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平:精神不死,彪炳永续——2016年台湾大选国民党落败所感

分享給朋友

 

文/一平

 

台湾大选落幕,毫无悬念,蔡英文当选。此次台湾大选,和平而秩序,没有发生类似2004年及2010年选举中的暴力事件、目前也还没有有关贿选的报道,台湾民主政治已步入正轨。可喜可庆!

 

选举结果宣布后,绿营一片欢呼,民进党全胜,不仅蔡英文当选,而且获得立法院多数席位;而国民党慘败,不仅是朱立文落选,而且立法院席位不足三分之一。可以说传统的国民党至此结束,那个1911年创建的中华民国也黯然收场。至此,台湾和中华民国“拜拜”,那个以孙中山、两蒋为代表的国民党被台湾人彻底抛弃,“台湾将是本土人的台湾”。

 

 

 

1

虽然台湾的民主制度稳步提升,获得国际舆论普遍赞许;但现实地看,台湾的未来并不见好,起码比马英九的八年要糟糕得多。

 

蔡英文执政将面临两大难题。第一大难题当然是两岸关系。大陆的底线是“九二共识”,也就是双方承认一个中国。而民进党的底线则是不接受“九二共识”,民进党的核心纲领是台湾独立,而这正是大多数台湾人的真实政治诉求——不论其是否明确表述,承认一个中国即是全然否定民进党,也是否定多数台湾人的诉求。于此,二者大概没有妥协调和的余地。这里补充一点,就是大陆的“九二共识”,在“一个中国”的后面没有“各自表述”。想双方在谈判中,争执甚烈,但最终作为一种妥协,也未尝不可。对于绿营,有无“各自表述”无关重要,因为“一个中国”不可接受,无论是冠以中华民国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大陆当局已再三放话,否定“九二共识”将“地动山摇”。如故大陆政局不发生意外,中共大致不会发动台海之战,占领台湾;但是如果大陆发生重大政治危机,中共是否会出兵台湾做最后的冒险则很难说。不能完全排除此种可能。

 

可以预料,蔡英文不会明确接受“九二共识”,由此大陆将会出手制裁台湾,一是压缩台湾的国际国际空间,二是在经济上打击台湾。马英九执政八年,为争取台湾,大陆对台湾实行经济上让利。只要中共终止对台湾的让利政策,就将是对台湾经济的重大打击,而大陆作为一个庞大的经济体,有许多经济手段可以对台湾进行打击,乃至搞垮台湾经济,比如禁止台湾商品进口。我们需要对“地动山摇”有充分的心理准备,此绝非空言,想习当局已有备案。目前,台湾经济状况并不好,加之大陆的撤惠和打压,未来数年台湾的经济状况唯比现在更差,而不会更好。

 

第二大难题是民粹风潮。2015年,台湾的两大事件集中体现了台湾在政治上和经济上的民粹风潮:民进党在立法院阻止对《服贸协议》表决;太阳花运动,学生占领立法院。

 

公正地说《服贸协议》有益于台湾经济,合乎世界自由经济趋向,有益于台湾经济,故此马政府积极推动通过该项协议。而民进党非法阻止该协议通过,重小失大,倾向民粹,有害于台湾。此事件引发太阳花学运,部分学生以“人民”自居,强行占领立法院,瘫痪国会。此举以“人民”之名破坏宪政法治,有害于国家。太阳花事件乃为民粹主义代表性事件。然而该学运却受到民进党力挺,及台湾民众热赞。政治上、经济上,台湾都有“民粹”之势。

 

当然,2015年的这两大事件的背后,都有反对国民党政府、抵制大陆吞并之寓意,但是这仍不能否定台湾的民粹主义之风气。民进党作为草根政党,民粹是其底色之一,又是其争取选票的策略。民进党鼓动“民粹”,但也必将受“民粹”所害。蔡英文既然对“民粹”做了诸多许诺,其执政也必将受此牵累。发达国家高福利政策,致使国家不堪重负,渐趋没落,希腊之破产即在“民粹”路线。“人民”、“民意”一旦夸大起来,就很难收回去,而“人民”“民意”都在人性之内,而人性的弱点就是要求高于可能。然而,执政却是实在事,受制于现实之可能,一旦超越、妄为就是灾难。

 

民进党批判马英九倾向大企业、大财团,而不顾及下层民众,蔡英文

 

