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鳴:企業家的政治訴求與現實衝突 —— 任志強們的困境

分享給朋友

公鳴
  1. 大陸經濟發展現狀

   大陸自從1978年實行「改革開放」以後,經濟形態從原有的配給制經濟過度到有限的商品交易許可、生產資料私人持有、農村聯產承包等一系列經濟「政策」。這些措施極大的改善了國民生活條件。經過30多年發展,特別是在加入WTO進入世界經濟體系后,經濟總量已經升至了世界第二位。但同時,經濟形態也由配給制發展成為全球最大的權貴資本主義經濟形態:能做大的企業幾乎都有紅色背景,從全國性大型企業到省市級中型企業,不攀附權力,企業無法成功。貪腐、暗箱操作滲透了中國大陸經濟的每一個角落。

   在這樣惡劣的錢權交易背景之下,還是有很大一批企業家迅速地成長起來了。這些企業家在企業成長過程中,因為全球經濟一體化的融合,不可避免地充分接觸到了外界原本被中共屏蔽的那些信息。在這種條件的作用下企業家們開始形成了自己的價值觀體系,而這套價值觀體系,是有別于幾十年前那套紅色價值觀的。在為社會貢獻GDP數據、提供就業的時候,拋開經濟原罪不探討,他們開始謀求更多的其他權利,諸如:話語權、議政權、社會公共事務參與權等,通過謀求這些權利,以達成馬斯洛需求體系裡的最高價值實現。

  1. 企業家的政治現狀:

雖然自1978年中國大陸政府讓渡了有限的市場出來,允許國民在有限的市場中進行經濟活動,但是相應的政治權利——言論自由、參政議政、選舉權、被選舉權、刑事司法權、人生安全等等若干權利——卻完全沒有開放。這些權利一般國民不享有,企業家也不享有,

名義上,部分靠攏政府的企業家得以加入政協、可以坐進報告廳參加各級政府工作會議,然而很多企業家可能因為攀附的權貴(中央、省、市級領導)倒台而企業業務隨之關閉。在很多改制企業,企業負責人也是依靠特殊渠道來獲得巨額企業財富。這一切徹底做賤了中國大陸的企業家精神,企業家原應具有的創新、進取的精神蕩然無存。依附權力,在權力面前卑微地低下頭顱,已經常態化。

  1. 經濟發展與政治權利引發的衝突

在中國大陸,重慶企業家可以因為打黑不經過審判而隨意被查抄財產;鄭州企業家承諾競選市長不領工資而被各種稽查最終沒有了下文;任志強因批評「黨性的泯滅、人性猖獗」,微博被強制關閉,并遭到各大黨媒的口誅筆伐……

在企業發展壯大的過程中,企業家隨之增長的需求層次(對照馬斯洛需求理論)也愈來愈高,企業、企業家需要培植獨立的企業人格,企業家也需要塑造獨立的企業家人格。這種需求必然與已經固化了的政治權利形成不可避免的衝突。中國企業家要獲得獨立人格,要獲得更多的政治權利,要擺脫政治權利形成的束縛,目前好像只有移民一途。但即便是移民,只要還在大陸經商做企業,企業家仍然需要面對無休止的稅務稽查而不得不繼續攀附權貴。說實在的,誰不想掙幾個乾淨的錢,誰願意成天低三下四呢?

而中國大陸現行的政治體制不可能放企業家自由,因為哪怕中共各級官員也在權斗中朝不保夕。因為某官員的垮臺,相關企業也會拔出蘿蔔帶出泥。例如:周永康的倒台,有多少企業因他暴富又因他倒閉呢

  1. 如何面對這種衝突

在當下中國大陸,這種矛盾是否能夠調和?答案是否定的,至少在現行的政治體制框架下無法調和。在權貴資本主義道路上狂奔的中國經濟,最終必然給自己掘墓。這一點,我相信企業家們會有自己的判斷。

企業主們,不要再做賤企業家的精神,為未來尋找回一點自我的尊嚴吧!你們是否應該在企業發展的同時多關注些政治呢?這裡所說的政治不是現行體制下的政治問題,而是體制外的健康政治事務的積極參與。這種參與在未來的大變革中,必然會幫助大家找回遺失已久的企業家精神,也就是創新、進取、獨立的精神;同時找回失去的政治權利。

這是另外一種層面的創業,猶如美國版的「企業家宣言」那樣激情澎湃。

  1. 未來判斷

未來中國大陸的政治進程中必然要向著更加民主的方向進步,大的時代變革也即將來到。當下,任何一個良知沒有泯滅的企業家,他所說過的,他所做過的,終將被國民所銘記,在資本積累中那桶帶有原罪的金,也將因為正義的舉動而獲得諒解。幾十年后,或許人們不知道遠華房地產是什麼企業,但一定會記得任大炮抨擊過的「黨性的泯滅、人性的猖獗」這樣的良知善存的發言。

經濟發展,企業家們收穫最大,同樣也可能損失最大,在權貴資本主義狂奔的企業家們,是該停下來思考的時候了!

附:企業家宣言(Entrepreneur’s Credo of the American):

I do not choose to be a common person.

我不要選擇做一個普通人。

It is my right to be uncommon—if I can.

如果我可以,我有權成為傑出的人。

I seek opportunity—not security.

我尋求機會,不尋求安穩。

I do not wish to be a kept citizen,

我不想成為一位有保障的國民,

humbled and dulled by having the state look after me.

孱弱而沉悶的安享著過年的照顧。

I want to take the calculated risk,

我要做有意義的冒險。

to dream and to build,

我要夢想,我要創造。

to fail and to succeed.

我會失敗,我也要成功。

I refuse to barter incentive for a dole;

我渴望獎勵,拒絕施捨。

I prefer the challenges of life to the guaranteed existence;

我寧要充滿挑戰的人生,也不要萬無一失的或者;

the thrill of fulfillment to the stale calm of Utopia.

寧要心滿意足的顫抖,也不要萎靡空虛的平靜。

I will not trade my freedom for beneficence

我不會拿我的自由換取恩惠。

nor my dignity for a handout.

也不會拿我的崇高換取救濟。

I will never cower before any master

我絕不在任何權威面前發抖,

nor bend to any threat.

也絕不為任何恐嚇所屈服。

It is my heritage to stand erect, proud, and unafraid;

我的天性是挺胸直立,驕傲,而無所畏懼。

to think and act for myself;

我要自由的思考和行動。

to enjoy the benefit of my creations;

我要縱情於我創造的價值。

and to face the world boldly

我要光榮的面對著世界,

and say:

我要說:

“This, with God’s help, I have done.”

「在上帝的幫助下,我做到了!」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