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岸觀火」:台灣綠營青年的左翼濫觴

分享給朋友

 

文/蓝道

 

都已經三年了,從2013年的「洪仲秋案」凱達格蘭大道徹夜圍攻總統府開始,到「反核電」運動,再到去年的「太陽花」反服貿運動,到今年的反課綱運動。作為一個關心民主,關心台灣藍綠政鬥的大陸三民主義人士,越看越心涼,台灣是民國政府播遷之地,民國憲政實施之地,華人世界的民主典範。民進黨以民主先鋒之姿態,在中華民國這個民主國家,在這三年里做了什麼?動輒發動學生上街,從研究所和大學生,現在發動高中生,年齡越來越低幼,從立法院到教育部衝擊,一步更進一步。

在民主國家發動學生上街,這一幕好熟悉,抗戰前一年,北平大學生在中共地下黨組織發動著名的129學運,要求抗日,公元1947年南京大學生同樣在中共地下黨組織下,發動「反飢餓反內戰」活動,當時國民政府如今天一樣對學運束手無策。後來那些示威的學生到那裡去了?大部分留在大陸的這種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毫無疑問都被扣上「右派」的帽子。

世界上學運的背後都是那些政治派別在推動,是否都是左翼力量?當然不能全部如是說,但我看到許多案例,如五六十年代的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左翼運動,當時動員了許多左翼工團、職業工會、青年團體和文藝團體,以及大學生,這是馬共的前線組織或統一戰線組織,它退出議會,走上街頭,在不拿起武器的前提下追隨馬共的路線。1976年泰國左翼學生民主運動,亦是走上街頭的非憲制暴力運動,當時廣場上示威者甚至中左派和右翼話語並存。左翼政治運動實際操盤手法為煽動學生上街,並不鮮見。

時至今日,民進黨之社會運動,自苗栗大浦,國光石化,台北文林苑事件,一直都是這些民進黨的外圍組織,以及親民進黨的學生衝鋒陷陣。民主國家裡,不在立法院進行辯論博弈,卻一有事就指示學生上街圍城,拼命附會說反服貿是公民不服從運動,說反課綱也是公民運動。藉多嘴多舌,總說每次都有行政程序問題,但最後我們看到的是學生衝進立法院,霸佔月旬,令到當時文化部長龍應台出來呼籲學生不要破壞立法秩序,而民進黨更在運動以後提出要重新討論服貿協議通過;本次反課綱運動,現已達到荒謬的程度,患有憂鬱症的學生自殺後,被民進黨造為英雄,說台教育部逼死他,因為他衝砸教育部而將被提告;而昨日學生更高呼「慰安婦是自願」,甚至聲淚具下。已經太荒唐了,我希冀的民主運動,卻以無知和莽撞,甚至下流的方式呈現!

說到皇民史觀,美軍佔領日本時期是大力割除的,盟軍總司令部當時在戰後的日本,不惜人力物力成立經濟科學局,負責改革日本經濟,而民間信息教育局(civil information and education section,CIE)則負責公共信息,教育,宗教以及其他社會問題,對日本人進行宣傳和再教育,甚至利用新聞,出版,廣播,電影在內的傳播媒介鼓勵日本自由主義力量增長,推進日本民主化進程,而爭取所有媒體與日本公眾進行聯繫,確保他們認識日本戰敗事實以及犯下的戰爭罪行,要日本人民認識到軍國主義是他們苦難和貧困的根源,使得他們理解盟國對日佔領的理由和目標。當時美軍對日本人再定位和再教育,防止軍國主義復活,改變日本人臣民之道思想觀念,由美軍的保守主義鐵拳,為自由主義在日本的傳播進行護航,當時美國人作的非常成功。美佔領軍司令部信息處第一任處長布拉福德.史密斯曾經提交一份備忘錄,發起「信息運動」,要揭露日軍的戰爭罪行以及戰爭責任反省,要重新編寫太平洋戰爭史,還原歷史事實,揭露軍國主義罪行和日本部隊在海外所犯罪行。

但是時至今日,前殖民地的台灣,竟然本末倒置,使用街頭運動手段,攛掇在知識儲備和閱歷均不成熟的高中生,衝砸教育部,為皇民史觀背書,胡說「慰安婦是自願」,這不符合普世價值觀,亦違背當初流血犧牲的盟國戰士初衷。這些學生所捍衛的觀念,竟然是美軍當初所反對的!

今日之反課綱運動,為了抵制所謂教育部黑箱操作「微調」,要由高中生來給慰安婦問題進行定性,更將處於懵懂和被誤導犧牲的高中生更被塑造成英雄,令我想起另一個悲催的「聖祭」, 1987年11月,不是民進黨黨員的鄭南榕被當時要台獨的民進黨大牌立委朱高正暴打,在場的民進黨大佬竟無一敢勸,事件起因竟然是也要台獨的鄭南榕到民進黨第二屆黨代會會場向黨代表發送《台灣獨立的展望》一書,到鄭南榕自焚為台獨殉道後,民進黨全黨卻去擁抱鄭南榕,更不惜把曾經被暴打的鄭南榕型塑成民進黨的神主牌,來收割鄭南榕的政治遺產! 受民進黨鼓動的「反課綱」林冠華,自殺身亡。但現在已傳出消息,他之前深受民進黨外圍,反服貿運動中堅」黑色島國青年組織「成員洪瑞璞排擠。未尋短見前,其同儕一直霸凌林冠華,是警方抓扒仔,而當林冠華死後這些霸凌之人又以林冠華友人面目出現,再造神,再收割! 手法之卑劣無恥無以復加!