更是谴责马英九让“人民过得水深火热”;故而蔡英文执政后要整有关政策,“实惠”下层民众,但是“民粹”政策必将重创经济,使台湾进一步丧失在国际上的竞争力。讨好民众,势必违背事实,其有害于国家,最终也有害于民。“民粹”政治是讨好、忽悠民众的政治。

 

可以预计蔡英文执政期间,台湾的状况不会更好,反而会下跌,甚至下跌的幅度将不小。

 

2

 

现今,台湾对马英九的批判几乎是众口一词,蓝绿各从不同的角度对之大加谴责。然而从旁观察,马英九八年执政尽管有种种欠缺,但总体还是不错的,并非如人们所批评的那样。一般而言,人们是以期待值评断执政者,而人的期待远高于可能,因此民主社会人们对执政者永远都是不满意、谴责。而客观地评论政治家,其参照乃是可能值,也就是在现实局限中,他所能做的是什么?他实际做了什么?政治家的好坏取决于二者之差。

 

就陈水扁后的现状,马英九做了他所能做的。以两岸关系为例,台湾处于中美两大国对立与合作之间,即受制于中,也受制于美,所选范围有限。“不独、不统、不武”,马英九的“三不”政策做到了极致,在维护台湾的尊严和安全的前提下,发展两岸关系,为台湾争取最大的利益。蔡英文在竞选中提出“维持两岸关系不变”,显然除了不接受“一中原则”之外,也就是马的两岸政策。

 

舆论批评马英九的经济政策“依赖”大陆。自2008年爆发金融危机后,世界经济重创,陷入困顿。大陆作为世界经济的引擎,最大的市场,台湾要挽救自己的经济只能扩大对大陆贸易,增加对其出口,别无选择。即使蔡英文执政后,经济上也需延续此路线。美中在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上虽然是对立的国家,但美国的经济同样和中国的绑到了一块,相互依靠。

 

从另一角度看,蓝绿阵营均骂马英九,正说明马英九跳出蓝绿对立的局限,是为台湾整体利益执政。马英九代表国民党执政,绿营将之视作外来政权,因此无论马政府怎样做都被绿营所反对,立场决定,不论事实和理由。而马作为台湾总统,当然不能只代表蓝营,而需要顾及“本省”多数人的意愿,因此他必须部分放弃蓝营立场,为“本省”人说话办事,比如为“二二八”一再谢罪,而这就得罪蓝营,为其所骂。马英九将蓝绿的对立转移到自己身上,缓和了蓝绿的直接对立;否则只是激化蓝绿对立和冲突。再者,台湾已完成民主制度的转型,并经过李、陈两届偏向独立路线的政府,马英九必需体恤绿营的民意。

 

马英九对台湾可谓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还要加之“忍辱负重”。多多年之后,人们将会重新认识他。“道德品质”是他留给台湾的政治遗产,也是未来中国政治的榜样。相对暴力政治、权谋政治、黑幕政治、贪腐政治、谎言政治,马英九代表了未来政治道德的希望,虽然当下人们将之斥为幼稚、迂腐。比如,“王金平关说”事件,对于国民党,马英九是自毁家门,然而却体现了他忠于国家、尽心职守的品质和依法治国的信念。

 

马英九将是中华民国的最后一位总统,也是代表国民党执政的最后一位总统。之所以这样说,乃是表明2016年台湾大选之后,孙中山所创建的国民党及1911年所建立的中华民国将不复存在,此后二者均名存实亡。

 

台湾百分七十以上的民众支持台湾独立,新一代青年人更是如此。台湾人将国民党视为外来政党,将其政府视为外来政权,是不言而喻的事。如果没有大陆的武力威慑和美国的辖制,李登辉时代台湾即独立建国。何为台湾最大之民意,独立建国即是。此意愿是台湾大多数人的意愿,也是其最高意愿,并将是持久意愿。在此境况中,“中华民国”及“国民党”迟早要被台湾人所抛弃;不论国民党怎样努力,对台湾作出怎样的贡献,都不会被台湾人所认同,他们永远是外来人。

 

台湾人所求是台湾共识,而非中国共识。去年太阳花学运的内质即反国民党外来政权,追求台湾独立;今年大选,绿营席卷般大胜,内质也在于此。的确是,台湾人用选票赢得了台湾。蔡英文当选后,数万人聚会欢呼庆贺,现场一片绿色海洋,竟没有一面青天白日旗。中华民国结束了。

 

