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诚:海外民运应在推动军队国家化进程中有所作为

分享給朋友

 

文/姚诚

 

来到美国接触了一些民运朋友,也参加了一些民运组织的座谈、研讨会,应该说,他们对中国大陆民主运动中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层面认知比较深刻,但在推动军队国家化方面几乎是空白。
在中国五千年历史的朝代变更中,军事存在举足轻重,可以说绝大多数的搏弈都发生在军事层面,谁掌握了军权谁就掌握了政权。中共之所以能夺取政权,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在建军初期就制定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原则,即便在夺取政权六十多年后的今天,依然坚定不移。
当前,中共赖以维系其统治的手段无非就是舆论和军队控制。由于互联网的普及,舆论控制的效能正在渐渐弱化,但中共对军队的控制却在不断的加强,独裁者们现在将军队视为唯一的救命稻草,死死抓住放,他们太清楚了放下枪杆子后会面临什么样的下场。
同样,在中国推进民主运动,如果不解决军队姓党的问题,使其在政治变革中保持中立,,不仅会重演八九六四灾难,导致民主运动付出巨大的流血牺牲,甚至于根本就无法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这些,不用我在此重述,广大民运同仁们都应该有共识,现在的关键是我们应如何着手。笔者在此提出几点建议,以供商榷。
一、成立专门组织,对“军队国家化”各项工作进行指导。采取座谈、研讨、征文等形式进行理论准备。其主要内容为:
1、介绍民主宪政制度下军队的地位、作用和职能,提高中共军人民主体制下的职能意识。用民主国家政权更替中保持社会秩序稳定的事例,帮助中共军方人员认识到军队在政治和社会变革中保持中立的重要性
2、用中共建军后真实的历史,土地革命、抗日战争、三年内战、韩战、越战等真实的情况,揭露其丢弃国土、对外丧权、对内镇压的情况;
3、用八九六四镇压学生运动的事实,阐述中共军队姓党对社会、对人民的巨大危害。
4、从纳税人的角度指出军队对国家、人民应尽的义务和责任,否定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二、设立专门的办公地点、指定专人负责,以通俗易懂的文字材料和丰富详实的视频等,在互联网上进行传播。
三、该组织为专项机构,建立专门的网站,除固定少量的工作人员外,采取特约评论员的形式,聘请在军事理论方面的专家、学者及广大有识之士积极参与。广泛联络大陆的朋友,特别是现役和退役官兵,通过网络形成互动。
成立这个组织的宗旨是希望以非暴力的方式改变中国军队的立场和职能,使其作为和平稳定的力量在民主运动中发挥积极作用。
由于此举会撼动中共的统治基础,必定会激怒中共,因此,希望能得到海内外的同仁的大力支持,共同抗击。笔者在此抛砖引玉,具体操作还望大家提出宝贵意见和建议。
作者简介: 安徽省合肥市人,原中共海军航空兵司令部中校参谋,中国妇权义工,维权人士,中国曾押政治犯。2013年4月17日,因声援4•16安徽警方对张林父女维权行为採取暴力清场的行动而被警方抓走,并处以行政拘留15日,关押在合肥市拘留所;2013年9月3日,因其协助张安妮赴美读书而在上海办理赴美签证的过程中,被上海静安区警方抓走,后交至安徽警方被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刑拘;2014年12月12日,被安徽合肥法院以同罪名判处有期徒刑1年10个月;2015年6月18日,刑满获释。
 原载《议报》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