也會知道中華民國政府不只在韓戰與越戰期間與「美帝」站在同一陣線,而且還組織黑蝙蝠中隊與黑貓中隊協助中央情報局蒐集中共的軍事,甚至於發展核子武器的相關情報。

這令許多青年「紫統」們發現,原來充當「美帝」圍堵中國「馬前卒」最佳夥伴的,從來就不是在這個世界上不存在的台灣共和國,而是自己從小擁護到大的中華民國。在原有的歷史觀全面崩盤的情況下,這些「紫統」將心中那還剩下的最後一半藍色給徹底的揚棄掉,不再追求保留中華民國最後的一絲尊嚴,死心塌地的追求兩岸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旗號與體制下實現統一。

由「紫統」蛻變為「新紅統」的人,不僅將1949年後撤退到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視為美國離間兩岸人民的棋子,而且也相信若國民黨沒有被毛澤東趕出大陸,中國不會取得今日世界第二大強權的政治與經濟地位。也因為他們完全相信共產黨是對日抗戰的中流砥柱,國民黨在這場反侵略戰爭中最多只是扮演配角的原因,他們也不認為中華民國有繼續在台灣苟延殘喘下去的正當性。

相較於希望在最有尊嚴的條件下,爭取實現第三次國共合作的「紫統」,「新紅統」認為中國國民黨唯一的出路,就是盡早承認自己輸了內戰,然後臣服於中國共產黨的統治之下。他們認為,唯有這樣做,中國國民黨才有可能爭取到和平統一與一國兩制的待遇,為過去協助美日侵略祖國的行為「贖罪」。其他在旗號上的要求,史觀上的堅持還有意識形態的主張,都只是無謂的討價還價而已。

圖說:新紅統是由一群長年遭受台獨打壓,但是對馬英九在統獨立場上向綠營退讓不滿的深藍或者紫統所轉變而成,他們與紫統的差異在於全面的否定中華民國過去反共的歷史,但是仍希望國民黨未來的領袖,如洪秀柱帶領台灣走上第三次國共合作的道路。

 

結論

乍看之下,除了不信仰社會主義之外,「新紅統」與50年代遭到國民黨整肅的「老紅統」有許多的類似之處。不過若仔細研究兩者的訴求,會發現「新紅統」與「老紅統」在如何完成統一上還是有相當大的差異。對於曾經在黨外運動時代與獨派人士合作的大多數「老紅統」而言,心中所永遠難以忘懷的頭號仇人永遠都是中國國民黨,這也自然使他們對民進黨的激進行為或多或少存在著理解。

從「老紅統」的角度來看,他們一生中所追求的目標是讓兩岸在社會主義的制度下統一。即便是要實施讓台灣保留資本主義的一國兩制政策,中共也應該優先與過去一同反抗蔣家政權,包括獨派力量在內的黨外勢力協商,而鄧小平所提出的「第三次國共合作」看在他們眼中,則毫無疑問的是對台灣人民的背叛。這也正是為什麼許多「老紅統」,在80年代搖身一變成為了台獨急先鋒的原因。

伴隨著連戰訪問中國大陸,「老紅統」對國民黨不再像過去那般仇恨,但是對他們而言,兩岸統一的大門,應該要對台灣內部所有的勢力敞開。如果泛藍陣營要跟中共談統一,他們不反對,但是同樣的如果民進黨願意放棄台獨回歸一個中國的路線,「老紅統」們則更是舉雙手歡迎。畢竟對他們來說,真正完美的統一必須要建立在中共與台灣絕大多數人民所達成的共識上。

他們尤其不願意見到自己心中光榮神聖的兩岸統一,成為兩岸資本利益財團與既得利益者分贓的工具。從這個角度出發,「老紅統」與當今反對國共論壇的民進黨、時代力量、自由台灣黨等綠色勢力還真存在了一些共同語言。然而,脫胎自「紫統」的「新紅統」在這方面的立場就完全不一樣了,因為無論有多痛恨國民黨,他們終究無法否定自己的藍色淵源。

與由經歷過日據時代的本省人所組成的「老紅統」不一樣,「新紅統」的成員不是來自於外省軍公教家庭.就是在國民黨教育下而對中華傳統文化有著高度認同的本省人。從小到大,壓迫他們最強烈的對象始終都是以民進黨為代表的本土勢力。對於中華民國與中國國民黨,「新紅統」或許十分看不起,但是卻無法像「老紅統」那樣有刻骨銘心的仇恨。

更何況,受到「紫統」身教與言教影響下的他們仍舊認為,中共要談統一只會找國民黨談。或者講更實在的,只有以「第三次國共合作」為基礎的統一,才能夠讓本身是國民黨後代,或者受到藍色思想影響較深的本省人相信自己的利益在中共統治下得到保障。也就是說,無論是「紫統」還是「新紅統」,他們與民進黨爭取的,不過只是統一後中共在台代理人的寶座。

因此雖然左喊統一,右強調民族情感,但是「紫統」與「新紅統」所最害怕的從來都不是民進黨政府真的宣告成立台灣共和國,而是有一天獨派突然覺悟放棄了台獨,並且早國民黨一步就兩岸政治整合議題與中共協商。畢竟在出現一個有足夠能力與民進黨競爭的紅色政黨以前,「紫統」與「新紅統」在台灣所能夠依賴,還是只有中國國民黨。

事實上,「紫統」之所以會如此痛恨中國國民黨,甚至於轉變成「新紅統」的一個最大原因,就是在於他們認為馬英九沒有在過去八年利用執政優勢去與中共協商黨對黨談判完成統一。如今蔡英文再度上台,他們嘴巴上雖然擔心民進黨政府推動法理台獨,進而「配合」美日對抗中共,但私底下所最憂慮的還是綠營與北京達成協議,導致自己被徹底的邊緣化。

所以可以想見的,在蔡英文接下來執政的時間裡,更多的「紫統」將轉變成「新紅統」,並且想盡一切辦法的破壞兩岸關係,擴大民進黨與共產黨的對立與矛盾。就如一位叫Feng Cheng-yu的網友所講的:「以前認同中國統一在青天白日滿地紅下,但是看綠吱太過囂張了,如果以後的大陸也有民進黨在,這問題將會很嚴重。」

為了確保自己不被邊緣化,「紫統」或者「新紅統」在積極鼓勵洪秀柱領導下的中國國民黨走親共路線的同時,也會想盡辦法說服北京當局相信民進黨所追求的不只是要打倒馬英九與國民黨而已,同時也還要消滅在大陸的中國共產黨。也因為民進黨本身與共產黨沒有仇恨,他們勢必要用盡渾身解數促使兩者走向不可調和之路,而且不惜延遲甚至破壞客觀上的兩岸統一進程。

以下這位叫董玲玲的「紫統」網友在臉書上關於蔡英文的發言,就可以說明這種複雜的心態:「她可以恨透了國民黨、恨透了馬英九…同理…自然也是恨透了中國共產黨…此生沒有用台灣的一切推倒中國大陸…台灣第一女總統怎麼揚威呢?所以…一定要激化台灣與中國的對立、並把中共打趴在國際的輿論上…這才是她的真心目的!」

目前絕大多數台灣的藍營選民為在現實上認同中共,但是在歷史上又堅持民國史觀的紫統,對於他們而言,無論對馬英九有多大的厭惡,都還是沒有辦法輕易捨棄掉對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情感。他們希望經由第三次國共合作,讓中華民國在有尊嚴的條件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重歸一統。

 原载《议报》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