国民党落败后,朱立伦痛定思痛,誓言国民党需要改革。所谓改革

 

,无非正视台湾政治的现实,让国民党本土化,以台湾为本。国民党在台湾的唯一出路就是本土化,而本土化的国民党也就不再是真正的国民党。因此,此次大选之后,国民党将名存实亡。

 

李登辉执政后,两蒋的中华民国即悄然变色,台湾独立迈出了关键的一步,所谓“一边一国”就是将中华民国改为台湾之国,而与大陆一刀两断,即保留中华民国之名的台湾独立。陈水扁八年,实行去“中国化”,掏空了中华民国的内里,将学生的教科书都“本土化”了。陈水扁政权实在是太烂了,台湾人宁可再次选择国民党。马英九是正统中华民国的忠诚继承者,这是他的本色。执政八年,他竭力将走向独立的台湾拉回到《中华民国宪法》:两岸同属一个中国——中华民国。尽管马英九对绿营做出诸多妥协和让步,但是“台湾认同”乃大势所趋,是多数民意所在。而马英九的妥协让步,又得罪了蓝营,最终被蓝绿双方所抛弃,其最后支持率仅有百分之十几。

 

马英九是中华民国最后一位继承人,是中国国民党的忠实信徒,他最终的信念是中华民国统一中国。他的失败是国民党的失败,是中华民国的失败,沉痛苍凉。这是中国国家与民族的又一悲剧。我们祝贺蔡英文当选,祝贺台湾人赢得了台湾,但是中华民国统一中国的希望则再次被淹没。这一夜桃园郊外两蒋的陵寝格外凄然。

 

3

 

作为大陆人,台湾人要求独立可以理解;而作为台湾当地人,要求独立乃理所自然。

 

再远不提,1949年蒋介石兵败中共,带120余万人撤退到台湾,占当时台湾总人口的13%,而台湾面积不足4万平方公里。对于任何地域、族群突然间移居来如此庞大的人口,都是吃不消的,都会不满怨愤。

 

而且国民党同时还迁来政府、军队,实行威权统治,执掌主要军政权力,将台湾作为反攻大陆的基地。当然,民国政府也是迫不得已,国家处于战争时期。但设身处地地从台湾人着想,其将国民党作为外来人及政权,也是情在理中。

 

再,1949年之后出生的几代台湾人和大陆少有瓜葛。前三十年,双方敌对,全然隔绝;再后二十年,双方开放经济,台湾人能来大陆办企业做生意了,但是普通百姓往来还是很费周折;近十年,民间往来才频繁起来,但仍比去其它国家困难。六十多年来,台湾事实上一直是个独立的国家,中共和国民党双方所说的一个中国都是理念上的。就此状况,让多数台湾人,特别是青年,自愿接受一个统一的中国,少有可能。

 

之所以说“少”,是说如果大陆如美国那般发达:政治民主、经济富裕、社会自由、司法公正、文化昌盛,那么台湾人会愿意统一进“中国”。但是,大陆仍是极权政体,连律师的安全均无保障;党操控舆论,稍言不当即犯“颠覆罪”;虽然成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是人均GDP,不足台湾的三分之一,仍属于不发达国家;文化上,大陆当下还在倡导“红色主旋律”;至于社会不公、权高于法、腐败盛行······,就不用说了。这样的国家,如果不是看其口袋里有钱,谁都是避恐不及。凭哪点,台湾人要认同你,与你统一呢?反之,大陆人如果能统一到台湾,那倒是他们的幸运。

 

然而,立于大陆的角度,其反对台湾独立,也自有道理。当然,这样说的前提是,大陆台湾本属一个中国。

 

其一、台湾的战略位置对于大陆至关重要。抛开政治,任何国家都将安全作为首要考虑的问题,即使大陆转型为民主国家,也将如此。台湾是中国东南沿海的天然屏障,麦克.阿瑟称其为“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满清年间,福建水师提督施琅上述康熙,其《恭陈台湾弃留疏》奏言:“台湾地方,北连吴会,南接粤峤,延袤数千里,山川峻峭,港道纡回,乃江、浙、闽、粤四省之左护。”“弃之必酿成大祸,留之诚永固边圉。”“即为不毛荒壤,亦断断乎其不可弃!”海路贸易畅达之后,台湾的战略位置倍增,其扼西太平洋南北航道咽喉。别的不说,日本四分之三的航运需经此航线,其中包括70%的石油。

 

