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點心:反驳邦聯者的錯誤觀點 —— 對程惕洁《“大一统”观念,需要讨论》的回應

分享給朋友

 

文 / 兩點心

在我沒有踏進民主圈之前,我從來沒有遇到過認可邦聯制的中國人,可在我踏入民主圈之後,就會經常遇到。這些人中的極端者經常宣揚邦聯制對中國的好處,認為中國只有實行邦聯制,才能實現真正的民主,徹底結束獨裁,邦聯制是最好的能保障中國民眾利益的制度。這不得不引起我的思考——中國未來民主化後到底適合實行什麼樣的國體。
目前世界上已民主國家的國體有中央集權型單一制、聯邦型複合制、邦聯型複合制等,韓國是中央集權型,美國是聯邦型,英聯邦是邦聯型。中國目前是非民主國家,一直採用的是中央集權型,一般獨裁國家都是中央集權制,而中央集權國家不一定是獨裁國家。這是我們探討這個問題首先要搞清的概念。
另外,不管採取什麽樣的國體,不管是民主國家還是獨裁國家,不管這個國家領土的大小,都存在一個統一的問題。小的如新加坡,大的如美國,這些國家都是統一的,而不是分裂的,不是一部分族群想投票獨立就可以獨立的,否則就不會發生美國的南北戰爭。中國是領土面積比較大的國家,所以中國的統一就是“大統一”,這也就是中華傳統文化中的“大一統”。所謂“大一統”就是一個國家領土、政治、經濟、文化、軍事的統一。民主國家是如此,獨裁國家更是如此。正因為有了統一,才有了美國領土、美國政治、美國文化、美國軍事,我只聽說好萊塢電影帶來的是美國文化,而沒有聽說過好萊塢電影帶來好萊塢文化的。所以“大一統”不是中國獨有的,也不是獨裁國家所獨有的。“大一統”不等於“絶對統一”,不能把統一絶對化,不是這個國家的方方面面無論钜細都要統一,像中國大閲兵那樣,歷朝歷代都沒有做到一點。“大一統”是個相對概念,不同朝代不同統治者其統治的緊密程度都不同,否則中華文化也不會這麽豐富多彩。因此,我們要正確認識“大一統”的概念、內涵和外延。
當我們搞清以上兩個基本問題之後,你就會發現,那些認可邦聯制的,他們的觀念從論據到論理都是靠不住的,看似合理的主張其實卻荒繆之至。什麼是邦聯制,就是兩個或兩個以上的獨立國家為了某種特定目的而結成國家聯合的制度。邦聯國不是國際法上的主體,不可以加入聯合國。那這樣的話,中國不是名存實亡了吗?歷史上有無數外敵想亡我中華,可是都沒有成功。就是在清末,中國被列強壓迫的喘不過氣來,也依然頑強的挺了過來。可是如今卻要毀在自己人手裏。先是蘇俄走狗共党通過六十多年的統治,把中華大地和中華文化破壞殆盡。現在在大家都積極設法拯救中國的時候,這些極端邦聯主義者,以推動中國民主和拯救人民的名義,又想從實體上徹底消滅中國,真是可悲啊!認可邦聯者,其實質就是認可分裂中國;主張邦聯者,就是主張分裂中國。在這些人心中為了他們所謂的民主,還要先把統一的中國大卸八塊之後才實行民主,亦或是中國民主轉型後再把中國大卸八塊。他們口口聲聲說為了中國人民,可是他們卻完全不傾聽大陸人民的心聲,固執的堅持自以為是的道理,硬要主張邦聯制。他們的目標說實在話不是拯救中國,而是讓大陸民主化和肢解中國。他們以為自己代表民意,但其實他們只代表臺獨、藏獨、疆獨等部分獨立人士的意見,完全忽視了臺灣、西藏、新疆等內部堅持統一人民的聲音。就拿臺灣來說,雖然堅持統一的人是少數,但是即使是少數,這部分人合法的權益也應得到保障,所以按照文中的觀點,臺獨分子無權要求臺灣整體獨立,只能要求臺灣部分獨立,或者臺灣像朝鮮半島那樣分裂成兩部分。
今天我就以《“大一統”觀念,需要討論》一文為例(作者認可邦聯者的觀點),指出邦聯者觀點的荒繆,同時也讓更多的人免受迷惑,不要一葉障目不見森林,只見好處,不見危害。