說起來「黑島青」的名字,亦是與上世紀二三十年代日本左翼和日共外圍組織「黑色青年組織」極似,日「黑青」傳到台「黑青」後,其中許多成員甚至成為台共與左翼激進分子,如蔡孝乾,洪朝宗。而「反服貿運動」學生佔領立法院後,曾經讓我印象極深的是,除了將於右任的「立法院」匾牌砸在地上踐踏,高呼支那蝗蟲滾出去,而著名前台共成員史明進入會場鼓勵學生,真是跌破眼鏡。綠營台獨小女神陳妙婷,不僅與史明合影,還業餘時間穿上紅衛兵服裝拍攝寫真。這種無知的表現讓人嗟嘆!

不僅如此,綠營的宣傳觸角延及到了大陸政治思想圈,又誤導所持自由主義思想的善良人士。他們在台推行去中國化種種策略,高呼國民黨賣台親共,與中共一條褲子。但面對仍有記憶的我們,猶記2004大選年時,囂張的綠營水軍在網絡聊天室大呼「中國豬滾出去,憑什麼我們要管你們的民主」,那時綠營網軍的下流灌水是出名的,每次路過聊天室都能感受,他們與毛粉的謾罵實在是不相上下,充分體現了他們的素質。如今他們卻狡猾教壞我們原帶藍色傾向的小孩,胡說綠營才支持大陸民主,國民黨不是。難道郝柏村老伯這幾年,屢次回到大陸,嗆聲中供方虛假抗戰宣傳不算嗎?馬英九在去年雙十發表的支持香港講話,不算嗎?大陸當局可是警惕的很呢。而當年聲言不管中國豬民主的綠營突然就開始支持了?

筆者在香港雨傘事件時出於義憤,因網上言論以及被偵測有藍色思想,因此被警察查到,有六七個警察衝到單位里,訊問足足五六個小時。時值今日,筆者對當日在單位里暴露同情香港雨傘運動以及三民主義思想,被黑皮警察羞辱而毫不後悔,因這總算為餐風露宿年輕的學子們出了一份道義,我亦有八九廣場情結,雖然彼時我只是路邊圍觀的孩童。但我認為那才是抗爭真正第一線。而現在我看到一直所關注的香港臉書賬號如熱血力量,dash破折號,竟然聲援民進黨反課綱,繼續把林冠華塑造為英雄,而教育部和國民黨又成了反動典型。心情真是沈痛,難道因為同情香港,最後又變成了要支持皇民化分子,支持高呼民國滾回中國的盲目民粹?僅僅是因為走上街頭,年少學生的抗爭,不看抗爭目標就得支持?當年土共地下黨組織那麼多學生運動,上街遊行我們也得支持?僅僅是要高喊民主口號,自稱進步,我們也得支持?當年土共的新華日報高呼了不少民主與人權口號,也騙了不少善良人士啊。

如果蔡英文和民進黨真心要上台執政,請用光明正大的手段,在議會辯論,在電視上公開演講,不要在一個正常民主國家裡利用學生運動,來蒙騙人氣與同情。不過即便他們得勝,也將面對一個空前黑暗的挑戰,因為巨大的天朝怪獸,將以百倍於當年日本軍國的體量,蹣跚向南海東海走來,以他們無底線任性的邪惡,以及迅速膨脹的財富作惡。慣以街頭運動欺負國民黨的民粹暴力分子,還是好好想想對策,究竟你們纖弱的學生抗爭是否有用?能勝過國軍的炮火防禦?不過好像你們只要練成了皇民史觀,就實用了,因為畢竟可以在一切殖民地上當順民!而國民黨和馬英九所做的一切卻永遠只能被抹殺,馬英九對BBC講話支持大陸律師,馬英九多次表態支持平反六四事件。難道這不是民主?而且是實實在在的!

在希特勒和斯大林的國家進行學生運動難度意義,完全不同於在民主國家進行學生運動,希望那些一見學生運動就悲情訴說的人要看清楚。民進黨老搞一些這麼簡單的事情,但是說得要真反共防共的策略,步驟,他們卻沒有!也希望海外異議媒體這天朝自由派獲取信息的管道,能夠多給大家一些不同聲音,多思考,到底綠色學運是不是就等於真民主!是不是只要綠色的都是對的!

圖1:太陽花學運日前在台大校友會館齊唱「國際歌」,來源:自由時報。
圖2:身著馬克思、列寧頭像文化T恤的陳為廷,來源:壹週刊
圖3、圖4:陳妙婷COS紅衛兵,來源:陳妙婷臉書。

图片可能包含:2 位用户
图片可能包含:1 位用户
图片可能包含:1 位用户
图片可能包含:2 位用户
原载《博迅》

分享給朋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