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生米」蔣中正 ——紀念抗戰勝利七十週年

分享給朋友

探 春
2015年10月31日

自有綽號以來,政治人物便成為綽號應用的重災區。綽號讓政治家更加風靡於世,綽號讓政客們加倍形神兼備。人們喜歡給政治家起綽號,政治家也常常樂於自封綽號,政治家們更喜歡互送綽號。「孫大炮」固然是調侃+嘲諷,「鄧總射擊師」又何嘗不是控訴+憤怒也。綽號是政治語言的酵母,政治在綽號中發酵。

蔣中正一生有過無數個綽號。簡單的有「老頭子」,親狎的叫「校長」,調侃的叫「蔣光頭」,臭罵的喊「蔣該死」、「臭頭仔」,不一而足。譽滿天下謗亦隨之,理固當然。抗戰勝利七十周年之際,翻翻舊賬,冠諸老蔣頭上諸多綽號裏,「花生米」(peanut)一詞格外顯眼。

這個別具一格的綽號,要拜二戰美軍駐華代表史迪威所賜。查閱史迪威的個人文件集(Stilwell Papers),稱呼蔣為「花生米」,可謂史不絕書。不僅如此,他在公開或私下場合裏,也曾口頭用過這個蔑稱,以至於後來馬歇爾都曾聽說,並狠狠地訓斥了他一頓。

那麽,「花生米」在英文裏有何含義?內涵和外延為何?這值得我們好好研究一番。

查閱牛津英語詞典(OALD),花生米「peanut」除了其本來含義之外,似乎並沒有甚麽特別之處:

1、a nut that grows underground in a thin shell;

2、(peanuts) a very small amount of money

顯然,史迪威如果用「一小筆錢」來私下指代蔣中正的話,並沒有什麽道理。誠然,中國是一個窮國。但嘲笑別人貧窮,不是高傲自負的史迪威做出來的事。

那麽,既然「Peanut」並無確實意涵,史迪威又何出此言?

正沒做理會處,翻到Peanut之種屬Nut,這便一清如水了——Nut的含義多達七種:
1、 堅果;
2、 螺母;
3、 人的腦殼;
4、 奇怪、癲狂的人;
5、 熱衷於某項事物的人(類似於日語的「控」);
6、 男人的睪丸(如同闽南粗话「LP」);
7、 (罵人)放屁!呸!

1942年7月19日,史迪威第一次在日記中,稱呼蔣中正為「花生米」:「會見了商震,并要求他將一份有關緬甸的備忘錄轉交給花生米。這是一次要求花生米閉上獅子口、展現他合作誠意的嘗試。」顯然,在這裡,「花生米」意味著頑固、難纏。

1944年6月14日,史迪威寫給妻子的一封信中說:「中國的局勢看起來非常糟。我相信花生米將會為他的愚蠢和頑固付出代價。」無疑呼應了上一條記載。

1944年9月17日,當史迪威得知中國在第二次緬甸戰爭中取得騰沖之役勝利的時候,他在日記裏面不喜反憂:「如果日本人真的撤退了的話,花生米就會變得更是不可控制了。」

1944年9月19日,得知羅斯福對蔣中正施壓,史迪威興高采烈地寫道:「花生米的滑鐵盧」、「我終於把花生米的臉給砸爛了」。字裡行間,面有得色。

如是,Nut倒是恰如其分。史迪威一定是用了第四個含義指代蔣中正,另外又用了最後一個含義來辱罵蔣中正。或許,也因為蔣的光頭和腦殼——這個別致的外貌給了史迪威第一靈感。幾重含義合一,就此,一個無理取鬧、固執狂妄的弱國元首形象,呼之欲出——事實上羅斯福總統就曾警告過史迪威,不要用類似對付摩洛哥和蘇丹酋長的辦法來對付蔣中正——可想而知美國將軍們對中國和蔣中正的成見有多深。

綜而觀之,史迪威對蔣中正,不脫輕蔑、嫌惡、貶斥、忌憚、憎恨、仇視之複雜情緒。

蔣中正,NUT?