首先我們要明白,“大一統”觀念本身沒有什麽錯誤正確之分,它只不過是中國人對一種對國家狀態的表述。不是你不講“大一統”,就沒有“大一統”了。其他國家雖然沒有明確表述“大一統”,但是那些民主大國依然存在大一統。所以,“大一統”觀念不存在拋不拋棄之說。不是說你拋棄了大一統,中國就實習民主了。世界上沒有“大一統”觀念的獨裁國家也不少,比如古巴、伊朗。因此,一統觀念雖深,但不一定就是錯誤;拋棄一統觀念,不等於走出惡性循環。不知道此文,為何犯這種錯誤,把這兩個劃等號。
中國目前實現民主,有兩種途徑,一個是和平轉型,一個是暴力革命。沒有人敢打保票說,中國一定是哪種方式實現民主,因為兩者皆有可能。而且從中國政局的發展態勢來看,中國和平轉型的希望越來越渺茫了,這是大家不能否定的事實。凡是鑒定的認為中國一定會和平轉型的,那是對中共邪惡本質認識不夠的原因。中共是一個具有邪教特質、沒有任何敬畏之心、突破人類底綫的流氓政權。一個置國家與人民於不顧的流氓政權,是不會自願退出歷史舞臺的,它只會頑抗到底,敘利亞的現狀就是證明。俗話說世事難料,很多事情經常會在你出乎意料的時候以出乎意料的方式發生,中國民主也不例外。
我們考慮臺灣問題,也是如此。民主化之後的中國,也會面臨兩種情況,一個是臺灣獨立,一個是臺灣統一。不過,我相信在中國大部分人支持統一的情況下,中國新政權是不會允許臺灣獨立的。如果中國新政權不顧民意非要認可臺灣獨立,那這樣的政權也不會長久。至於民眾會不會舉行遊行示威或通過選舉讓其下臺,這是完全可能的。當人民擁有自由表達的權力後,他們肯定會運用手中的權力表達自己的不滿,再也不會像在中共獨裁統治下那樣壓制自己。就是在中共的恐怖統治之下,大陸人民依然沒有放棄通過各種方式表達自己的意見,比如網民在網上發表不滿;維權人士的聲援活動;街頭運動人士的舉牌抗議;黑龍江工人冒著風險舉行的大罷工;曾經爆發的抗日遊行。所以說,大陸人民在獨裁下尚且能抗議罷工,更何況在民主之後呢?說中國大陸人不會抗議“臺獨”,不知道這個判斷是如何下的?怎麽可以用獨裁下民眾的反應去推測民主下民眾的反應呢?真要推測,也要與民主下臺灣民眾的反應去推測啊!
這篇文章通篇都存在這樣的錯誤——老是拿大一統之下中共的情況去推測未來民主中國的情況,一提到大一統,就想到中央集權;一提中央集權就想到中共,豈不知中央集權的統一的民主國家也不少啊,如韓國、日本、法國。思維定勢害人不淺啊!文中據此得出的結論——“大一統之錯”,又有多少正確性呢!
一、“大一統”真的就無視民眾福祉嗎?難道分裂就會重視民眾福祉了嗎?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大一統的國家,尤其是在初建時期,統治者往往會與民休養生息,實行輕徭薄賦的政策。像中共這樣一上臺就無視民眾福祉,折騰老百姓的,其結局已經是註定了的——中共必將像暴秦、蒙元一樣成為一個短命的王朝。所以,大一統國家不見的不重視民眾福祉。獨裁國家會重視,如沙特,民主國家更會重視,如加拿大。因此,以民眾福祉來否定民主中國的大一統,是不對的。凡是重視民眾福祉的國家,人民的幸福就容易得到保障。人民幸不幸福與人民的生活指數有關。不是大一統了,人民就不幸福了;分裂了,人民就幸福了,比如南奧塞梯、敘利亞、烏克蘭。一個國家的人民幸不幸福和國體關係不大,和是否大一統關係也不大。在民主的非集權國家,遇到經濟不景氣時,也有很多民眾不幸福,比如印度;在非民主的集權國家,也有民眾很幸福的,比如新加坡。
二、拋棄大一統就一定能避免治亂興衰嗎?
