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戰應該參加大陸「抗戰勝利 70 周年閱兵」嗎?

分享給朋友

 

兩 點 心 / 2015年8月

最近連戰參加抗戰 70 周年閱兵引起了島內極大爭議,而在大陸基本上是一片支援之聲。 這說明在兩種不同政治氛圍下薰陶出來的人,其思維是不同的,這反映了兩岸對抗戰不同的認識。 現在,我就以一個大陸人的視角,來看看連戰是否應該來大陸參加抗戰大閱兵。

在這裡我很明確的告訴各位,我認為連戰不應該來大陸參加抗戰大閱兵。 其原因如下:

一、連戰擔任過中國民國副總統,他的特殊身份決定了他和其他臺灣人士的不同。 連戰現在仍然享有副統治的榮休待遇,蒙受國恩,怎可到敵人陣營參加閱兵儀式,看著這支曾經推翻過民國政府、屠殺過學生、喪失過國土、腐敗透頂的党衛軍在人民面前耀武揚威呢? 中國人以前是講氣節的,士可殺不可辱。 作為當過民國副總統的連戰,這是把羞辱當榮耀嗎?

二、有人說現在是和平年代,國共已經不再是敵人了,這顯然不符合歷史現實。 可以這麼說,在這個世界上,民國最大的敵人就是中共。 中共自從把民國從大陸趕出去,建立新生的共和國後,一直沒忘記徹底消滅民國,把其從地球上抹去。 雖然現在局勢有所緩和,但中共一直都沒有放棄吞併民國的野心。 就在前段時間還舉行了類比攻佔民國總統府的演習。 連戰此時到敵人陣營參加一個敵人的慶典,合適嗎?

三、還有人說這是紀念抗戰,是全民族共同的節日,連戰來大陸,也無可厚非。 可是他們忘了,中共以前從來都沒有舉行過紀念抗戰的大閱兵,這次抗戰勝利70周年大閱兵,打著紀念抗戰的旗號,卻是專為習近平量身定做的一場政治秀,意在展現習近平君臨天下的威嚴,從而昭告天下,震攝黨內外、國內外敵對者,當然這也包括即將選舉的臺灣。 這次大閱兵空有紀念之名,卻無紀念之實,掛羊頭賣狗肉。 對抗戰最好的紀念,是還權與民,讓人民真正當家做主,而不是搞大閱兵炫耀武力。 難道中國人民奮勇抗戰是為了繼續做奴隸嗎? 既然都是做奴隸,做日本人的奴隸,與做蘇俄走狗的奴隸有什麼區別。 連戰去參加這樣一個有名無實的慶典,有必要嗎?

抗戰的勝利,從民族來說,是全國人民的勝利,從政權角度來說,是中華民國政府的勝利。 我們紀念抗戰不能脫離人民,不能脫離民國,也不能脫離國軍,而中共舉辦的抗戰紀念活動,完全是在炫耀共党的所謂「歷史貢獻」,和民國無關,和人民無關。 大閱兵除了勞民傷財、擾民亂民之外,不能給百姓帶來任何實際的好處,而他所特赦的刑事犯可能會增加民眾潛在的危險,拍的抗戰電視片也宣傳的都是中共,發的撫恤金還把沒有投降共產黨的抗戰義士排除了,這些沒有投誠共產黨的抗日國軍才是真正有氣節、值得紀念的人! 連戰去參加這樣一個慶典,如何對得起抗戰英烈!

四、中共作為蘇俄在中國的代理人,是一個徹徹底底的漢奸賣國集團。 蔣介石曾經說過「漢賊不兩立」,他們可是曾經要武裝保衛蘇聯的人,他們和抗戰的勝利根本就沒有多大關系。 一個靠國難而發家的共匪,有什麼資格代表國家和人民舉行抗戰閱兵? 一個抗日戰場的小小配角,現在卻成了主角,成了抗戰宣傳的主角,主導抗戰紀念活動,這是對歷史的侮辱,這是在傳導一個錯誤的歷史觀念!

可以說,如果沒有日本侵華,可能就沒有今日的中共,中共從心裡是感謝日本的,毛澤東的談話已經證明了這一點。 這樣一個竊取抗戰勝利果實的政權,這樣一個漢奸賣國集團要舉行抗戰大閱兵,連戰竟然出席,他面對中共虛構歷史、拔高自己、突出自己、醜化民國的大閱兵,能看的下去嗎?

五、習近平上臺後,中共窮兵黷武、大興土木、勞民傷財,加重人民負擔。 在大陸經濟不景氣和股市崩潰的背景下,在大陸民眾生活壓力越來越大的情況下,在大陸爆炸、火災、污染等事故災難不斷發生的環境下,在大陸很多人反對此時大閱兵的呼聲下,習近平依然我行我素,舉辦大閱兵、冬奧會,置人民于不顧。 這在中國歷史上絕對是一個暴君,而暴君通常都是好大喜功、獨斷專行的。 面對這樣一個獨裁的禍國者,連戰身為自由民國的前副總統,竟然不體恤民情,與正義的人民在一起,抵制邪惡,反而在關鍵時刻站在邪惡的禍國者一邊,真是民國的悲哀!

如今的天朝內憂外患,災難不斷,民怨沸騰,末日跡象明顯。 習近平為了給自己搭建一個表現自己的平臺,同時還為了把黨內外渙散的人心凝聚起來,更為了強化中共執政的合法性,於是這場抗戰大閱兵政治秀就出臺了。 如果連戰來了,就等於變相承認中共執政的合法性。 可是在中共執政合法性越來越受到民眾質疑的今天,無數的中國人,都希望著習近平中共早日倒臺,其中還有很多人期盼著民國早日回歸,連戰反而來參加大閱兵,為中共月臺,這顯得是多麼不合時宜和與民為敵啊!

因此,連戰出席中共大閱兵是絕對不應該的。 還記得,他在北大演講時說:為民族立生命,為萬世開太平。 此時他置背後的中華民國于不顧,置中華民族的正義于不顧,與壓迫中國人民的土匪為伍,他心中的民族在哪裡呢? 他所期盼的萬世太平在哪裡呢? 難道他不知道一党獨裁,遍地是災嗎!

 

原載《議報》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