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定华:《千古圣哲孙中山》自序

分享給朋友

 

文/袁定华

 

中华民国国父孙中山提出“民族、民权、民生”的三民主义思想。(钟元/大纪元)

 

(编者按)11月12日是国父孙中山先生150岁诞辰,大纪元网站从黄花岗杂志获得授权,连载《千古圣哲孙中山》,以供读者了解国父的生平事迹。

 

儿时,在一本《共和国国文》的小学课本中,读到一篇“放纸鹞”的课文,讲的是一个放风筝的故事:春季天气晴朗,孙中山和几个小朋友一起放风筝,风筝升上天空,大家都想拉住风筝走,争来争去,争持不下。一个年龄稍大一些的小朋友,把风筝抢在手中,自己拉着放,不愿让与别人。孙中山说:风筝是大家的,应该大家 轮流拉住放,只是你一个人拉住放,“不公平”。

这是第一次认识孙中山,也是第一次见到“不公平”这个词。故事还附有插图,孩子们穿着各式各样的衣服,孙中山穿着长衫,留着小辫。插图给留的印象很深,将近七十年过去了,至今还清晰的贮存在脑海中。儿童时代的孙中山,就反对事情的不公平,令人肃然起敬。

公平与正义是社会发展的两大支柱,所以数十年来,一直怀着对孙中山先生无限敬仰的心情,在探寻先生的事业,寻找先生的足迹,但在退休之前,终日忙碌,无暇顾及。

白居易曾言:自此光阴归己有, 往日岁月属官家。

退休之后,有了时间,于是,阅读到了许多有关孙中山先生的书籍和文章,读后很受启发,于是,越来越渴望了解孙先生的人生经历,以及孙先生对中华民族超时代的历史功绩。

关于辛亥革命,在初中的历史课中就讲到了,说辛亥革命是孙中山领导的一场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最后失败了。随着历史的演进,后来慢慢地才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事实上的辛亥革命是由孙中山先生与辛亥先贤们一起,在推动中国社会制度文明化的进程中,前仆后继所开展的一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伟大革命运动。辛亥革命的成功,共和民主社会制度的确立,结束了自夏启开始,一直延续了四千多年的社会公权私有的家天下,革新了社会公权公有的制度体系,为中华民族开辟了崭新的历史航程。这是夏、商、周、秦、汉、晋、隋、唐、宋、元、明、清的历代更迭所无法相比的。

二○○七年,二月二十一日(正月初四),从亲友任本命先生处借来《孙逸仙先生传》(吴相湘编撰)一部,如获至宝,喜出望外!因为在此之前(即元月二十七日),就曾梦想:若能写一篇《现代圣贤孙中山》的文章,来纪念“辛亥革命成功一百周年”、“中华民国开国一百周年”,那该是何等有意义之事啊!借到这部书,使梦想变为现实,前进了一步。

一年后,即二○○八年,四月二十二日(三月十七), 又有幸从“汉唐书城”购得《孙中山全集》一套。太兴奋,太高兴!因为《孙中山全集》的购得,为写纪念文章提供了史料保障。之后,又有幸获得了罗刚先生编著的《中华民国国父实录》一部,于是便下定决心,写出这篇纪念性的文章来。这虽是一个非常幼稚的想法,但还是想试着去做一做。经反复思考与琢磨,确定用《千古圣哲孙中山》作为篇名。

撰写《千古圣哲孙中山》的主要目的在于,了解孙中山先生;认识孙中山先生;纪念孙中山先生;宣传孙中山先生;使自己原来对孙先生的朦胧知觉,清晰化;对孙先生的敬仰,最大化。同时,想在此基础上,对孙先生的一生,试着做个概括性的总结。当然,也深深自知,以自己上不了台面的知识、学识水平,上不了台面的写作能力,想给一位立下“三不朽”功勋的超时代历史伟人的一生,作概括、作总结、立小传,简直是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的盲目举动。用“不自量力”四个字,作为自画像,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然而,尽管如此,而内心对于孙中山先生的崇敬之情,终日不能释怀,且产生一种冲动。故,怀着对中山先生的无限敬仰,还是坚定地想试着做一做。自然,做成此事,了却心愿,也还是具备两方面的有利条件的:一是可充分运用孙中山先生的存世文献,一是可充分运用前辈们的研究成果。