其二、台湾独立将引发中国连锁性的分裂。如果大陆允许台湾独立,那么香港、澳门、各少数民族地域亦可独立,进而深圳、广东、福建、浙江发达地区,乃至东北均可纷纷效仿。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经受如此肢解,也没有任何政府敢冒如此风险。其关乎国家生死存亡,因此大陆宁可绝死而战,也不会允许台湾独立。

 

其三、维护中国统一乃大多数民意。台湾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人支持台独,而大陆百分之七十,乃至八十以上的人则支持统一,反对台独。有关台湾统独,不仅是两岸政府的对决,也是两岸民意的对决。任何国家,其国民都有国家认同之观念;任何民族也都有民族认同之意识;当认同观念遭到挑战,任何族群都会反弹。

 

(下)

 

4

 

有关“独立”的几种情况:

 

1、两相情愿,和平分离。冷战后,捷克斯洛伐克经过公民投票,和平分离为两个各自独立的国家。捷克经济发达,不愿被斯洛伐克所累;而斯洛伐克虽然经济上不济,但更愿意维护本民族的宗教和传统;二者一拍即合。一个国家的两片地域和两个族群能够如此和平、友好地分手,成为两个独立的国家实在幸运,可谓人类文明的榜样。但是,其后的关键乃是双方力量相当、利益也相当,双方愿意,各取所需。

 

2、公投独立。1814年,丹麦于拿破仑战争战败,将挪威割让给瑞典。挪威拒绝接受,趁机窜不独立。其后,瑞典出兵挪威,挪威屈服,隶属瑞典。其后,挪威贸易快速发展,海权力量扩张,而瑞典保守,力量相对势弱。于是,挪威于1905年6月宣布独立;瑞典政府视之为叛乱,右翼政客欲强硬征讨,但国王奧斯卡二世则宁愿挪威独立,也不开战;而且海上霸主英国支持挪威独立,其它欧洲各国也反对瑞典征讨挪威。于是,瑞典政府决定让挪威实行公投决定其去留。1905年8月13日,挪威舉行全民投票,结果99.95%支持挪威独立。此结果,瑞典早即预料到的,公投仅仅是走个过场。

 

挪威得以和平独立,原因有三:其一双方实力相当,挪威随稍弱,但有一争;其二欧洲各国支持挪威;其三奧斯卡二世的开明。

 

2014年8月,苏格兰实行独立公投,赞成票为44.7%,反对票为55.3%,未通过。苏格兰公投的前提:之一,1707年年苏格兰和英格兰合并,签的是国与国之间的条约“TreatyofUnion”,在理论上条约可以退出。相应,美国各州则不可经公投独立,因为各州签订的是宪法,各州联合组成一个国家。如果某州要独立,需要经过美国全民公投,而非某州单向公投。之二,2012年1月,经过英国政府授权,苏格兰议会获得举行公投的权力,并制定相关程序。之三,2012年10月,英国政府与苏格兰政府就公投签订《爱丁堡协议》。

 

公投是某地域和平独立的方式,但前提是双方达成协议,取得对方认可,而非单方行径。否则就可能失去和平,等于单向宣布独立,引发战争。1861年美国内战即是。如果某地域可以单方面公投即可独立,那么大部分世界上国家都将解体,战火处处。

 

3、武力对抗。一方坚决要独立,一方坚决不允许,相持不下,最终走向武力对抗。此事贯穿人类历史,血流成河,更可悲的是,许多地区至今如此。2005年北爱尔兰共和军再次宣布放弃武装斗争,转入和平进程。然而,2009年爱尔兰再发生两起恐怖袭击事件。缅甸北部十多个少数民族,拥有武装,为独立与政府军血战不止,延续至今。

 

国家是一定地域与族群生存的必要形式,但也是人类战争的根源之一。两次世界大战将国与国的战争推至极致,再扩展就是人类的毁灭。然而也正是二战之后,人类对战争、国家有了深刻反省,成立了联合国,奠定了人类和平相处,共同生存的理念。欧盟的建立标志各参与国间永久地消除战争,体现出“国家”观念的弱化,和平共生意识的增长。这是人类的伟大进步,但是国与国间的对立、敌视并未全然消失,人类尚未完全走出丛林法则。当今,国家仍然是一定地域和族群的主要共生体,国家间仍处于各种利益和意识的冲突中,比如欧盟由于各国的利益冲突面临解体和重组的危险,叙利亚难民潮大批涌入欧洲,致使“人权高于主权”的价值遭到严峻挑战。我们坚持人类和平共存的理想,但也要正视国家间、统独间的对立,甚至有些地域、国家间的冲突你死我活,无解。