當然不能。徹底解決治亂興衰的根本之道是實行民主,這已經是被現代事實所證明了的,也是被眾人所認可的。在獨裁的體制下,是永遠無數走不出歷史週期律的。可是此文不把治亂興衰的原因歸結為獨裁,反而歸結為“大一統”觀念,這樣顯然是不對的。誠然“大一統”容易產生中央集權,但中央集權不一定意味獨裁。一個民主的實行中央集權制的中國,敢不把民眾利益放首位嗎?看看臺灣中華民國的選舉就知道了。
此文還稱,大一統會導致動亂無窮期,難道分裂就會永久和平繁榮了嗎?不一定吧!分裂成小國後,也要看這個國家是獨裁還是民主。如果還是獨裁國家,我看分裂後會更糟!比如敘利亞、南奧塞梯。在一塊土地上,各國因利益、領土糾紛,可能會打的更厲害,像中東、印巴那樣,中東、印巴可沒有“大一統”觀念。不要什麼事都怪在“大一統”上。美國、加拿大、俄羅斯也是大一統國家,也沒見他們天天動亂啊!也不要說統一戰爭時期死很多人,搞的好像分裂戰亂時期死的人很少一樣。也不要拿中共的集體化來說事,除了中共還有哪個朝代搞過集體化!我從來都是聽百姓說希望生活在太平盛世,還沒聽過哪個百姓希望在軍閥混戰的年代過日子的。
三、“大一統”觀真的不能與普世價值相容嗎?
當然不是。此文把“大一統”觀列為中華傳統文化的糟粕,因為它不合普世價值。俗話說,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大一統”到底合不合普世價值,我們不應該妄自揣測,而應該睜開眼睛看看這個世界,有多少大一統的民主國家,不要選擇性失明。尚且不說美國、加拿大這些事實上的大一統國家,就拿同樣具有“大一統”觀念的韓國說好了。在韓國“大一統”、傳統文化與普世價值並沒有不相容,而且其影響世界的韓流處處彰顯著傳統文化。
不知道從何時起,總有一股勢力在肆意地詆毀中華傳統文化與中國人的統一觀,他們把獨裁與統一對立起來,把普世價值與中華傳統文化對立起來,以圖從基因上改造中國,徹底鏟除以儒家為代表的中國傳統文化。他們把中國長期獨裁的原因歸結為中國傳統文化造成的。他們完全無視同樣是深受傳統文化薰陶的臺灣結出的文明之果,片面的全盤否定傳統文化,真是害人不淺!我在網上經常看到這樣的文章與宣傳,迷惑了不少接受啓蒙思想的人。
此文高度重視民眾切身利益,把民眾利益放在了最高位置,一切以民眾利益為衡量標誌。因此就可以以“民族自決權”為藉口而要求獨立,然後中央政府就必須答應,並且還拿出了聯合國憲章和國際法為其站臺。
我們承認任何民族都擁有“民族自決權”,但民族自決也不是隨意自決,誰想怎麼就怎麼樣!那這個世界豈不是像細胞分裂一樣,無限分裂下去。如果是這樣的話,如今美國還存在嗎?大國都要分裂小國,那這個這個世界像俄羅斯、美國、加拿大、印度等這樣大一統的國家都要分裂嗎?那為什麼美國會出現南北統一戰爭,為什麼不遵守南方的民族自決權呢?如果這場南北戰爭中央政府鎮壓有錯的話,那林肯為什麼會成為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總統之一?所以,民族自決是有條件的。聯合國規定了民族自決權,但同時也保證獨立國家領土的完整。為了防止“民族自決權”被濫用為“民族分離”,聯合國先後於1960年、1970年通過的《給予殖民地國家和人民獨立宣言》、《關於各國依聯合國憲章建立友好關係及合作之國際法原則之宣言》對民族自決做了專項規定,並鄭重申明“凡以局部或全部破壞國家統一及領土完整或政治獨立為目的之企圖,均與憲章之宗旨及原則不相容。”