数年以来,通过阅读史料,阅读文献,阅读前辈们的研究成果,深深感觉到,孙中山先生,一生辉煌,处处闪光。

一、孙中山先生通过对天下事、天下人、国家性质、政府行为的考察,将天下与人分为三类,将国家与政府分为两种。

在漫长的历史岁月里,人们把人类社会的所有一切叫做天下,也叫做江山社稷,是一种权利财富,它与社会财富一样,同样存在“所有制”的问题。孙中山先生把“上下五千年” 的天下所有制分为三类:一曰公天下;二曰家天下;三曰党天下。前一类,即公天下,既是古代的一种公平、文明的社会制度,更是现代一种文明的民主宪政制度;后两类,即家天下与党天下,则是一种野蛮的专制独裁制度。

人为万物之灵,是天下的主体,而人又是形形色色,天赋不一。孙中山将形形色色,天赋不一的人划分为三类:一曰先知先觉;二曰后知后觉;三曰不知不觉。先生认为:先知先觉是发明家;后知后觉是宣传家;不知不觉是实行家。此三种人,各有各的历史作用,世界上缺一不可。孙先生提倡:先知觉后知;先觉觉后觉。更主 张:先知先觉者绝不可运用自己的才智,为己谋私,欺诈他人。应当为天下人,尤其为不知不觉者谋平安,谋福祉。

不论哪种形式的天下,都有国家与政府。孙中山又将国家、政府各分为两种:一曰民主国家;一曰专制国家。一是良政府;一是恶政府。

孙中山先生一生的奋斗目标,就是推翻独裁专制的恶政府,建立民主共和的良政府。

二、创立三民主义、五权宪法,作为国民革命的思想指导与理论基础,以此开展改天换地、翻转乾坤的国民革命。建立了三皇所未有,五帝所不及的不世功勋。

三、唤醒沉睡、麻木的华夏同胞,号召大家醒起来,觉悟起来,推倒满清,打破专制,解除奴隶地位,自己为自己谋幸福。

孙中山先生看到当时的四万万同胞处在满清专制之下,总是说满清皇恩浩荡,深仁厚泽,毫不知道被满清征服了二百多年,作了二百多年的奴隶,人人都是醉生梦死。所以先生大声疾呼:“今天中国安危存亡,全在我们中国的国民睡还是醒。要醒起来,中国才能有望。大家要醒!醒!醒!醒!”

四、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孙中山是一位历史的开创者,而不是历史的因循守旧者。先生创立民国,为中华民族开创了一种数千年来从未有过的民主宪政新生活。

孙中山先生为同盟会制订的这一政治纲领,因应世界潮流,顺乎民心,合乎民意,一呼万应,推翻腐朽的满清政府二百六十余年的专制统治,从而结束了中国历史上四千余年来的皇权独裁的帝国时代,创建起中华民国。把广大民众推上“皇帝”的宝座,自总统以至于百官群僚,皆为人民之公仆。

五、发动革命之初即向天下表明:我们进行的是平民革命,不是帝王革命,不是改朝换代。革命党人不做皇帝,所以不会为争夺帝位、不顾人民疾苦而进行战争。只是想将中华民族的国体、政体导向民主宪政而与世界同轨,以谋求国家的万世太平。

六、告诫国人:政党政治是民主宪政的基础,所以政党政治可谓民国之魂。政党政治必具三大要素:符合民意的党纲;高尚纯洁的党德;文明有节的党争。 只有政党政治趋于成熟,国家方能长治久安。

七、 “南京三月”,一手创建成一个完整无缺的中华民国,为求南北统一,为免战火蔓延,为免生灵涂炭,毅然决然辞去开国大总统职务。世人赞之曰:“公以一手变天下如反掌,即以一手让天下如敝屣,皆以为民也。”

八、视民主共和为生命。当袁世凯、张勋及其以后的军阀们,颠覆民国,践踏约法,破坏国会时,先生愤然高举护法救国大旗,发动护法战争,为护法救国竭尽心力。直至生命最后一息,尚言不及私,惟“和平、奋斗、救中国”一语,连诵数遍!而与世长辞。将这一伟大的历史使命留与后人来完成。

