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記者 公鳴:「越戰老兵」调查,整合才是出路

分享給朋友

 

公民記者 公鳴 報導

 

2015年6月23日,來自中國各地24個省、市、自治區的近萬名越戰老兵再次到北京表達訴求。他們上一次進入中共首都北京表達訴求是在2014年5月。事實上,近幾年來中國各地都陸續有發生越戰老兵聚集抗議的活動。

1979年打響的所謂「對越自衛反擊戰」,是兩個社會主義國家之間「以領土爭端」為藉口發生的軍事衝突。那是一場很少被提及的戰爭,也是一場至今中共官方沒有任何紀念活動的戰爭。如果沒有「越戰老兵」們一波一波的抗議,這場戰爭已經被大多數國人遺忘了。

「越戰老兵」有什麼不滿,以至於要一次次抗議,甚至到中南海附近聚集呢?

(越戰老兵集會,圖片來自網絡)

 

 

一、越戰老兵的年齡構成

 

越戰老兵是指1979-1989年間中共對越作戰十年間參戰的倖存者。這些參戰人員當時年齡多在20-30歲之間,有一部分尚不足20歲。30年后,當時的青年壯力已經成為 45-60歲的中老年,步入了勞動力喪失或即將喪失的年齡階段。

 

二、越戰老兵的職業構成

 

上世紀80-90年代有大批越戰老兵陸續退役。按照當時安置退役軍人的辦法「轉業」。越戰退役軍人轉業後的人生道路通常有如下三條:

1  選擇當時中國大陸社會最熱門的職業「工人」。他們進入到各「國營」企業,為自己想像了美好的職業規劃,直到被「下崗」。

2  一些沒有「關係」的農村兵,繼續回鄉務農,回到中國大陸的最低生活水平,其人生軌跡和入伍前沒有什麼變化。

3  一小部分,僥倖進入了政府、警察等機構,成為「鐵飯碗」公務員。

 

三、社會變遷對越戰老兵的影響

 

1990年代,中國大陸開始大規模推進「經濟改革」。2000年以後中共啟動了全國性的「國營企業」破產重組。大量企業破產倒閉,工人下崗,領取幾百元至千元的生活費為生。在1990-2005年這15年間,中國大陸社會的醫療、社保、教育逐漸由國家和企業承擔轉向個人承擔,而越戰「退役」老兵正好處於這個階段的空白時期。

而在「退役」到下崗這10-20多年間,他們喪失了系統學習職業技能的寶貴時間,因為年齡的關係很難再創業,又因為接近退休的年齡,很難再有企業接收。很多人甚至無力繳納社保醫療等費用,這與下崗前落差非常巨大。由於通貨膨脹嚴重,80、90年代出台給與「越戰」老兵的優撫金政策,至今無法保障生活。

回到農村的越戰「退役」老兵,他們過著與普通農民一樣的日子,但是隨著2005年以後中共推行的房地產政策以來,大量農民失去土地,丧失了賴以生存的基礎,其中包含了相當部分的越戰「退役」老兵。進入政府各部門、警察、以及央企的那部分越戰「退役」老兵從我們接觸的情況來看,沒有參與到各地的抗議中來。

 

四 、引發抗議的原因

 

1  從生活状况來看:下崗失業,生活艱難占一部分;在家務農,失去土地或丧失勞動力的一部分,这两部分是引发抗议的直接原因。

2  在中共要求地方政府給與越戰「退役」老兵的各種承諾中,地方政府并沒有履行。這也源於中共分配機制出現問題。中央拿走地方稅收的大部分收益,留給地方政府可支出資金非常少,而地方政府在近年來發展無力,只有靠土地財政的大量債務賴以維繫。在這樣高支出低收益的情況下,早就無力對執行中共對越戰老兵的美好承諾。这是间接原因。

3  除了上面两個主要原因之外,在中共近年來的「企業破產」、「農民失地」的掠奪模式下,非越戰老兵的下崗工人、失地農民同樣也在不停的表達訴求,只是在中共的維穩政策下,個體或小群體事件會被迅速撲滅,而「退役」老兵這一特殊群體,可以按照原有的建制被迅速有效地組織起來,大規模組織抗議。這也是近幾年來,我們多看到「越戰」老兵的抗議活動,而少見下崗工人的抗議活動的重要原因。

(越戰老兵集會,圖片來自網絡)

 

綜合評論,「越戰」老兵這一群體近年來頻繁的舉行抗議活動,是中國大陸各種群體事件中比較特殊的一種。特殊性在於,他們源於中共體制之內,游離於體制之外。从上面提到「中央承諾、地方兌現」這樣一個尷尬的解決方式來看,「越戰」老兵問題在中共的框架之下是無法得到解決的。未來此類事件將会在更多的地方爆發,也會出現更加激烈的表達方式。

對於這樣一個曾經高度組織化的群體,逐步走向了中共當局的對立面,對於中共當局而言,只有維穩一條道路可走;但是對於渴望推動中國民主事業的人們應該来说,怎樣去觀察、面對、參與到這個事件中來呢?可以預見的未來是,誰有效疏導、參與、整合“越戰”老兵這個群體,誰將會引導一隻對抗中共的有效力量,并以此警醒更多的現役維穩者。

 

原载《议报》


分享給朋友

評論