另外此文作者和許多人一樣,混淆了國家分裂與中央政權分裂的區別。國家分裂是指一個國家領土、主權、國民的分裂,如朝鮮半島的韓朝兩國。而中央政權分裂是指一個國家內出現多個獨立政府分享中央政權,只是領土的暫時分治,國民分別認可不同的中央政府,可是國家主權在國際上只有一個,並沒有分裂,如目前的大陸臺灣。因此,民國時期,不管地方上出現多少獨立政權,如文中的中央蘇區、延安邊區政府,但在國際上代表中國的始終是中華民國政府。南京臨時政府、袁世凱時期南方各省的獨立以及二次革命建立的南方政府等這些獨立政權,只是暫時的獨立於中央政權,並沒有造成分裂國家的事實,他們的獨立只是為了便於更好的統一中國,而不是長期讓中國分裂成若干國家,這就是本質區別。文中搞不清楚這些區別,反而用這些例子來證明“隨意的民族自決權”,顯然是荒謬的。
當然有人認為考慮到新疆、西藏的問題,讓他們高度自治,實現聯邦比較好。我不否認中國有採取聯邦的可能,但是臺灣目前有成熟的運作機制。當中共倒臺後,大陸完全可以仿照臺灣建設一套適合大陸運作模式的政治制度,如果可以,中華民國完全可以重返大陸,為什麼我們放著一個現成的好制度不用,非要學共產黨摸著石頭過河呢?不管是聯邦還是邦聯,都沒在華人統治區或中華文化影響區試驗過,不是嗎!中華民國的憲政制度完全可以搬過來使用,針對特殊地區,如新疆、西藏可以出臺特別法案,讓其高度自治。文中拿靠謊言治國的中共治理下的香港為例,來否定大一統之下的自治制度,是不對的,豈不知現在的中華民國是法治民主國家,難道會像中共那樣肆無忌憚的破壞法治嗎?
總之,不管邦聯者想的再好,設計的再完美,那只存在於想像中。要知道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我只見過分裂出去的國家長久獨立的比較多,我還沒見過幾個分裂出去又主動回歸的國家!要是這樣,那想加入美國國家的不是排成隊,或者想加入歐洲那些高福利國家的地區不也是排成隊。可是現實我沒見過哪個國家想以國家名義併入美國或歐洲國家的!我只見過靠俄羅斯獨立的南奧塞梯申請加入俄羅斯的,不過,這好像與民族自決關係不大!
邦聯者認為自己抓住了民主的本質,跟上了歷史的潮流,其實在實際行動中卻往往做一些違背世界潮流的事情。如今的世界潮流除了民主化之外,還有全球一體化,就連歐洲各國、東南亞各國都在謀求一體化,成立了歐盟、東盟組織,怎麼中國要倒著走,要從一體化走向分裂呢!顯然中華大地這一片區域適合成為一體,這樣就有統一的市場,可以自由流動,人民可以有更廣闊自由遷徙的地域,減少各種貿易、政治、文字、語言、法律等方面的壁壘,可以有效解決由於風俗習慣等不同產生誤會而引起的糾紛,並且可以在法律框架內有效解決各地的利益糾紛,而且有中央政府可以主持大局,調節各方利益。否則豈不是很容易引起武裝衝突?國家之間的爭鬥很多都是因為利益引起的,難免會出現幾個野心家,為了利益就走向滅亡他國的道路。如果在一個國家內,怎麼可能會出現一個省要吞併另一省的現象呢?如果他想掌管全國,就通過選舉上臺執政就可以了,為什麼要打仗呢?真不知道這些主張邦聯制的人,到底是想讓中國進步呢,還是想讓中國倒退呢?難道不知道美國正是看到邦聯的缺點,才從最初的邦聯制走向聯邦制的嗎!放眼看看這個世界,有幾個邦聯制國家,邦聯制是主流嗎?我真心希望這些邦聯者能看清世界大勢,迷途知返!
不過,不管怎麼樣,看到有人針對我寫的文章進行回應,我很高興,因為言論自由是人最基本的權力,這在國內卻是最缺乏的,也是我們大家一起致力追求的。我並不認為我所講的一定是真理,但我必須要對事關中國民族大義的問題上,闡明自己的觀點,指出別人的錯誤,以供讀者鑒別,做出審慎的選擇!我們每個人都沒有權力把自己的觀點強加在其他人頭上,至於將來中國選擇什麽樣的國體,應該由全體中國人民投票決定,這是民主的最重要標誌,也是我們所要追求的民主本質!

 

原載議報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