孙中山,一个农家子弟,一介书生,一介平民。然而当他看清、看透天下大事(势)之后,为救国救民,竟敢于面对庞大的满清帝国,毅然决然举旗“造反”,他的行动可谓是惊天动地!他这是书生造反,文人起兵,事实上他是无兵可起的。这使我们不能不思考先生的雄心、胆略、勇气、魄力,究竟是从何而来?!思之再三,不得其解,使人不得不归之于“天赋超凡”一语。

孙中山义旗一举,天下景从,年长的、同龄的、年少的,有识之士,血性男儿,四面俊良,八方豪杰,无不乐意追随先生左右,投身革命,为国出力。这是一种魅力,一种无形的巨大魅力。先生的巨大魅力源自何处?无他,人格高尚,道德纯洁,光明磊落,至诚无息,革命目的至大至公而已。

孙中山先生在香港西医书院学习期间,开始阅读中华典籍,研究中国历史。在此过程中,深受良师益友何启、胡礼垣的影响,他们共同认为:汉文经史诸书注疏繁琐晦涩,十三经经汉儒宋学注疏之后,不仅未能表达原意,甚至多有乖误。因此,探究历史,必须要“研读原典,直接古人”,这便成为他们的共识。

王韬是一位当时富有革命思想、才华出众、精通英语的大学者,他与英华书院院长理雅各合作,将十三经译为英文本并出版。他不为古人奴隶,注释大都明快切实,显豁精准。孙中山对这套中华典籍英译本非常爱好,于是,精心研读,贯通儒学。

综观孙中山先生一生,除其个人独具的超凡天赋外,追寻先生的足迹,即可找到先生的道德本源——与孔子思想一脉相通的内在融合,并在此基础之上另有新的发展。

在孙中山先生的视野里,中国在古代,是世界上最为富有、最为强盛的国家。那时中国的强盛,是世界独强,无人可与匹敌,不像十九、二十世纪欧美各国的强盛,乃是列强,而不是独强!中国古代其所以能够成为世界独强,那是因为古人拥有一套完整而系统的修身治国的政治哲学理论,而且认认真真、一丝不苟地付诸实践。这套政治哲学理论,在外国的大政治家的著作里还没有见到,这就是《大学》中所说的“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一理论把一个人从内发扬到外,由一个人的内部做起,推到平天下止。道理讲的是何等的透彻,何等的精准。像这样精微开展的理论,无论外国什么政治哲学家都没有见到,都没有说出,这就是我们政治哲学的知识中独有的宝贝。中山先生认为,这种正心、诚意、修身、齐家的道理,本属于道德的范围,今天要把他放在知识范围内来讲,才是适当。

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又称为八纲,诚意,正心,修身,是修炼内里功的要目;齐家、治国、平天下,是修炼外表功的纲要。一个人,尤其是从政者,首先必须要修炼好诚意、正心、修身的内功,然后才能够修炼好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外表智能。表里功夫,同时修炼,才能成为社会有用之人,否则将会步入歧途邪道。在现实社会生活中,人所共知:意不诚者则心必不正,心不正者则身必不修,身不修者则家必不齐,家不齐者则焉可治国?国不治者何可谈平天下!孙中山先生一生行事,无不本于这一颠扑不破的人生哲理。

“仁” 是孔子思想的核心,在《论语》中多有论述,孔子提出仁的思想后,很多人曾向孔子问仁,孔子并不作直接回答,总是启发人们去自己思考、领悟仁的内涵。因为孔子认为,仁是每个人内心中与生俱来的一种美德,存在于每个人的心里,只要你自己求仁,即可得仁。那么究竟什么才是仁呢?孔子在《论语.雍也.如有章》中曾经说:“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这是孔子对仁的正面解答。

孔子仁的思想延伸到了孙中山,孙中山先生对于仁的思想,有了更为深刻、精辟的阐释。孙中山先生说:

“仁与智不同,于何见之?所贵乎智者,在能明利害,故明哲保身,谓之智。仁则不问利害如何,有杀身以成仁,无求生以害仁。求仁得仁,斯无怨矣。仁与智之差别若 此,定义即由之而生。中国古来学者,言仁者不一而足。据余所见,仁之定义,诚如唐韩愈所云‘博爱之谓仁’,敢云适当。博爱云者,为公爱而非私爱,即如‘天 下有饥者,由己饥之;天下有溺者,由己溺之’之意,与夫爱父母妻子者有别。以其所爱在大,非妇人之仁可比,故谓之博爱。能博爱,即可谓之仁。

