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晨:文革50年八议

分享給朋友

 

文/林牧晨

 

1.“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中共官僚特权阶级一党专政统治下,为进一步巩固其特权统治而发动的一场政治运动。因其专制统治实属对历史的反动,所以文革的实质绝对不是革命,而是反革命。比较妥当的称呼应是“中共统治阶级以极权主义反文化反文明反民主反自由反法治反宪政反人权反人道的全社会反革命运动”。

2.文革名义上以“资产阶级”、“国民党反动派”、“地富反坏右”为敌对势力箭靶,实际上是以统治集团的意念来左右的全民大清洗,让统治者再一次挑选谁是“左派”(打手)、批准谁是“人民”(奴才),决定把谁划入“另册”:现行反革命、历史反革命、地主富农分子、反动会道门分子、坏分子、右派分子、资产阶级分子、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可以说,文革是把全国人民作为“运动对象”来“审查”、“划分”,然后进一步把全社会分割成阶级、阶层、派别、群体等无数碎片的名为“大分化、大改组”的社会结构大破坏运动。所以,“人民文革”从根本上是个伪命题。

3.文革并非否定前17年的历史性大转折,而是继续1949年专制政体,继续土改、镇反、三反、五反、肃反、合作社运动、工商业改造、大跃进运动、公社化运动、反右倾运动、四清运动等一系列政治运动的又一次极权主义政治运动。中国大陆民众自从1949年与宪政共和制的民国分离后,就始终处在被统治被剥夺被奴役的亡国奴地位,文革前是这样,文革中也是这样,文革结束至今还是这样。

4.文革表面上容许、鼓动、利用了一部分社会成员的政治狂热、政治投机来表现了”大民主“,表现了”无产阶级的自由“、”革命的自由“,实际上是用激活社会舆论暴力、语言暴力、行为暴力来更严厉地镇压异己力量,掀翻文明、法治、人道的社会地基,让统治阶级的铁拳可以肆无忌惮地挥向人民,他们的铁蹄可以把敌对目标任意践踏、并务求使之永世不得翻身。文革是对自由民主的疯狂践踏。

5.文革之起因包含了中共高层内斗的因素,但并不说明“文革是毛泽东的失误”。须知文革中被打倒的绝大多数中共政要,在文革之前就一直是历次运动的干将,在文革前期也都是推动文革的积极分子,而且在文革“结束”以后依然奉行着专制强权主义。他们与毛泽东、“四人帮”并无本质上的区别。

6.文革是中华大陆继“太平天国”之后的又一次历史性造神运动。把共产党、毛泽东拱上巅峰地位、神圣地位,变成人类社会自犹太教、天主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之后的又一个“全能神”红色宗教,毛泽东不再只是“领袖、导师、统帅、舵手”,他已是新的教皇、新的上帝。不认清红色宗教掀起的社会狂态,就无法解释文革中发生的无数匪夷所思的事情,包括至今依然不断阵发的许多社会流行病。通过文革反思,人们也许可以理解今天中国大陆为什么还有那么严重的一些宗教狂热病。

7.文革中出现了部分社会成员对文革狂潮的反抗和抵制,他们绝大多数成为历史的牺牲品,但他们的悲剧为将来的大变革播下了生命的火种,例如林昭、张志新、遇罗克、王申酉、李九莲、钟海源、陆兰秀、刘文辉等烈士,他们会给后人强大的精神力量去最后埋葬中共红色专制。76年发生的“一月八日长街送”事件、沪宁线火车标语事件、和4.5天安门事件,都反映了这种历史“遗传基因”的作用。文革“宣告结束”之后,相继爆发了79年“中国之春”运动、86年“自由化”运动、89年民主运动,这些运动也含有对文革的历史性反弹。

8.文革留下的最大”遗产“就是”造反“。中共治下的相当大的部分民众第一次可以自行建立组织、展开”大串联“、”大辩论“,张贴标语、”大字报“,揪斗”阶级敌人“和”走资派“,甚至动用武器”文攻武卫“、”夺权“。中共大批官僚一下子威风扫地,老百姓怕官的秉性竟然一夜间改变,——这一段历史的投影无疑将重现于未来的民主大革命。

 

原载博讯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