 

台海两岸的统独之对立,实无调和的可能,唯一的办法就是维持现状,拖下去:一个中国,各自表述;不统、不独、不武。等待时间,如果未来东亚发展到欧盟的地步,统独即均无异议。但是,此次大选之后,台海局势将发生重大变化,蔡英文政府不会承认“一个中国”,而大陆也欲就势加快统一的步伐。虽然两岸尚不可能开战,但彼此的对立乃至敌对将大大升温。

 

5

 

此次台湾大选,国民党落败,最受害的实是大陆。为什么这样说呢?

 

其一,大陆的极权体制不可能长久支持下去。极权体制具有先天的欠缺,其是一元的直线统治,而且是命令式的——所谓硬性的;而现代社会则是多元,且迅速变化的。这就决定了极权体制无法平衡社会的各种矛盾及冲突,也无法应变,化解危机;其唯一的办法就是强力压制。但是中央的力量是有限的,而压制下,问题并不是得以解决,而是重重积压下来;一旦中央权力示弱,就是体制性崩溃——国家和社会的总崩溃。其二,该政权也不可能长久支撑。中共政权历史上坏事干得太多,杀戮更是太多,本无合法性;而毛后三十年又太腐败,掠夺过甚,无官不贪,可谓天怨人愤。“民可载舟,亦可覆舟”不过是说,任何政权都需要民意的支持,一个政权到了民意尽失的地步,也就到了末日。其三,中共名不正,言不顺,亦不可持久。共产意识形态反人类文明价值,为世人所唾,是不争之事实;然而共产意识却是

 

中共政权合法性的依据;因此中共明知其为人所共弃,但仍要死命坚持“共产”意识形态。然而,共产意识形态终归无法得民认同,无法凝聚民心,也无法按此运作国家、组织社会。此三重注定中国早晚将崩溃,而中国之崩溃乃是剧烈之灾难。

 

大陆良知之呼吁大陆当局改革,就是为了让国家安全落地,避免体制性崩溃。于此,“中华民国”与“中国国民党”是救助中国的两大有益元素。

 

“中华民国”国号与《中华民国宪法》是救助中国的基本框架。中华民国是亚洲首个建立的民主国家,虽然名不副实,但是代表了中国的希望和方向,而且百年来,其百经挫折,政体却不断进步,直至在台湾完全实现民主。遗憾的是,中共在苏联的鼎力支持下,武装占领大陆,建立极权政权,否则大陆也早已在中华民国的国号下实现宪政。

 

大陆改革的核心是实现“宪政”,而恢复中华民国,实行《中华民国宪法》乃是大陆改革的最佳捷径。中华民国在漫长的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宪政经验,将大陆汇入中华民国,可大大缩短大陆实现宪政的时间,减少其间挫折与弯路。“中华民国”是近代中国正统国号,其连接中国古老文化传统,又融汇现代国家民主宪政之要素,可凝聚大陆溃散之民心,重振国人沦落之希望。《中华民国宪法》是成熟之宪法,中华民国有百年实行之经验。将大陆纳入中华民国国号与《中华民国宪法》是救中国,免其崩溃之灾的最佳途径。

 

政治是人性的集中体现,自有其阴影。任何一个长期置身政治中心的政党都有其欠缺、过失和污点,但是我们要看其主体,看其属性。如果要批判国民党,可以写数部著作,但是就主体,百年来可谓尽心致力于建设现代宪政中国,由始至终贯彻三民主义:为民族、为民生、为民权。国民党向上,继承中国传统道德仁义礼智信,面对现代世界,积极进取,汲取先进国家之文明之经验,最终在台湾实现民主体制。国民党集中国数代之精华,为建设现代中国奋斗了百年,积有丰厚的政治经验与资源,是中国民族的可贵财富。如果不是中共在苏俄的支持下,夺得大陆,当今中国将是何等繁荣昌盛文明的国家。

 

如果毛后三十年中,大陆允许国民党回归大陆,那么中国将会和平转型宪政体制。其一、国民党将会带回在大陆中断的中国传统文明与精神;其二可与中共建立两党制衡的政治机制,和平改变大陆极权之困;其三可以带回丰厚的宪政经验和资源;其四给大陆人民带来希望,挽救大陆走向崩溃。

 

可惜,此次台湾大选结束了中华民国,也结束的国民党,确立了台湾独立——即使言辞上尚不能宣布。大陆失去了借助“中华民国”与“国民党”和平实现宪政转型的机遇,将不可避免地走向体制性崩溃。呜呼哀哉!