“仁之种类:
一、救世之仁,
二、救人之仁,
三、救国之仁。
仁之种类,有救世、救人、救国三者,其性质则皆为博爱。何谓救世?即宗教家之仁,如佛教、如耶稣教,皆以牺牲为主义,救济众生。……盖其心以为感化众人,乃其本职,因此而死,乃至光荣。此所谓舍身以救世,宗教家之仁也。何谓救人?即慈善家之仁,此乃以乐善好施为事,如寒者解衣衣之,饥者推食食之,抱定济众宗旨,无所吝惜,居于乡,而乡称仁,居于邑,而邑称仁。此谓舍财以救人,慈善家之仁也。何谓救国?即志士爱国之仁,与宗教家、慈善家同其心术,而异其目的, 专为国家出死力,牺牲生命,在所不计。故爱国心重者,其国必强,反是则弱。”(注)

很显然,孙中山对于仁之学理的阐释,有着明显的发展。比“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的解答深刻而精细的多。

由上述可见,孙中山先生道德、人格、情操的本源,无一不是植根于孔子思想、儒家学说之中。

孙中山既有来自儒家仁爱的情操,又有来自基督博爱的胸怀,这就铸就了孙中山完美的道德与人格。再加上与生俱来的超凡天赋,如此才为中华民族立下了三不朽的功勋。
何谓三不朽?春秋时鲁国大夫叔孙豹认为:“ 大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三不朽”

孙中山先生,三不朽之历史伟人也。其德、其功、其言,永驻后世仁者心中,静心细品,味醇无穷。其丰功伟绩,超凡勋业,常不在坊里言传之间,而是蕴涵于世人意会之中。现在若要用语言文字来作以表述,实在是太难太难太难!所以一个世纪以来,尚不曾见哪位学者做过此事。笔者不揣冒昧,想用“十二个字、三组词语”为孙中山先生的三不朽权且做一概括,以此求教于资深学者与社会贤达。

立德: 天下为公
立功: 开创民国
立言: 三民主义

古人云:一字,一句,能除天下公患之言,则为不朽之言。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建国方略》、“五权宪法”等,皆为天下兴利除患之言,为民众启智教化之语。其功在继往,绩在开来,自当传诵千古,受益后人。

孙中山,一位千年不一见的超时代历史伟人,无论你用什么样的语言去叙述他,描写他,刻画他,都是苍白无力的。孙中山一生,高山景行,何需刻画!所以在撰写 《千古圣哲孙中山》的过程中,只有充分运用先生的存世文献,用先生的话语,先生的思想,先生的文章,先生的行动,来传递先生救国救民九死一生、百折不挠的坎坷历程,来展现先生令人无限景仰的精神风采与高尚纯洁的道德情操。

孙中山致力于国民革命,凡四十年,有一呼万应风起云涌之时,亦有山重水复艰难坎坷之日,于斯时也,先生从不气馁,其毅力决心无不令人荡气回肠。先生在那艰难的岁月里,也曾感慨万端的说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而“真正的革命没有失败的道理”才是先生唯一的人生信念。笔者在撰写的日子里,反复阅读相关文献,心灵极为震颤,以致数度泪下,几为失声。

在撰写的过程中,除充分运用孙先生的存世文献外,还充分运用了前辈们的研究成果,如吴相湘先生编撰的《孙逸仙先生传》,罗刚先生编著的《中华民国国父实录》。两位前辈虽已作古,对两位先生严谨治学而凝成的心血结晶,特致崇高敬意,并对两位前辈,再致衷心感谢!
二○一一年,是辛亥革命成功一百周年,二○一二年,是中华民国开国一百周年,怀着无限崇敬的心情,特以此篇奉献于孙中山先生及辛亥先贤们的在天之灵,以纪念先贤们三不朽的功勋。
写完全篇,心愿了却,感到一阵轻松。全篇三十余万字。今付梓面世,敬请方家指教,以便补充、修订。

 

袁定华  二○一○年十月十日

注:《孙中山全集》第六卷P22-23“在桂林对滇赣粤军的演说”(中华书局2006年11月第2版)。

 

原载《黄花岗杂志》第34期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