查閱蔣的日記,對蔣的這個綽號,我們可以知之更詳,知之甚明。

事實上,蔣對史迪威和英美的這種高傲的白人中心主義,表現的是不屈和抗拒。第一次緬甸戰爭(1942年),史迪威不聽調遣,擅離職守。蔣儘管在外交上不敢或失了些許禮數(這也讓他優柔寡斷,錯過了撤換史迪威的時機),

但在日記和私下場合里,蔣對史迪威們的態度,是羞惱、憤怒并不假辭色予以嚴厲指責的。蔣雖然終保持著中國仍是一個弱國的清醒和自知之明(在開羅會議中國提升為世界「四強」之後,蔣在日記里表達了中國國力並不足以忝列四強的冷靜,并未得意忘形),卻也不能忍受史迪威日復一日、不加修飾的凌辱和輕蔑。「余實已心碎精疲,幾不能久持。…此種橫逆與恥辱之來,實為有生以來未有之窘困。」(《蔣中正日記》,1944年9月30日)

橫逆恥辱,不自史迪威始。在蔣的人生里,自抗日始。1928年日本製造濟南五三慘案,蔣下令「繞道渡河,繼續北伐」,堅忍、果決、耐心長期作戰之籌劃,于是已焉佈局。也就是從濟南慘案開始,蔣每天日記右上角一定寫上「恥」或者「雪恥」,這個「恥」字,終其日記絕筆,未曾改變。

日本誘降,蔣嚴詞拒絕,並在日記中流露說:「國民革命精神與三民主義,只有為中國求自由與平等,而不能降服於敵。訂立各種不堪忍受之條件,以增加我國家民族永遠之束縛。」(《蔣中正日記》,1937年12月29日)

蔣就像真正的忍者一樣,忍辱負重,堅忍自強。就像一枚硬堅果,你可以敲打它,卻無法擊碎它;你可以打敗它,但不可能征服它!

蔣中正是二戰期間遠東骨頭最硬的領導人。若沒有蔣公這個蒸不爛、煮不熟、錘不扁、炒不爆的硬堅果領導抗戰,堅持不屈,那麽中國可能早已被日本、蘇俄、中共、偽滿、地方派系們聯合瓜分,中國在戰後將毫無地位。我們根本會失去慶祝抗戰勝利七十週年的機會。中國換了任何人、任何力量,無論是糊塗的汪兆銘、陰狠的毛澤東、傀儡的滿洲國、騎墻的地方軍,都無法擔當這個硬如鐵石的Nut 角色。八年乃至十四年以來,抗戰領袖唯此一人。

蔣中正,Nut with Guts!

黃仁宇說得好,蔣于抗戰時之獨裁地位,獨裁已非自主——他無法不在中央正處弱勢之時,盡量收攏權力,以對抗各派的明槍暗箭,以此集合力所能及的資源,堅持抗戰到底。上述史迪威對蔣所具有的輕蔑、嫌惡、貶斥、忌憚、憎恨、仇視之情,偽滿、汪偽、日寇、中共、蘇俄、地方軍閥對蔣,也皆所具備——或多或少,名目不一。今日觀之,蔣雖仍只能算是弱勢獨裁,這種弱勢獨裁,卻奇跡般地支撐了八年之久,熬到了最終的勝利。

史迪威這番蔑視、輕慢、譏諷、嘲弄,在我們今日看來,那卻滿滿地證明了蔣公的堅韌、毅力、勇氣、耐心。他萬分當得起一個Hard nut,一個Tough Nut,一個硬堅果的榮譽稱號。我們幸得了這樣一位硬堅果,護佑中華打贏了這場艱苦卓絕的衛國聖戰。今天台灣人如果好好學習這段歷史,也會豎起大拇指說:蔣中正,有LP !

二戰末期著名的阿登戰役,德軍包圍了巴斯托比鎮,寫信給美軍將領麥考利夫,要求他投降。麥考利夫將軍給德軍的回信,只有一個字:NUTS!(放屁!呸!)

中國在幾乎沒有外援的情況下獨自抗戰了四年,也在極度缺乏外援的情況下又堅持了四年。也正是因為史迪威的顢頇,蔣公甚至準備過不惜放棄與美國的結盟,繼續獨立抗戰。面對日軍的誘降、汪偽的壓力、中共的陰謀、強國的霸淩、地方派系的杯葛——蔣中正在事實上的回答,坦白講也只有這一個字:NUTS!

謹以此文紀念抗戰勝利七十週年,暨蔣公冥誕一百二十八週年。 對中共當局沐猴而冠之「閱兵」,我也只有一句話: NUTS!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