 

中华民国与国民党先失败于大陆,败走台湾;现今又再败于台湾;这自有其本身的原因,但更是外部大背景所致,可谓是中国之天命。1927-1937.中华民国赢得10年黄金时期,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欣欣向荣,然而日本悍然将侵华战争扩张到华北,国民党只得领导国民奋起抗战,经过八年浴血奋战,最终与盟军共同赢得抗日战争的胜利。然而,中共在苏俄纵使和支持下掀起内战;而经八年抗战,国家本已疲惫不堪,加之后有马歇尔计划,美国终止对国民政府的支持;蒋政府最终丢掉大陆。民主政治,民意为尚。台湾长期与大陆隔绝,台湾民意要求独立乃自然之事,于是国民党被台湾民意所抛弃也是必然。国民党由强势执政党,到和平接受被台湾民意抛弃,可见其仁义之心。

 

我们理解台湾人,恭贺他们;然而作为一个大陆人不为中华民国与国民党的消亡而痛心,乃是没有良心。

 

6

 

台湾最终会独立吗?台湾最终将会独立,不仅台湾,各少数民族地区、东北诸省、沿海各省······,也将会独立,因为中国将会全盘崩溃,国家将会四分五裂。

 

和平的年代,大一统并非好事,当下世界治理最好的国家都是小国,比如北欧诸国。大国常有大麻烦,乃至大灾难。中国如果能和平地分裂为数数国家是好事。一个十数亿人口,近千万平方公里版图的统一国家,由一个中央政府管理,很难治理好。辛亥革命后的联省自治是好的取向,但问题是中国一旦分裂就内战无休,这是中国不幸的现实,也是中国的宿命。当今中国也依然如此,一旦分裂就是混战不止,西方地区甚至会发生种族性大规模的杀戮,这是中国当下的政治现实。

 

要避免中国走向崩溃,唯有和平实现宪政转型,将国家和社会带回合理的政治框架,然而这在中国已无可能。“红二代”接管国家最高权力,他们的梦想是维护老辈的红色江山,但这是做不到的;他们断送了中国和平转型的可能,推进中国走向崩溃的进程。而中国的崩溃将是一场极其惨烈的灾难,可怜中国十数亿苍生。

 

我们要看到:1、当下中国有数亿现代流民,进城无落脚,回乡无生计;2、毛三十年的残暴统治,杀戮无数,留下数代血海深仇;近三十年,政府加官吏肆意掠夺,无官不贪,无利不夺,天怨人愤;3、中国经济是极权体制中的权力经济,其主体是权力垄断性经营,并且权力者以权力套取私利,其没有民营经济的稳固基础,也没有持续的市场竞争力。故此,中国的经济极为脆弱,高层权力一旦发生问题,整部中国经济将随之崩溃;4、中国基层社会处于非组织状态,动荡一旦发生,必将引发暴乱;5、数十年的“党意识”垄断,造成社会道德空缺,人们有私利而无公义观念;6、中共半个多世纪的极权统治,使少数民族对汉族结下深厚仇恨,政治转为民族间的敌对。

 

以上这些麻烦即是中国崩溃的因素,也是崩溃一旦发生造成社会暴乱、乃至战争屠戮的能源。可以预料,灾难一旦发生其惨烈将超乎人们的想象。

 

但是,我仍对中国文明怀有信心。在灾难之后,在分裂之后,各地方将得以独立自治;地方独立自治之后,大陆中断的中国传统文明将得以复兴;而各地方自治巩固之后,其将重新走向联盟,且而不限于大陆,而是整个华语文化区。那时,一个联邦的宪政的中华文明体将重新建立。在此过程中,中华民国及国民党的政治遗产和经验,将会被重新认识,并得以复兴,因为它们乃是中国文明的一部分,是中国现代文明的起点和主要经验。

 

由此,我们可以说,中华民国、中国国民党虽然一败于大陆,再败于台湾,但由马英九、洪秀柱所继承的中华民国之精神不死,其将汇入中国五千年之文明,并为其现代部分之主体,并被后人所继承延续!

 

2016年1月28日于伊萨卡

 

原载《纵览中国》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